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6

    邦达四日(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28610947.html

    打牌

     

        四天里,除了吃饭睡觉看电视,就是打牌了。

       

        第一天晚上,偶然相遇在邦达的漫步mm陪我们三个玩“双扣”。本想大战一个晚上,可没过多久,漫步mm就不胜睡意了,嚷着要回去睡觉,在我们的软硬兼施下,她答应打到10停手。一度我和二哥落后,小亮小得意,但骄傲使人落后,小亮和漫步接连出错牌,当然我也经常出错牌,但是在二哥的英明领导下,在我的幸运之下,最后还是以我们的胜利告终。OY~~~

     

        漫步回去睡觉了,我们三个人接着玩斗地主。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再也没有人陪我们双扣大战了,斗了三天地主。小亮通常被我们称之为“贱人”,因为他总是地主。我呢,就算该我当地主,我也总是放弃,因为不喜欢没有朋友的感觉,除非不得不当。二哥只有在他有把握赢的时候才当地主,他也经常赢。

     

        第一天晚上,输了的人要被在脸上涂牙膏,小亮的蓝色佳杰士,涂在脸上凉凉的,只是干了后不是很好洗。那夜,凌晨两点,每个人都成了两眼放光的蓝脸猫,哈~~

     

        第二夜,输的人脱衣服,一次一件,赢了可以再穿回去。当然可以耍耍赖,一次脱只袖子,赢的时候全部穿回去,除了自己的衣服外,小亮和二哥的外套也被我抢了穿在身上。无奈牌技太差,几次下来,就只剩T恤了,还好有二哥在,关键时候力挽狂澜帮一把,衣服就又穿回去了。

     

        第三夜,想不出什么好玩的惩罚方式了。于是也就再也没有很兴奋的玩斗地主了,实在无聊的时候还是会喊着玩,可玩两下就没什么劲头了。

     

        几天下来,我的斗地主水平多少有点长进吧?

    ^^^^^^^^^^^^^^^^^^^^^^^^^^^^^^^^^^^^^^^^^^^^^^^^^^^^^^^^^^^^^^^^^^^^^^^^^^^^^^^

    这是刚开始的时候,后来二哥脸上也画满了

     

    这个表情。。。肯定手上牌不错~~~

     

     

    小亮这张也是刚开始时照的,大概后面玩的头晕了,忘记拍了

     

    ……………………………………………………………………………………………………………………………

     

    小亮的可乐

     

        小亮是个80后的小伙儿,在西藏的时候,去了趟阿里,晒了10几天回来,就像孙猴子说的:“你是烧窑的还是卖炭的啊?!”,黑的够意思。不过,比起身份证上的照片,黑了的小亮倒是更酷更帅更成熟了。但是,他可不这么想,总是说他驾驶证上那张照片才叫帅呢!可我终究是没看到。

     

        刚出发的时候小亮坐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不怎么说话,偶尔递片“金嗓子”给二哥润喉咙。高大、黝黑、不爱说话,一副深沉帅哥的模样。

     

        小亮和我差不多同时到拉萨,只不过那时他住八郎学,有点小倒霉,到了拉萨就感冒咳嗽,去了医院就说是肺水肿,住院三天,吸氧、挂吊瓶。孤苦伶仃没人陪,吃饭的时候自己叫外卖,一手挂吊瓶,一手抓饭。我说,你呀,要是直接住平措,遇到223的我们,肯定不会让你这么孤单,天天给你送饭都没问题。

     

        当然,小亮有小亮的际遇。出院后去了东措,遇到了老周,后来又一起去了阿里。短发、知性、气质型美女老周应该是小亮旅途中最美好的回忆吧。川藏旅途中经常听到他提起阿里和老周,我心里在悄悄的羡慕,当然,只是羡慕阿里的美景。

     

        小亮有个习惯,每天都要喝可乐,就算在人烟稀少的阿里,都没有拉下。邦达的可乐卖3.5元一罐,小亮说:真贵,和阿里一样!但还是在晚饭后,穿越狗群去买罐可乐,夜色中,远远的只听见此起彼伏的狗叫声。

