• 2010-09-06

    周记1,牛肉面

    继续写周记吧

    回到福州在深夜,一点闷,不怎么热,之后被台风唬了几天,现在非常热,恍惚时似乎还在七月,可暑假已经结束了。在家那几天夜里睡觉已经要盖薄棉被了。前几日下班,台风天灰白色的云遮盖整个城市的上空,田里的甘蔗已有半人多高,短信问候享受京城生活的张猪头,答曰:秋高气爽,一下不知如何继续回复,对远方秋天念之却不可得。

    蝈蝈终是走了,临行前一天通了电话,问要不要去送她,她说:不要啦,烦死那种场面了。我也烦,怎么说丫是奔幸福生活去的,去了搞的跟奔丧似的就不好了。于是我在家开着空调,拼命玩游戏,不想别的。认识六年,“二王”传奇无数,也只有你一起干一些她们那群女人不耻的事,比如骑车去永泰,也曾设想一起开家店,但也只有你跟我说别玩了好好把职称评了。讨厌你,不早点走。

    才回来一个星期就又想吃面了,烧了牛肉面。

    牛排和牛腩加党参、当归、陈皮煲汤,略调味,取出肉与胡萝卜一起红烧,煮好面条浇上牛肉汤,牛肉快、榨菜颗颗、香菜,美的很!

    有时候想开家面馆,红烧牛肉面、臊子面、油泼面、红油凉面、香菇炖鸡面、素绍面,饮料就来我们那里的酸梅汤、醪糟,再来肉夹馍、饼夹菜……

  • 2010-09-06

    坎布拉

    到西宁的第一天,中午自己逛了省博物馆,买了水果,回到旅舍,洗澡、洗衣,趴床上睡觉等木。而后一起去吃小吃,顺路去了塔顶阳光青年旅舍,看到了一个拼车去拉萨的帖子。不断的想着要去拉萨,为什么要去?却也说不清楚,只是很想很想去,去热烈的阳光下呼吸清冷的空气,去仰视布达拉宫,再去走走那些巷子等等,也许拉萨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这个念头在心中已经扎根很深,很难除去。于是看到这个帖子,激动了,一路走过青海湖、茶卡盐湖,经格尔木踏上高原,五道梁、唐古拉山、玉珠峰、通天河、安多、错那湖、当雄……虽然时间很紧张,我俩还是决定要去拉萨,电话联系后(后来被那几个香港人放了鸽子唉~),出发前还有一天时间,我们决定去坎布拉。

    坎布拉离西宁不远,3个多小时车程,只是西宁汽车站的远郊班车发车都很晚,10点第一班,似乎也只有这一班车。后来去玉树第一班10点半,去茶卡第一班12点,时光真悠闲呀。我们不知道班车时间,很早就到了车站,担心玩的时间不够,回来的时间太晚,有些犹豫,去吃了油条豆腐脑。想想还是买了车票,回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肯定都是有办法的。

    景区的风光,不失望也没惊喜。国家地理出过青海专辑,图片上的坎布拉很美,朝霞里丹霞山高大壮阔,藏族村寨掩映在山下白杨树林里,红衣喇嘛站在河边鹅暖石滩上,河水清澈,有风光有人文。可图片往往会只是某个美好的瞬间,时间变换,镜头外可能没那么迷人,去年夏天的塔什库尔干,路上的卡拉库里湖和白沙湖就完全不是曾经图片上的样子。

    汽车站售票姐姐好心提醒,班车是到李家峡的,而后坐当地小面包车到景区。李家峡,黄河上游的一个小水电站,只有在青海,黄河水是清澈的,碧玉般的青绿色,映着红色的丹霞山。景区内的丹霞山现在回忆起来就只有那么两三个景点,赤色柱状的山峰,虽然峡谷中被绿色的森林覆盖,总体感觉依旧是西北风光苍凉壮阔之风。

