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7

    090717夏河

    同屋两个小鬼,原来90末的小孩这样呀!小庆幸,和小鬼玩的很开心,我也很年轻呀!拉卜楞寺还不错,曲哲嘉措是个喜欢周杰伦的喇嘛兄弟。山上的花真美!在山上奔跑太开心了。

  • 2009-07-17

    2009.7.16夏河

    坐车不到五个小时,睡了四个小时,脑袋被磕不止15次。山坡上和喇嘛小弟聊天一下午。藏歌很好听。糌粑和巧可力一个颜色。住青旅聊天听故事是正事。

  • 2009-07-11

    日食

    回家一个星期了,吃饭、睡觉、转操场、上塬、带王雨桐在花园玩儿等等,总之很简单的生活。很晚睡觉,妈天天跟我唠叨,要早点睡,11点之前就该睡觉,可是,我想改,很难改。

    一天,在豆瓣九点里看到,2009年7月22日,本世纪最完美的日食。这么说,去年夏天,7月30日,布宫上空,晴空下的上弦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天还在楼下223听一群人吹牛,忽然想起报纸上说的日食,跑上五楼天台,小和尚几个人已经在那里了。

    …………………………

    先睡觉,明天再补充吧,困了

  • 2009-07-09

    无语

    最近网络上的一些事情让人很无语,民主和自由是什么?

    转了丁小云的一篇文章,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tiamat

    饭否不是很常上,今天的豆瓣也出问题了,不能发广播不能写日记一些小组莫名消失了,总之不能说话了。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关于饭否,关于真相1小时前作者:丁小云查看原文

     

    最近一个月玩饭否玩得比较多,我在饭否上注册了一个名为“饭友经典语录”的微博,不到一个月就被8000多人关注,这个速度还真是挺惊人的。当然,更大的收获就是我在上面的确看到了很多经典的语录,而且我也可以在那里第一时间看到很多社会新闻的第一手报道,而报道者大多都是普通网民。

    但就在昨天深夜,饭否歇菜了,开始还有提示说可能于710日晚恢复,但后来我发现无论是我的个人主页还是饭否主页都点不进去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几天,其最坏的结果无疑就是这个微博网站就此彻底歇菜了。

     

    虽然这些天饭否上一直有人在预言这一幕迟早会发生,但当它真的发生了,我还是很愤怒。我在上面大概收集了800多条饭友经典语录,都已经被我保存在WORD文档中了。但我相信大多数饭友并没有将自己的所有文字复制保存,而现在,那一切很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了。在饭否上,我见过有的人已经发了十几万条消息,他们每天都在饭否上详细记录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还有的人虽然没有发这么多消息,但他们同样在饭否上每天都记录着自己的爱情、工作以及梦想等等,那些对于他们个人来说都是异常珍贵的人生记忆,现在却很有可能被有关部门永久地一笔勾销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关部门认为饭否会传播关于一些事件的真相。我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如此惧怕真相,这就好像某些官员很怀念没有互联网的“幸福时代”,他们甚至很想重新创造一个那样的“幸福时代”。对于这些人来说,真相的确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虽然他们可能也听说过曼德拉的那句经典名言:“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但他们很显然并不在乎能否和解,因为在和解的同时他们也要接受审判和惩罚。

    当然,也许还有一个原因让他们热衷于掩盖真相,那就是正如饭友“右小猪肘”所揭示的那样:“所有的崇拜、憎恨、喜、怒、哀、乐,都源于信息不对称,谁掌握了信息,谁就能操控情绪,操控人心。”

     

    估计就是因为上述原因,我们“有幸”体验了饭友“令糊葱”所描述的这样一种无比荒诞的生命体验:“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也不是生死别离,而是我身在祖国,却不知道祖国在发生什么。”

     

    不说了,再说都是眼泪。现在只希望饭否是暂时歇菜,能尽快恢复正常,因为那其中有很多饭友们无法割舍的、异常珍贵的生命记忆。

      

    (这篇文章昨天贴在我的豆瓣日记里,很快就有将近300人推荐,结果后来被豆瓣锁定成只有自己可见了,说实话我真的不觉得如此尺度的一篇文章有什么必要被这样对待,刚才有豆友发豆邮给我说没看完这篇文章,让我把原文发给他,所以我就把这篇文章贴在了这里)

