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8

    20090128

    bus现在不稳定,时不时有点问题,大巴自己也无奈吧

    不打算换blog了,就这样,习惯了这里,其他的喜欢不起来。

  • 2010-01-24

    20100124

    一些仅有的乐趣笼罩在和谐的光芒中,渐渐的麻木了。

    抑郁症,抗抑郁药物作用于大脑神经,并不是说让人脱离抑郁变的快乐起来,而是使神经麻木,对事情漠不关心,无喜无悲。

    《飞跃疯人院》里的主角最后被做了手术,也许就是动了某些神经,原本色彩浓郁的一个人,眼里失去了光芒,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垂着头,不知是死是活。

    每天吃饭睡觉做同样的事,不觉已年华老去,不就是在等死。

    因为bus中可以很方便的插入巴巴变图片,便一直在用,现在图片却全部成了X

    许久未用的Flicker打开,最后几张图片是邦达的云、河流和两个身影

    站在车站煤场里拍下我们的工厂,还是习惯说“我们的工厂”,其实已离我越来越远

    车站所在的地方叫“肖家村”,车站就叫“肖家村火车站”,很小的时候从这里搭火车到咸阳,几乎没有印象。

    记忆中很少看到客车经过。念初中时,教室的窗外不远就是铁路,有火车经过时就会数一节一节的车厢打发时间,似乎都是30节以上的货车,极少的客车也都不超过10节,统统都是古老的绿皮蒸汽机车。现在似乎绝迹了。

    前些年,铁路线改造成电气化复线,来往的货车很频繁。据说这里被规划成陕北煤炭转运中心,原本大片的农田就成了煤场,从西安回来就路过好几个站满输送机,一座座煤山,不停来往的大货车。

    从车站煤场出来,踩在地磅上,心想能不能称量我这几十KG的体重?经过门口的值班房,窗户打开,套着黄色背心的小伙子冲着我问

    你干啥的?

    没干啥呀

    那你拿个相机在那儿乱照啥呢?

    哦,我自己耍呢。我笑了,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以后不要到煤场里头去了。语气缓和了很多。

  • 2010-01-21

    20100121

    回陕西了,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每个人都说时间这么长怎么不坐飞机。对我来说坐火车没有痛苦的记忆,至少从来都是有座位的,车上的时间也是轻松的,一个人的时候遇见合适的人就blabla说个不停,要么就是听别人blabla。要不就倒下睡觉,夜里睡不着就写日记。看风景发呆也很容易,要么就一个一个车厢晃过去再晃回来。有朋友一起坐车的话嘴巴就忙不过来了,边blabla边吃东西,一个人的时候有过坐36个小时只吃一个汉堡加一对辣翅加4个桃子,有人一起的时候却可以吃个不停,这次蝈蝈该是领教了。

    出了西安站,灰蒙蒙的天空,其实看不到天,四周都是灰蒙蒙的,路对面的城墙都是模糊的,心情也一下就被这灰土包围了,说不清的就变沉了。

    前两日,和蝈蝈在灰蒙蒙的西安城里狂走狂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羞呀,胖了。似乎从厦门回来就开始悄悄长肉了,我怎么就不能抗拒下自然规律,一到冬天就开始蓄积脂肪....

    ………………………………………………………………………………………………………………………………

    到处都是灰色的

     

    这里一切都在变,火车不断驶过,加长加高的大货车拖着烟尘呼啸而过,它们都满载着煤

    记忆中有大片的麦田,有风吹过泛起层层波纹的芦苇荡,有可以游泳的鱼塘……

    现在是煤场、灰场、沙场,还有越来越多的厂房

    不说好与错,我只是很怀念,河滩

     

  • 刚写了很长很长一篇,怎么都没了?!气死了,很丧气.....

    先把照片都放上来算了

    …………………………………………………………………………

     

    …………………………………………………………………………………………………………………………

  • 2009-12-31

    新年快乐!