    同行的是李家峡下车时遇见的一家三代,说一口陕西话,起初不敢确定,西北人口音都是差不多的,后来聊了才知,大叔70年代到西宁工作,虽已几十年,乡音难改。阿姨带了好些吃的,我们也不客气,自家烙的锅盔馍就是香。我们一起坐小面包车,司机说他带我们游览整个景区,不用买门票,并最后把我们送回到路口,那里可以拦到回西宁的车,收我们一个人75元。想着景区140的门票,我们这样只是不能坐船而已,大家同意了。大叔家的小孙女要吃酿皮,司机带我们到一个酿皮摊,我和木木一人一碗,借摊主两个搪瓷碟。景区里就是一条公路沿路看风景,中途也有步行道。回想在山顶凉亭里吃酿皮和大叔家的牛肉,那感觉真不错。

    后来遇见的朋友问我们坎布拉怎么样?我说我们掏了75,看起来感觉还不错,要是出140的门票,就感觉有些不值了。

    李家峡水电站,似乎很早以前就建好了,进入景区前有些废弃的八、九十年代的建筑,司机说那本来是水电站工作和住宅区,由于坎布拉申请了国家公园,都搬迁了。

    空气中似乎是浮沉,视野不好。丹霞山没有宣传图片上的颜色艳丽,司机都知道那些是ps过的。

    其中一处景点,我们吃酿皮的凉亭外的景色。

  • 2010-08-30

    西宁

    一个星期的青海行,在西宁住了几个晚上,对这个城市也不好妄下结论,只能说说自己的感受。

    刚下火车,迎面清凉的风,路人多是长衣,不由开心起来,算是踏上高原了。天也总是微蓝澄澈的,傍晚流云渐渐被霞光染红,戴着白帽子的男人们向清真寺聚去,大多留着胡须,还有些穿着白色长袍,寺门口有人端着大铝盆分发红枣,核桃大小十分饱满的样子,看着都很甜,小娃娃们都抓着一把在手上,当然都是男孩子。

    西宁,有高原城市之风,半座穆斯林之城。

    第一天下午木木还没到,独自去了青海省博物馆,人很少,场馆布展有些陈旧,一个专门展示唐卡的展厅印象深刻,学了不少知识。之后几天去了坎布拉、玉树、茶卡、青海湖,停留在西宁的时间多是傍晚以及清晨。

    这里的小吃挺对我胃口的,早晨来碗羊肉汤,傍晚去吃清真的麻辣烫,酸奶、甜胚都很喜欢别处还真吃不到。早上去汽车站坐车,马步芳公馆那条路上有家早点店的油条很好吃,松脆香软,不是扭在一起炸的,而是分开的两根,第一次看到一喇嘛大叔要了4根油条,小山一样,我俩偷笑。去茶卡那天早上,想着班车下午才能到,一定要吃饱点,两个人要了4根油条,吃了一根半无论如何也撑不进去了。他家的豆腐脑也不错,很嫩滑。

    西宁的手工酸奶随处可见,虽然“青海老酸奶”全国各地都买得到,但在西宁还是要吃小店里装在小白瓷碗里的酸奶。街上几乎随处都有,吃了几家,感觉都好吃,不似新疆及拉萨的酸奶那么酸,一点点甜,更适口。要说更好吃的酸奶,在玉树有一条街口,过了格萨尔王广场桥头朝北走,一些藏族大妈各自面前一溜小塑料桶装满酸奶,一桶30元,也有装在纸杯里的,3元钱一杯,没吃上,卖完了。在玉树住了20多天的格布同学说很好吃。回西宁的车上,玉树与玛多之间的一个小镇子停车休息,又见这样的酸奶,藏族大妈端着大托盘,排列整齐一纸杯一纸杯的酸奶,最后一纸杯是白糖,还是3元钱一杯,酸奶上有黄色奶皮,看着都很好吃,一根一次性木筷插在上面都不会倒,大妈连舀好几勺白糖满满的盖在上面,搅拌在一起,冰凉浓郁的奶香配上白糖的颗粒,太好吃了!至今难忘,后悔没多吃一点。

