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3

    除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1966650.html

    除夕的早晨,外婆走了。我们这里其实不叫外婆,叫婆婆(两个读作二声),或者就叫婆。

    初二,下葬。而往年的这天,我们都会到婆婆家,吃臊子面,拿压岁钱    。

    整个过程,我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伤心。跪在婆床前,任由三姨给我戴上白纱,背后一片哭声,看着婆婆安详的样子,我没觉得她已经走了,一直看着婆婆的脸,很想伸出手去试试呼吸,我想也许他们搞错了,我一直怀疑着,于是哭不出来。感觉有点不孝,婆婆以前可喜欢我了,更喜欢玮玮。表姐表弟们,一个个眼圈红红的,我却一直不相信事实,不时有以前的老邻居过来,妈和姨们悲痛地混天暗地,这才提醒我,外婆走了。

    下葬是在凌晨,因为现在不许土葬,所以必须在天亮前就要赶到塬上以前生产队的坟地。爷爷过三年后十几年了,我第一来这里,路两边都是坟头,奇怪,我竟然不害怕。三尺黄土,外婆就睡下了。

    回到家,打开电脑,写日记,写外婆,写院子里的梧桐树,我在婆婆家断的奶,小时候假期都在婆婆家住好久,喜欢婆婆熬的拌汤~~~眼泪开始稀里哗啦地涌出来,这才真正意识到婆婆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以后夏天再也去婆婆家,再也没有人随时给我开门了。

    有时候我是相信有灵魂的。我想我们哭的时候婆婆说不定就站在旁边看,晚上,躺在床上,我想说不定这个时候婆婆就睡醒了,走出来,和旁边的老住户聊天。因为妈说了,那片坟地埋的都是以前同个生产队的人,爷爷(就是外公)也埋在那里,婆婆不会孤单的。

    现在我的胆子比以前大多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害怕坟地,我想躺在那黄土包下面的应该都是和婆婆一样善良的人,他们都在安静的睡觉。

    以后,我要把在婆婆家的童年都写下来。玮玮回来,和他讲以前的事情,他说都不记得了,非得我再找小姨或者三姨等人证明一下,唉,这小孩儿怎么了,怎么会失忆呢?!忽然发现自己的记性很好,哈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春寒 2006-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