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4

    20100504

    凌晨

     

  • 2010-04-29

    20100429

    早上送快递的是头发花白的大叔,签完名字同时说了谢谢,北方口音。拆开包裹,在网上买的画布座团。9点多起床到现在,没喝水没洗脸没刷牙,对着镜子抓着头发。昨天兴起剪了个齐刘海,S同学说是钢盔头,拨拉拨拉弄整齐,再扎起来,似乎好看些了。镜子前走近走远,对着自己笑一笑,虽然这两天没有一件开心的事。

    早上起来瞅了眼新闻标题,巴萨对国米1:0,差一个球没能进决赛。昨天晚上在想要不要看直播,想到这几天的种种就躺下睡觉了,早上醒来迷迷糊糊,想像了万一巴萨进不了决赛就进不了呗,后面不看欧冠就是了,等到6月份看世界杯。

    昨天早晨上班路上,一个小东西在路中间跳来跳去,看清楚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咪,黄花毛,来回的车辆间左跳右跳不会过马路。赶紧趁红灯走过去,小猫看见我有些害怕,朝路那边跑过去,我以为它就一直跑到了路边,准备走回来赶班车。再扭头,好惊心,小猫在另一车道的路中间,向东方向的双车道中间,惊恐万分的样子,这时候已经绿灯了,车流间小猫来回跳着躲避车辆。它太小了,车越来越多,悲惨的一幕瞬间发生了,转过身心如刀绞,快步走向路边骑在电动上等我的S同学。一天过去了,这一幕不断抽痛着。只能想着小猫转世会出生在美好的猫岛,自由自在的生活。

    晚上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奶奶前天去世了。听起来老爸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跟我说着奶奶走的前前后后,老家办丧事的种种习俗。我们老家不喊奶奶,喊“婆”。爷爷死的早,婆35岁肚里怀着我三叔的时候爷爷就撒手走了。之后独自带着4个孩子的日子自然很艰辛。我出生的那一年,姑姑骑自行车带着小儿子去看病出了车祸,大人小孩都没了,奶奶白发送黑发人。后面这几十年的日子慢慢好了,老爸和三叔都在城里工作,二叔是村里的医生,经济上好了很多。奶奶习惯住在农村二叔那里,冬天住三叔家或者我家。老爸细细说着奶奶走之前的这一个月,生命慢慢熄灭,直到最后一刻,他说看不出痛苦,表情很安详。

    老家农村办丧事很隆重,少则五、六天多的要十多天。几时入殓、几时箍墓等等都有规矩,有专门执事的人和阴阳先生。夜夜都要有亲戚守灵,老爸说亲戚加上外姓的人每天晚上有3桌人打麻将守灵,要准备一餐饭和香烟瓜子等。王家是村里的大姓,做砖瓦活的多,箍墓就自家人来做,我们买材料就行了。开工的时辰由阴阳先生定,每天人数10来个到几十个不等,轮流做,更多的人在抽烟聊天,我们当然要管饭管烟,算下来比请人来做花的钱还要多,但是这样显得热闹。还有很多很多我没听过的规矩习俗。我没法回去。

    昨天晚上阿成说他一个在郎木寺开旅舍的朋友出车祸死了,我想起成都,想起植物园,想起阿成讲的他们那一伙人,原本还说要一起吃晚饭。

    这个年纪了,经历了更多的生命无常,要微笑着面对生活。这里记下这些伤痛,然后就尽量不去回忆,只想往后有哪些美好等着我。

     

  • 2010-04-20

    20100420

    谷雨

    梦里在赶路,奔错了方向。父母姐姐在房间里等我,可以看见大海和工厂的酒店客房,等我一起搬家。眼看时间来不及了,心里很着急。

    怦怦的敲门声,快递。

    不断的阴雨,终于像是要晴了,套上短裤T恤,夏天你来的干脆点好不?!