    甜胚是我和木木都喜欢的,第一次是在莫家街马忠家吃的,他家是个名气大的小吃城,这样的店往往不正宗又贵,味道只能说马马虎虎。但第一口我们就喜欢上了甜胚,甜甜的淡淡的酒味,我说“这不就是麦仁醪糟么?!”,守着那一大盆甜胚的小妹说“这是青稞”,哦,那就是青稞醪糟。用青稞加酒曲发酵而成,我们说像醪糟,南方人说像米酒。但青稞的口感毕竟不同,比麦仁还大的颗粒,咬在嘴里还有些筋道,不似醪糟或米酒里的米毫无口感。后来我和木木在东关回民聚居的街区里发现一条小街,傍晚的街边市场卖各样的水果、大饼、羊肠、熟食、蔬菜……还有推着三轮车卖甜胚的,两元钱很大一份,去吃了好几次。真想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老爸很喜欢吃醪糟。可试了一下,放在杯子里,只过了一夜就有点发酸了。

    青海酿皮和我们陕西凉皮不太一样,口感更筋道,但是有碱的味道,拌的汁水也不一样,加芥末和韭菜碎。莫家街马忠家的酿皮真不好吃,碱味太重。去坎布拉时,在李家峡一家小摊上打包了两碗凉皮,坐在景区的亭子里看着丹霞山吃凉皮,那个凉皮好吃,没那么大碱味,口感也软一些,味道也好。虽是小摊还很干净,老奶奶专门切凉皮,她闺女收钱,还借给我们两个搪瓷盘子。不过还是更喜欢我们家乡的凉皮。

    木木说她有个同学是青海人,说他们有早上起来喝羊汤的习惯。我们住的地方,楼下小街上有家小小的店,店名就三个字“羊肉汤”,里面就两张桌子,坐不下10个人,路过时总有三五个人坐在里面,想着应该不错。一大海碗的羊汤端上来飘着一层蒜苗碎,料很简单,羊肉和粉丝,量很足,配上饼子,汤里加了胡椒吃完热乎乎的,很适合高原的气候。木木不吃羊肉,我一个人吃了3次,两次羊肉汤、一次羊肚汤。很怀念,福州是吃不到的。在茶卡吃到糊羊肉,端上来一看,还是羊肉汤,银耳炖羊肉,加了银耳口感自然很浓滑,但是又不会腻口,奇异的好喝。

    似乎越来越懒的拍照了,这么些好吃的,都没仔细去拍,其实嘛,旅行中无论是风景、美食还是其他的种种,都是属于自己的经历,用心是感受记在心里就好,至于以后要是忘了,那就忘了吧,没有必要记那么多东西,一辈子那么长,记太多东西应该会很累。

    ………………………………………………………………………………………………………………………………

    青海省博物馆,唐卡展

    唐卡根据其使用的材料不同分为:止唐,用画布及染料画成,又根据其底色及使用的染料有黑唐、金唐等之分;国唐,用棉布、丝卷、丝线等制成;软唐,用丝线、珍珠、珊瑚等制成;硬唐,用布、墨、朱砂等制成,类似版刻,也有金属的。

    国唐又根据其技艺不同分为堆秀、贴花等,这个就是贴花国唐,立体生动,颜色艳丽。忘记这个是什么金刚了。

     

     软唐,珍珠串接而成

     