  • 2009-07-08

    旧图

  • 2009-06-29

    2009.6.29

    很久没有写了,感觉没有什么要说的,有时候情绪忽然汹涌起来,片刻过后,又觉得没有记录的必要。所说冷暖自知,悲喜也一样吧,只有自己明白。

    住在一间能看到夕阳的房间里是幸福的。台风过后,天很蓝很干净,一团一团的云游来游去,虽然阳光很刺眼,还是忍不住不时抬头望着云彩,好像回到了高原上。通常傍晚的时候一团团云游到一起,追随着太阳落下山去,最后的霞光短暂而美丽。

    总有一天,不远的以后,搬离这里,新家那里看不到夕阳,3层,窗外是座小山,若是在北方,四季轮回的景致应是不错的,可这是南方,想一想,看不到夕阳,有点难过。

    南极来的明信片,木木寄的,想像木木趴在邮局的桌子上写片给我,那时肯定也在想着我吧。然后装进一个大大的邮包,随着考察船,穿越赤道、季风带,到了满眼冰雪的南极,海豹躺在冰面上晒太阳,傻乎乎的看着破冰船。带着大太阳镜的考察队员,把邮包拖出来,一张张盖上中山站的邮戳,屋外不远处企鹅先生晃悠着身子朝大海走去。

    想像出来的....

    南极和北极是我的梦想。

    谢谢木穆

    整理扔在墙角的背包,一盒火柴。刚刚过去的冬天,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穿行在雪山峡谷间,傍晚到了一个现场,和一个姑娘一起吃了大碗的酸辣粉,打包了2大份烧烤,回到旅馆,插上电热毯电源,吃烧烤,说了很多平时从不说的话。我记得她也是白羊座。第二天一大早去坐车,覆盖着积雪的群山被慢慢升起的太阳染成金色,天空寂静的青色,很冷,说话时哈出一团一团的白汽。那个小县城叫波密。

    小兔子,网上一个杂货店里买东西,送的。站在我的笔筒里。

    茉莉花,一把1元钱。鼓西路快被拆完了,卖花的老店还在,摆着几只塑料桶卖着福州人常买的各色小菊花(家里供祖宗牌位的通常会买,菜市场门口一般也有卖)、康乃馨、玫瑰,极简单的包装纸。一个小桶里通常是福州当季的花,扎成一把一把小小的,前段时间的栀子花,现在的茉莉花,过段时间该是姜兰花了吧。

    路过的时候会买2把,插在玻璃杯里,摆在沙发前的小桌子上,走过便是淡淡的茉莉花香了,晚上坐在地上趴在桌子上发呆看书,伴着花香。

    整理花时掉下几朵,顺手放在水杯里,冲了水,想起来时喝在嘴里甜甜的味道。第一次拿鲜茉莉花泡水喝,没想到这么清甜。

  • 2009-06-19

    发片通告

    暑假了,要回家,要出去游荡,要发明信片。

    还没想好去哪里,反正在家待几天,看看家里人、吃几天凉皮就出发。

    也许走到一个地方,会想起谁,究竟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写下些话寄出去

    以前也寄过,收到过的人不知是什么感觉。

    若是有朋友想收到意外的明信片,留个地址给我,名字可以用昵称,反正地址正确就能寄到

    地址发邮箱吧,52057438@qq.com  ,或者直接在QQ上留言,我是懒人,就用qq

    曾经收到过我明信片的朋友就不用留了

  • 2009-06-17

    亲爱的孙悟空

    豆瓣上看到的一篇评论,亲爱的孙悟空,你一直在我们心里

     

    ——————————————————————————————————————————    

         没有人会忘记孙悟空的,亲爱的孙悟空。

      

       西游记的电视剧,每一个中国的小孩子,都看过三遍以上。

      

       他在花果山上横空出世,到东海龙宫找兵器,把欺负过哪咤的东海龙王耍得团团转,抢老龙王这个坏蛋最心爱的宝贝“如意金箍棒”。金箍棒和紧箍咒都有一个“箍”字,小时候分不大清,所以对金箍棒印象也不大好。实在太恨紧箍咒了。观音这个货,见不得别人快活。

      

       想当年孙悟空他大闹天宫,一口气吃了太上老君八十葫芦的仙丹跟吃炒豆一样,吃了王母娘娘苦等了上万年的仙桃跟吃饭似的。每次看到玉皇大帝派孙悟空去看桃园这一节就乐不可支。人家可是猴子啊,老糊涂。十万天兵天将不在话下,什么四大金刚,这菩萨那星星打杀起来跟玩似的。何等威风!

       我要是一只花果山上的小猴就好了,我们老大从天上带回来仙酒鲜果,一声吆喝:孩儿们!大家吃喝玩乐,不醉不归,不叫我们上学,不要我上进,从不体罚,女孩们新鲜活泼,男孩们风趣健壮。有活一块干,有酒一起喝,出于兴趣跟别的山头的小妖怪打打架,天塌下来有神通广大的老大顶着,简直是,啧啧。

      

       想想看,孙悟空走后,这帮小猴子们该有多么想念他们老大啊!!