    ^^^^^^^^^^^^^^^^^^^^^^^^^^^^^^^^^^^^^^^^^^^^^^^^^^^^^^^^^^^^^^^^^^^^^^^^^^

    小亮的背影,我们在鲁郎溜达时拍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坎布拉 2010-09-06

    评论

  • 背影啊,多美的青稞地啊
  • 拍什么相片,不懂
  • 小亮,忽然后悔了,我也应该在鲁郎拍张照片,很酷啊
  • 是想见,刚打了个错别字
  • 王小猪回复小亮说:
    兄弟,你是猪啊?!搞了半天你们在同一个城市啊!没事儿吃个饭,聊个天应该是没什么的啊。要是你在福州,我还是愿意和你一起吃饭的,至少有个人可以倾诉下,痛斥下我腐朽的领导、恼火的感情问题等等。
    大姐,别人有事忙的好不,在说我那么敬佩他,他知道,约的太勤,一是怕他误会,二怕惹人讨厌的,我不想当猥琐男第二,天天缠着别人。
    还有知道那句,相间不如怀念不
  • 是应该给二哥想个称号的。
    老周啊,我跟他在一个城市都没见面,只是msn上聊过一次,老周据他说应该都不去西藏了,在其他地方见到的可能性也很小。晚些他应该就去找工作了把,恩,在11月的时候扎西回来深圳,那时侯扎西应该回把我和他都叫出来,其实我也挺想见他的。
    回复小亮说:
    兄弟,你是猪啊?!搞了半天你们在同一个城市啊!没事儿吃个饭,聊个天应该是没什么的啊。要是你在福州,我还是愿意和你一起吃饭的,至少有个人可以倾诉下,痛斥下我腐朽的领导、恼火的感情问题等等。

    扎西是个好的藏族兄弟~~~若是再去西藏可以去认识下。
    2008-09-07 19:59:40
  • 小亮通常被我们称之为“贱人”,呵呵,晶晶也被我叫成地主婆
    回复小亮说:
    为什么我们没给二哥想个称号呢??!!
    2008-09-07 03:39:21
  • 这次你的文没有那么水拉,你里面有俩个词我很喜欢,
    深沉,这个词是我努力的方向,被你说成我好象达到似的,搞的我很开心。
    知性,这个次用的也很好,确实在我认为中女生最重要的品质就是知性,老周给我的感觉更多的一种理念,生活以及旅行的理念。就象我在去三星堆跟乐乐说其他的时候,我说了俩点,一在大昭寺前,他基本每天去磕长头而且我跟他第一次去的时候,他还给我介绍各个磕长头的人,那个老奶奶每天都来,xxx,那位大哥从青海来,要磕够10万个长头才回去。在那里基本3/4的人他都认识,还如数家珍的向我介绍他们的故事,我当时就觉得很了不起。还有第二件事就是,遇到很多人都说,西藏很美很xx啊,以后一定要来,但我听老周如是说,西藏没有意思了,不象俩年前了,当地人也变了,来的人也变了,来的人什么都有(有来吹牛的,有来瞎掰的)这次玩完了,以后都不来了。我觉得人与人接触都会有一种渗透,各方面或多或少的渗透,我欣赏老周,他的一些理念也渗透到我的想法里去了。
    顺便说一下,我是进医院前就认识老周的,当时他贴帖征人去啊里,和我一起搭火车来得人找他一起去,他觉那帮人不掂就不跟,后面我知道他在东措征人都征了一个月了,我恰好不幸进了医院没跟那帮人一起走(而后那帮人在路上吵的很厉害,还搞起政治斗争来),我一出院就直接去找老周,他就东措下坐着,我就直接说我跟你了,然后就住到206了。
    回复小亮说:
    听你说的多,真想认识下老周,估计是没这个可能性了。
    2008-09-07 03: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