    西宁时一直住在国际村公寓的“理体旅舍”,不是正式的青年旅舍,但条件还不错,在15、16层,视野很好,楼下有个体育场,那几天正好是国际攀岩分站赛,人很多。体育场边上是西宁老城墙,不长的一段夯土墙,最后一个晚上摸黑爬上城墙,穿着拖鞋有些滑。西宁其他的几家青年旅舍也去看过,这个旅游旺季,各家都是满的,大堂里好不热闹,前台工作人员大都挺热情也很了解旅游信息,拼车的留言也很多,相比之下理体就冷清很多了,问前台一些问题,大多得到“您可以去问下旅行社”这样的答复。但论住宿条件还是理体好,房间干净明亮,床也很舒服,人少自然也很安静,住很多外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住了好几个晚上,虽然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总得来说还不错。

    甜胚,青稞醪糟。大口大口喝很爽。

  • 2010-08-05

    再见

    大半个月之前,将要放假之时,一个傍晚,接到蝈蝈的电话。她说:有件事情我想亲自跟你说,我可能要走了。我问:你的意思是,就不回来了?

    蝈蝈要回到北方工作了,终于如愿以偿。走在夜幕下喧闹的街头,抱着两大袋考卷,我想哭。

    这是她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波折与打击。去年夏天有个青岛的工作机会,一切都很顺利,最后只因为一个条件不符,失去了那个工作,她在的士里绝望的哭了。她说三十出头了,我当时感觉以后再也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虽没有经历过,但以我们这个年纪在公共场合不顾一切的哭起来,这样的悲伤我可以想像。现在终于可以笑了。

    发了条短信给一个朋友,“感情最好的同事要离开福州了,心里难过又高兴,就像你走的那一年”。突然间的说再见,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情绪。接通了木木的电话,她回家了,说早上还看到我妈领着桐桐,我问着家乡的种种。5分钟后,我说一个同事要走了,心里挺难受的,给你打电话。我走在刚入夜的白马河公园,很多饭后散步的人,穿着汗衫踢啦着拖鞋,摇着扇子,三两从身边走过,也有些小孩叫着跑来跑去。忘记后面和木木说了些什么,刚刚挤在一起悲伤渐渐散开了。是的,朋友就算分开,也可以像我和木木这样,需要的时候无论悲喜一同面对。

    眼看着奔三的年纪了,聚散离别也经历不少了,最初可能不懂什么是再见,而后长大了知道了,很多时候说了再见就是再也见不到了。笑着挥手,转过脸后流泪。也许再以后当眼前的柴米油盐越来越纷乱,分别的时候可能来不及伤悲,也不再有眼泪。

    小学五年级时,玩伴里的s转学,这是第一次有朋友要离开。我们的父母都在同一个工厂工作,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学,放学了上塬(就是陈忠实小说里那样的塬,小山一样,我们不叫爬山,都是说上塬)、爬墙、偷玉米等等。除了s转学之外,其他的同学至少一起上到初中毕业。纵然已经二十年过去了,那些童年的画面一直留在记忆深处,时光流逝,永恒美好。s转学之前差不多是我们的老大,学习好,也会玩,去哪里玩,怎么玩,很多时候都是听她的。五年级她转学去西安,隐约记得,s的爸爸给我们全班同学拍了合影,在老工厂大门口的喷泉前面,好像是夏天,背景喷泉周围是繁盛的夹竹桃和高高的冷却塔。除此之外那一次分离没有留下任何记忆。之后我们渐渐长大,老工厂已经拆除了,重新建了一座现代化的电厂,据说很漂亮,只是与我已毫无关系。那一群伙伴偶尔也会聚在一起,s也见过几次,感觉性格什么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小学毕业时我们没有毕业照,于是那次拍照成了我们小学唯一的合影,只是我们都没有照片,不知道s是否保留着。