      

       到现在看到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那一节,五百年冬去春来,头上一会儿长了野草,一会覆上白雪,近在咫尺的果子够不到,痴望着天空的飞鸟一望一春秋——歌儿唱起来“他多想,多想是棵小草,染绿那荒郊野外,哪怕是野火焚烧,也落个逍遥自在。他多想,多想是只飞雁,闯翻那滔滔云海,哪怕是雷轰电打,也落个欢心爽快。”心里酸的不行,要是和小孩们一块看,索性哭成一片。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唉,“蹉跎了岁月,伤透了情怀,为什么,为什么,偏有这样的安排?”

      

       听说蜘蛛侠在美国孩子心中的地位相当于孙悟空在中国孩子心中的地位。我十分怀疑,蜘蛛侠有意思吗?能令小孩子们有这种归宿感吗?

      

       在我看来天庭的生活无趣得很,无非是一万年开一次蟠桃会,看看歌舞,炼炼丹,天蓬元帅冒大不韪向美女嫦娥示爱,立刻被很正经的嫦娥老娘们哭哭啼啼告了一状,并贬下凡尘,还投到了猪胎,长出猪脸,再也没有他至爱的美女会向他多看一眼……(爱美有什么错!)卷帘大将只不过失手打翻了琉璃盏(只不过就是一盏灯啊!)就被扔进弱水三千的流沙河,龙王三太子在发现新婚的老婆跟一只虫通奸,在可以理解的狂怒之下不小心烧了自己的新房,不幸的是房里有一颗王母娘娘送的夜明珠,就因为不小心烧了这颗夜明珠,就被吊在山崖上日夜受苦。然后观音摆出救苦救难的嘴脸,来纠正这些丑恶的普通良善老百姓都不忍犯的错误,前提是让这些人付出巨大的代价。都是些什么规则啊!跟恶霸有什么分别?天庭的生活岂止是无聊,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西天途中作恶最凶的那些都是神仙的宠物——嫦娥的兔子,太白金星的牛。就算不能定个同谋或者教唆,至少也是个管教无方,却都厚颜无耻施施然来喊一声: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型!把责任都推到这些可怜的动物身上。唐僧那个老糊涂蛋还要虔诚拜倒,口念感谢菩萨慈悲,感谢苍天再上,感谢神仙来得及时,要不我就变成猫粮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天上确实没劲。要不它们干嘛都放着“神仙家眷”的日子不过,偏要跑到人间来作孽(/享乐)?

      

       可惜的是,遇上了如来佛这个狡猾的老不死的老妖怪。到现在,一看到“孙悟空本事再大也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典故就觉得悲哀。这就是中国人的英雄,总要说明有一个体制,一个无限大的力量凌驾于英雄之上——天地君亲。哪咤本事再大也被亲爸爸杀了,孙悟空无父无母,还有代表天权的如来佛收他。

      

       我看大闹天宫不算个啥,神仙们享了那么多福也该容的下别人偶尔分杯羹了。当然,这是一个花果山小猴的立场,作威作福惯了的神仙们就未必这么想了。

      

       所以话说回来,孙悟空还是遵循着传统的道德标准——孝敬师长,关心同学,艰苦奋斗,不近女色,不贪富贵,最大的理想无非是图个自在,回花果山当个吃吃喝喝的美猴王。可就连这点理想也不能实现,最后也跑到天上做了个什么斗战胜佛,成了死对头如来佛的同事!每天闭目诵经,坐而论道么?想必那边的生活一定十分寂寞呢!偶尔也会想念我们这些小猴儿吗?

       自从有了孙悟空,猴子在中国的地位就大不一样了。自从有了亲爱的孙悟空,中国孩子的童年就有念想儿了。

      

       有时候,在喧嚣尘世的寂寞夜里,真想偷偷对着天空喊一声:嘿!孙悟空!你还好吗?

  • 2009-05-30

    2009-05-30

    天快亮了,又是一个天将明的时辰,最易惶恐的时刻

    还是很清醒

  • 2009-05-27

    许巍

    那日去KTV,S的同学及S同学的老婆,一首又一首的歌,林俊杰、棒棒堂、南拳妈妈……一首都没有听过。静静的唱了《蓝莲花》,在爆米花和谈笑声里。

    小小的闷,相同的年纪,大不同的喜好,s同学让我多和他们玩,除了一起wow,其他好像不大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