    愿望还没想好

  • 在蓝色天空下面,鲜花在风里摇曳

    南方的冬季,冷空气来时,总是多云或是阵雨,更糟糕时便是连阴雨,傍晚早早的天就黑了,常常一连整个星期都看不到太阳,心情也会被阴云遮住,沉沉的。

    最近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冷空气,湿冷的空气钻进了骨头里,走过绿的死气沉沉的行道树,无比想念高原上刺眼的阳光,蓝色天空下白杨肆意的枝干。

    下午经过五四路地下通道,一个人抱着吉他唱着:“在蓝色天空下面,鲜花在风里摇曳……”,很好听的声音,和许巍一样,掏出口袋里的零钱放在他前面吉他套里,抬头时看到一张被火严重烧伤过的脸,心里一紧。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旁边一对恋人,女孩儿闭着眼靠在男孩儿的肩上,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放在男孩儿的腿上。又想想刚才美好的歌声,还有那张脸上有点吓人的眼睛,忽然觉得不那么烦了,无论什么时候生活中总有美好,要坚强乐观积极的面对。

    路过蛋糕店买了好吃的牛轧糖和花生糖。经常路过的那家外贸服装店里,推门冲老板笑着打了招呼,他像往常一样,坐在一堆衣服中间,在旧报纸上用毛笔不知画着什么。凑过去看看,一弯叠一弯,似是连绵的远山。拿起一条围巾,温暖的咖啡色,围起来也很温暖,福州这冬天,冷空气过后就又回到了春天,围巾就又放了回去。

    这个寒假真长呀,现在可以想想做些什么了,真想像小陈同学一样在拉萨过年,估计是不可能的。

     

  • 2009-12-24

    厦门,夜

    又去了厦门,这个深受文艺青年喜欢的岛城,有些人会搭着飞机来住一住鼓浪屿,喝一杯“张三疯”家的奶茶,停留2个晚上,又搭飞机回去。我喜欢这里的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你看看我看看你,聊天吃饭就足够了。

    很多年前,那时候很多人叫我小胖,误上了私人的大巴,不走高速,国道上摇了7个小时。清楚的记得那车一半卧铺一半座位,我和妖怪当然是坐着的,旁边一对男女是卧着的,好像还做出很多亲密的动作,我俩大惊小怪的悄悄BS了一下。妖怪的表哥在厦大门口接我们,她说她哥长的像周华健,见面后,我很是失望。表哥的宿舍楼在山上,而且是10层,那时的学生宿舍当然没有电梯了,单面的宿舍楼,扶着走廊的栏杆上,大海就铺在眼前,淡淡的夕阳染红了天际和海面,泊着零星的货轮,脚下是厦大校园,石砌的建筑隐匿在树林中,散发着金红色的光芒。我忘记了妖怪是否和我站在一起,是否先去了表哥的宿舍,我只记得这个画面,我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把它记在心里。

    从漳州小左那里到厦门,本打算坐船,没买到最后一班船票,只好放弃。路边加油站搭了辆路过的小昌河,第一次在非旅行时段搭车,到厦门时天已全黑了。Sun生病了,通了电话,约好第二天见。看了时间,8点不到,随便上了公交车,一个人到处溜达,蓝色的、银色的圣诞树,虽然有圣诞,冬天怎么感觉都是忧伤的。

    第二天,看望了生病的准妈妈Sun同学,她说,生孩子前务必锻炼好身体。意外和老张会合,老张要住鼓浪屿的浪漫海景房,于是又去鼓浪屿溜达了一圈。晚上吃了猪头同学一顿饭,地道东北味儿!而后回福州,一路竟然不困,盯着黑黢黢的窗外发呆呀发呆~~

    ………………………………………………………………………………………………………………………………

    在老城区里瞎走,路边小店的桌子摆到了马路牙子,的士司机喝着花生汤,菜市场里的小摊都收起来了,网吧门口的彩灯闪着闪着。

    走在这样的路边,感觉小兴奋,想奔跑。

    沙茶面,这家味道还不错,上次和Sun在四里吃的更过瘾些。

    在小巷子里穿行,一阵奇特的香味,扭过头,一个很小很小的门面,很不起眼的招牌就两个字:虾面,转身回去,10平方左右的一间小店,门口是厨房,再里面就只能沿墙摆着窄窄的一溜桌子,很市民的布置。站在门口,大锅后胖胖的阿姨看见我,“卖完了~”。第二天,拉着老张,又找了回来,果然不错,清淡的汤有浓郁的虾味,虾仁、鱿鱼片、豆芽、香菜,虽然不怎么喜欢加了碱的面条,总体还是很好吃,特别是汤。