    初中毕业,第一次正式面对离别。一起长大玩了十多年的伙伴已亲如兄弟姐妹,看着我们成长视如父兄的老师,都要离去了,从童年到少年最美好的一段结束了。六月里,很配合的下着下雨,站在教学楼走廊上,看着熟悉的一切,第一次感受到书里写的离愁别绪,不停回放着从前的画面,心里空空的像是一个很深很深的洞。我们四散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人上高中,有人去了中专,也有人上了高中后又回厂里接了父母的班。大学某年的暑假,我们在秦岭山里玩了两天,爬山、打牌、聊天、斗嘴,十多个人不分男女住在一个房间里,几乎玩闹了一整夜。之后过年过节偶有小聚,多是吃饭唱歌,一帮人手挽手长长的一排走在街上,拥有这样的回忆真幸福。十多年了,一些人留在厂里,一些人漂泊在外,很难再聚在一起了,大都成了家,联系越来越少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偶然翻开毕业纪念册,看着朋友的话,想像当年的自己,已和现在大不同了。

    高中那三年是灰色的,学习的压力让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结束时,还未高考,哪有心思话别离,且那三年同学各顾自己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情意了。只有一个人,晓宇,三年的同桌,差不多唯一的朋友,一盘磁带,周华健的《光阴似箭》送给她留作纪念,那是当时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为了不忘。一直保持着联系,不久前作了妈妈,祝幸福。

    大学是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一起学习一起生活的同学感情很深。南方的七月,骄阳如火,校园里回荡着“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吃了一场又一场散伙饭,几个人扛着晾衣杆摇晃着到子兴楼后面,最后一次偷了学校的芒果,我们的四年散场了。去了两次火车站,送走妖怪和范猪。妖怪和李冯车窗后的笑脸现在还记得,范猪提了一大袋我们偷摘学校的芒果。最后就剩我和猪小咪(我们养的小猫),原本住了六个人拥挤的宿舍空荡荡的,窗外知了拼了命的叫,坐在光光的床板上,也不知是汗还是泪脸上脖颈上都是水。

    工作了,起初还挺开心,留在福州的同学朋友不少,有空的时候一起爬山吃饭喝酒。后来一个个走了,日子也越来越单调了。猪头张走的时候请我们吃饭,想到不能一起爬鼓山了,有些难过。送萝卜走的时候,在火车站姑娘趁我不备波了一个,感动死了,心里说以后要还她一个,一直没有实现。

    今年冬天那个喊我“亲爱的”的人消失了,无声无息的,你怎么这么狠心呢,以后谁和我一起爬鼓山谈理想。我也觉得你应该回去和家人在一起,可是怎么音信全无了呢?你知道我说的是你啊,看见之后速联系,无论什么方式。

    蝈蝈你走吧,一路顺风,好好找个人嫁了,赚大钱请我们吃大餐。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人走了,福州没几个可以肆意的朋友的了。

  • 2010-07-26

    我思念的地方

    中午出门,立即被闷热的空气包围,忽然想到3000多米高空之上的那个城市,轻声对自己说:我要去拉萨。s同学看到我莫名其妙的一脸兴奋,眼睛瞪得老大,贴到他耳边轻轻地:拉萨。为何每次提到这个地名,舌尖抵住上齿根,而后气流冲破上下门牙射出,紧接着嘴角都会扬起,仿佛看到了雪山,我思念的地方。

    这几天在南京,不是旅行,一些家里的事情。其实自从去过高原以后,似乎再也不会选择东部城市作为旅行目的地了。整天闷在房间里不是我的风格,抽空去了植物园、南京博物馆,中山陵大门走进去,售票处没看到就做公交车跑了,总统府大门经常路过,夫子庙门口看了一眼,吃了碗鸭血粉丝汤就回去了。

    南京行道树都是高大的悬铃木,4层楼那么高,甚至更高吧,阳光遮的严严实实,像隧道一样。初见时很喜欢,家乡也多是这样的行道树。偶遇一条街两边都是银杏树,挂着青色的果实,有时也可见到枫杨,一串串花随风摇晃。几天下来处处遮天蔽日的悬铃木,心情也有些压抑了。