    洗衣服、擦墙上的霉斑、洗卫生间、拖地板……

    脑袋里忽然冒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全都全都会逝去……”,索性大声唱了起来,擦窗台的时候

    又找到《长安长安》《私奔》《怒放》《温暖》听了个痛快

    中午一点,打扫干净的家里清爽了很多。煮了碗面,昨晚剩下的牛肚用豆瓣酱炒炒做浇头,撒上香菜和榨菜颗颗。

    很久没写了,日子太闷,闷的要疯了。

    手机坏了可以修,相机坏了也可以修,虽然快递投递错了,可以等邮局找回来,但要做好丢了的准备,找邮局赔偿是很麻烦的,要去试一下,但要有耐心和最坏的打算。小娃娃项链丢了,只能跟自己说那是身外之物。生日生大闷气,心里翻腾。

    告诉自己要淡定,生活的悲喜剧无人能预测,只希望衰久会红。

    有时候忽然想从包里掏出相机咔嚓一下,又纠结了。虽然很想买单反,可还是很想念GRD2。

    貌似最近是几十年来最低落的时候,坚持过去,这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相信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 2010-04-02

    20100402

    签写日期的时候习惯性的“2”后面连画两个“0”,哦,错了,早已是2010年了,这还没适应,一年已经过了1/3,真是可怕,木木说静下来时心慌,我这一样。

     

  • 2010-03-21

    20100321

    在豆瓣里看到《恋战冲绳》的剧照。一下子回到那个下午,断了网络的网吧里看了这个故事,那时的王菲太美,哥哥演着最让人心动的杀手。随手记下了那句:天涯海角,心血来潮。

  • 2010-03-18

    20100318

    去蝈蝈家吃饭,大雨,几个人打一副牌的升级,妙趣横生。

    空气能拧出水来,一个星期没洗衣服,终于天晴了。

    手机黑屏了,电池坏了,换了块飞毛腿电池,感觉比原装的好。

    很多毛肚没有鸭血的毛血旺,土豆片放里面很好吃。

    又是检查,蝈蝈说我把学校工作服穿出流氓样。

    电吹风又坏了,飞利浦的。刚买没多久冒了缕青烟就坏了,保修期内换了个。前几天用,闪了两个火花,又坏了,还在保内,过几天拿去修,应该还会换个。以后再也不买飞利浦的电吹风了。

    逐步进入枇杷、芒果季节,期待杨梅。

    相机坏了,很心痛,明天邮寄去维修点,希望一切顺利。

    s爸爸住院了,医院里人真多,肺科专科医院,抽烟的人就是自掘坟墓。想到我爹了,保佑。

    飞同学说想去烧烤,我也动心了,计划一下吧。

    我X!!!flickr的照片也不能显示了......

  • 2010-03-06

    20090306

    上周末去了森林公园,远远的看了那片桃林,开的正繁盛。我以为夏天不远了。这几天却又阴沉起来,滴滴答答雨下个不停。

    开学第一周。周一开会,江某人已经很有孕妇的样子了。很多人说我瘦了,大家真客气。

    周二没课,在家窝了一天。

    周三,开学第一次课,有点不适应,四节课下来喉咙有点痛。中午和范范一起吃饭,食堂的味道千秋万代始终如一。

    周四,早晨拉肚子,坐在马桶上,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厉害的一次疼痛。一身冷汗倒在沙发上,太冷,回到床上。迷迷糊糊感觉床在摇,抱了衣服蹲在卫生间门口,看吊灯摇晃,厨房锅铲汤勺碰撞在一起咣啷啷响,这次地震时间不短。

    周五,又是四节课。中午坐在校车倒数第二排,打开车窗,梧桐花开了,吸了吸鼻子寻找花香,阳光让人觉得马上就夏天了。王同学在旁边感叹,这是第一周上课吧?怎么第一周就开始厌烦了。s同学值班不在家,晚上邀几个女人聚在小窝,炒了新鲜的竹笋,春天是个好季节。

    周六,又下雨了,现在还在打雷,今天惊蛰,果然春雷阵阵。

    ……………………………………………………………………………………………………

    s同学整天喊着要搬家,我舍不得可以望着夕阳发呆的大窗台。

  • 2010-02-25

    20100215

    20100215,正月十二

    早晨在被窝里迷迷糊糊收到一条短信,心头一紧,没了睡意,呆了二十分钟不知如何回复。接了萝卜的电话,她和我一样的感觉。

    不忍再看那几条短信,都删掉了。

    希望朋友能早点走出悲伤。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 2010-02-06

    20090206

    凌晨

    昨天这个时候和王雨桐睡一起,丫头和她妈妈一样睡觉打小呼,我翻来覆去,想着过去一年的狗屁生活,异常惶恐,依我这状态,快活不下去了,被社会抛弃。

    当然不能这样,我要改变。

    第一件事,后天和家人一起去吃火锅,坚决不能生气,不能训斥王雨桐。

    现在的小孩子她了不得,真不敢生,怕招架不住。

  • 2010-02-01

    20090202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