    ………………………………………………………………………………………………………………………………

    回福州后就开始一直下雨呀下雨,我想吃东北酱骨架和芹菜炒粉条儿。

  • 2009-12-05

    一盘辣萝卜

    我看起来是个喜欢笑喜欢闹的人吧,曾经是这样的。现在常常一个人闷着,其实也不算是闷着。这个年纪的大家都在忙碌着,为了工作生活,剩余的时间就少了,于是很多时候都是各自面电脑窗户。难免寂寞,所以要学会适应,既然逃不掉,何必因此烦恼,发现其中的好,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早上起来,太阳很好,心情也好了。收拾房间,床铺整齐,杯子放好,衣服叠起来。烧水,冲杯速溶咖啡,一天都有精神。

    煮饭,各样的豆子、糯米、大米、黑米、玉米,杂米粥。前天腌的萝卜片从冰箱拿出来,辣椒,多多的油辣椒,一点点醋,一盘辣萝卜,只是油温没掌握好,辣椒油不够红。西安回民街西羊市,街边每家几乎都卖这样的辣萝卜,红亮的油辣子包裹着白萝卜片。那次和木木,在老米家吃泡馍,泡馍还没煮好,等的那会儿,两个人就吃光了整整一盘辣萝卜片,还是不过瘾,又要了一盘。清澈的冷风,热乎乎的泡馍、脆辣的萝卜,太爽了,来瓶冰峰,木木应该还记得。冰箱里还有些花菜,和胡萝卜一起炒了,放了几勺,前两天做的臊子肉。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世界杯又要来了,阿根廷的分组貌似还行,和尼日利亚在一组。

    《民歌嘉年华——永远的未央歌》4个小时的演唱会,一边在厨房里擦擦洗洗,一边听民歌,不时停下来,李泰祥、胡德夫、侯德健、蔡琴、潘越云,还有很多穿着衬衣、T恤、牛仔裤不认识的欧巴桑、欧吉桑,唱着属于他们的歌,眼里一直含着泪。词作者里有我们熟悉的三毛、李敖、余光中,更多我不知道的名字。音乐声戛然而止,4个小时的演出结束了,房间里满满暖暖的夕阳。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怀念你,怀念从前……

    上周将旅途中的一些图片做成了明信片,印好了,中午快递送了过来,还算满意。今天就开始写吧,会陆陆续续寄出去。

  • 2009-12-04

    2009-12-04

    在这里写了这么久,3年多了,完全自言自语型,留给以后的自己看。

    最近一点都不想说话,除了上课、上班遇见的人,张张口,有时候怀疑自己笑起来很僵硬,虽然见到认识的人会不由自主的笑,其实没有什么好心情,真怕自己笑的很不自然。但是不笑的话又挺奇怪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糟糕事儿。

    今天吃了小同学一个苹果,一边咔嚓咔嚓吃苹果,一边说话。阳光也很好。

  • 好多羊,各种各样的。用绳子套在一头一头的脖子上,很整齐。

    黑的、白的、花的,长毛的、短毛的、卷毛的……

    屁股和头上的毛要修建整齐,看起来好看,能卖个好价钱吧。

    吃烤肉的时候,旁边的兄弟说他今天要买三头羊,先在家里养段时间,到了古尔邦节就杀了。

    几乎都是男人,还有小男孩。

    好多毛驴,爬到墙上拍的。

    毛驴不听话就要拽尾巴

    很酷的大叔

    胖大叔卖羊肉。新疆的羊肉真好吃,鲜嫩而且没有膻味。

    胖大叔卖羊肉汤,现杀现煮现卖,很鲜美。

    午饭,羊肉汤配馕。煮的时候除了肉骨头还有西红柿、洋葱和生姜,汤一点也不油腻,肉吃起来有一点点的嚼劲,很新鲜的肉才能煮出这种口感。

    拌面炒面摊。小厨师抽空喝口水。

    白胡子爷爷卖冰淇淋,5毛钱一个。这种冰淇淋,喀什随处都有,每天要吃4、5个。小摊子卖冰水和冰淇淋,一排排长凳,电视里放着维语电视剧或者MTV,大部分是男人。

    这位大叔示意我给他拍照,给他看照片,很开心。然后想要拿走相机,也许是想玩相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