    总是会想起拉萨,特别是在这个被称为火炉的城市。

    昨晚去了先锋书店,很棒的一个书店,防空洞改建的,很大,很安静。整个室内设计很简洁又很人性化,阅读区,桌子很大,椅子很舒服又足够多。放映区,沙发很舒适,大屏幕上放映着电影,没有声音,不影响阅读。书按内容排放整齐,一个个书名掠过,现在一个都想不起来,也许因为原本就没想买书。也有一部分是按照出版社分类,三联、中华书局等等。很喜欢这样的分类,偏爱三联的书。同时还出售一些有趣的东西,手雕木板画,从蜡笔小新到切格瓦拉,卖的最好的似乎是张国荣,只剩最后一个。还有很多好看的本子,本想挑一个,14*8的铁环本要30块,太贵了,放弃。毫无目的的翻翻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自已要看什么。旅游书架前站住,没有LP,不知LP最近出的中国专辑如何。西藏的书不少,文字看不进去,每本书差不多,旅行不需要导游,自然也不需要攻略书,图片了两眼也不想看了,想去又去不成不如不要看了。心里说,看一篇文章吧,不然这么好的一个书店白进来了。三毛的书前站住了,最新的两个版本全集,随便拿起一本,随便翻到一个标题《平沙漠漠夜带刀》,初到非洲时故事,虽是很吸引人的经历,文字中还是能感觉到一个人的孤单。

    南京博物馆还算不错吧,比福建省博物馆好多了,不过比起陕博,还是差很远,展品的丰富性、精美程度、展品的展示布置上都差很多。纪念品区,明信片很多,一个个看过去,竟有70、80年代出版的南京风光明信片,均价5元一套10多张吧,算很便宜了,只是纸质太软,印刷质量也比较差。发现一辑故宫藏品系列明信片,其中之一是藏传佛教造像,惊喜,印刷纸质都不错,一套15张售价15元,遂挑了两套卖相最好的,一套寄给朋友,一套自己收藏。

    我知道了,我一直在想念着西藏,想念着拉萨。尽管喀什的甜瓜似蜜、囊坑肉让人流口水,尽管南京有鸭血粉丝汤、汤包、便宜好吃的西瓜,我不停想念的只有拉萨。

     

  • 2010-07-20

    这虚度的一天

    暑假开始了,培训上周四结束,这下彻底的放假了。不能回家,不能远行,只能待在这里,每天都是37摄氏度,每天都待在房间里。夜里也会惶恐,告诉自己要学习、要写论文、要备课、要念英语,早上醒来却还是一样,又虚度了一天。

    7点半醒来,关了空调,然后又睡去。

    10点醒来,空气在慢慢加热中,站在镜子前,使劲挠挠头、揉揉眼睛,绑好头发。

    烧开水。

    寻找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开电源,加洗衣粉,调好程序,洗衣。水声哗哗,发呆2秒。

    扫地,夏天总是喜欢光脚在家里,地板当然每天都要扫了,没什么脏东西,大部分是我的头发。不知不觉每天都会掉很多头发,同时也会长出很多新头发,一天又一天,也许哪天扫地时,就会看到白色的头发。

    水开了,想了想,拿出菊花和金银花泡在水壶里。

    拖地板。

    开电脑,于是一整天到现在反复听奴隶奴隶、美好七十三、长安长安、温暖、果、按揭、冲动是魔鬼、慈悲、私奔、老男孩。

    煮了卤猪蹄和卤蛋。中午吃鸡肉燕面和卤蛋。猪蹄卤好放冰箱,晚饭吃,冰冰的才好吃。

    吃面时看了会儿电视,北极熊妈妈和宝宝的故事,气候变暖,冬天越来越短,捕猎的时间越来越短,夏天越来越长,要花更久的时间等待海面冰封,于是很多小北极熊没能活下来。妈妈也无可奈何只能重新开始。

    玩儿了会儿游戏,无聊死了。

    “他们给我赞扬,他们给我痛骂,然后说你终于成熟啦”

            ——《奴隶》做个努力的奴隶

    “走在生命路上,用爱丈量梦想,大漠流浪,雕刻时光”

            ——《美好七十三》弦律很美,“七十三”是什么意思?

    “遥望着残缺昨日的城楼,吼一声秦腔,你热泪纵横”

            ——《长安长安》生来悲凉,你让我坚强,我的思念流向西方。

    “我见过灵魂的伴侣,抚摸过孤独的身体,尝过最奢侈的爱,才愿至死等待”

    “生于最冷的冬天,我的名字叫温暖”

            ——《温暖》想爬到高原上看云彩

    “学着装傻,取悦大家”

           ——《果》谁需要被取悦?

    “买一套新房,取一个新娘,生一个娃当作希望”

           ——《按揭》这样的生活,似乎正常

    “你看着我我问你,你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犹豫”

          ——《冲动是魔鬼》不想将来再后悔

    “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

         ——《慈悲》无奈,悲欢就在一念之间

    “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做最幸福的人”

        ——《私奔》以后要跟我孩子说私奔去吧,年轻就该这样。

    “永远别忘记,那些赤诚的少年,在动荡的岁月里,和我用肝胆相照”

       ——《老男孩》沧海中如今你安在?

  • 2010-07-19

    20100719

    早晨买菜回来等电梯,门打开,先出来位大叔,个子不高,T恤前印着京剧脸谱,紧跟着位阿姨,紧身T恤,同样的京剧脸谱。进电梯不由笑了,真可爱的叔叔和阿姨呀,情侣T恤。

  • 2010-06-30

    日日食

    很久没有打开相机了,最近的生活似乎有很多无奈而心烦的事情。躺在沙发上,央5套的“大嘴说球”不知所云。顺手拿起桌上的相机,一张一张画面,都是平凡琐碎的生活,虽无精彩,但也恬然自乐。反省最近这一个月的焦虑烦乱,要从容。

    ……………………………………………………………………………………………………………………

    似乎是四月,空心菜初上市的季节。北方近些年才有空心菜,像种韭菜一样割一茬又一茬,自然口感比较老。福建一年四季可以买到空心菜,以四月初上市时最为鲜嫩,蒜蓉青炒或过水凉拌都不错。更喜欢凉拌,能突出其脆嫩脆爽,福州人喜欢用虾油蒜蓉,不喜虾油的味道蒜蓉泼油加一点生抽和盐拌着也不错。

    香菇木耳闷豆腐,很喜欢豆制品,美味又低脂,香菇豆腐、番茄豆腐、黄鱼豆腐、青椒拌千张……

    泡椒鸭胗,很简单的下酒菜,鸭胗加泡椒和一些调味料腌制一会儿,上锅蒸熟,加辣椒油、花椒油、麻油等等就好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拍下的了。家乡的晚饭上以凉拌菜为主,自己不由也有这样的习惯,我觉得挺好,简单方便爽口。

    金针菇拌黄瓜丝、青椒拌牛肉,炝包菜。

    “炝”似乎是我们那里的说法,锅里油热之后关火,干辣椒丁、葱丝、蒜末下锅,焯过水的包菜(我们老家叫莲花白)下锅,加调味料凉拌。藕片、西芹、腐竹等等蔬菜都可以这样拌,很家乡的味道。

    似乎总是三个菜。

    韭苔胡萝卜香干炒肉丝。有位朋友,她父亲是厨师,在家中都是母亲煮菜,过年过节亲戚朋友来了,父亲配菜,母亲炒菜。她父亲说家常菜没有什么特定的技巧,关键是将不同的菜搭配在一起,混合出不一样的美味。我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搭配,暂时还没有哪次特别难吃。

    番茄炒云南小瓜,喜欢吃番茄,炒什么都想放一点,番茄豆腐、番茄土豆、番茄鱼、番茄茄子……颇神奇的蔬菜,搭什么都好吃。云南小瓜就是我们那里的西葫芦,嫩一些的西葫芦,西葫芦炒西红柿,这个名字真有意思。

    拌西兰花,西兰花加盐焯水,拌橄榄油就行了,超级简单又健康。

  • 2010-06-15

    端午

    端午放假一天,可以连着休息四天,犹豫着去厦门看看sun同学,或是等暑假再去。大雨连着暴雨,不想出门,连蝈蝈家都没去。

    包了很多粽子,上个月在阿嫲那里学会的包小脚粽,细细长长的样子,不熟练,只能包包的小小的,于是4斤米包了好几十个。征求了若干吃货的意见,肉粽为主,五花肉腌了一个晚上,香菇、墨鱼干、花生,南方的肉粽米都是黑乎乎的,似乎加了酱油和五香粉,实在不习惯,只加了少许生抽,煮好后味道比较淡。S同学喜欢吃纯糯米粽,什么陷儿都不要,包了5个。昨天中午吃饭迟了,在家窝了一天,晚上不想做饭,吃了个西瓜,剥了两个凉粽子撒上白糖,S同学很喜欢,我说这不就是我们那儿的糯米凉糕嘛。抓了两把混在一起的各种豆子,泡好和糯米混在一起撒了两勺白糖拌匀,红枣略煮去皮去核压成枣泥,包了些甜粽子,自己很喜欢。上大学前没有吃过肉粽,我们那里都是白米包着豆沙或红枣,浇上勺蜂蜜,叫蜂蜜凉粽,夏天吃的。

    那天下班校车上,和同事聊天说起端午的习俗。在我们老家小娃儿到了这个时候要戴香包,有的是布做的,缝成桃子的形状,包上棉花和香草,挂在胸前。或是用硬纸折成像粽子一样的锥体,核桃大小,中间也塞上棉花和香草,再用不同颜色的线绕着纸棱缠出不同的花样,做好就是个彩线粽子。记忆中先是妈给我们缝香包,后来自己缠彩线粽子,挂在胸前觉得美美的,小朋友之间还会比看谁的漂亮。另外手上也要戴五彩线,各种颜色的线搓成一根五彩线,系在手腕上。这些都是驱邪保平安的吧。记得高中时,有一年端午晓宇给我手上系了一根这样的线。

    妈问我这边包粽子用的是竹叶吗?我感觉不像呀,巴掌那么宽,有点像我们学校河边的一种苇叶。新鲜的苇叶包出来是漂亮的翠绿色,煮好后就和草绳颜色一样了,超市好像一些冷藏成品粽子也是翠绿的,估计染了色的吧?

    鼓西路上那对老夫妻钉子户坚持了两年多了吧,依旧卖着花,这个季节自然是栀子花,顺路买两把,一把一块钱,后来说是季节快过了,涨到2块钱。一次买两把,回来插在杯里,整个房间飘着若有若无悠悠的香,持续好多天,最后花枯萎了,却也不谢去,只是变成了黄色。挑了几支叶子还很鲜绿的插在花盆里,应该能成活吧,明年就有自己的栀子花了。

  • 2010-06-03

    5月

    风很凉,像是3月初春。

    晚上,S同学在里面房间玩游戏,我在客厅,坐在地上剥荔枝,刚上市不久,甜里带着酸涩。夏天到了,起初的期盼,现在却茫然了。

    相机修好了,还是天天放在包里,却很少拿出来,里面还存有寒假的照片,青绿的鱼子沟。单反相机却不怎么想买了,路对面的三坊七巷成了旅游景点,经常看见小脚裤小男生端着个单反对着崭新的仿古建筑,算了,我不是这个调调。

    从金金那里拿了好几本书,看的很慢。

    期末考卷出好了。

    无意中在一本书里看到这个,作业纸上的涂鸦。大学时,无聊的课堂上,坐在旁边的同学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