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8

    鲁郞到怒江峡谷……坎坷的一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28687202.html

    2008.8.16  阴 鲁郞——怒江峡谷

    早晨醒来,天阴阴的,怒放着格桑花的院落在晨雾中分外美丽,刷了牙,趴在窗台上发呆看风景。连绵的远山、茂密的云杉林、开满野花的高山草甸、金黄的青稞、淡淡的薄雾、宁静的藏寨,恬静的令人沉醉。

     

    早饭是酥油茶、蛋汤、炒青菜、大饼子。味道不错,纳闷的是,明明二哥亲自炒鸡蛋,最后却成蛋汤。。。看见大饼的时候顺便心里悄悄怀念了一下道长。

    ^^^^^^^^^^^^^^^^^^^^^^^^^^^^^^^^^^^^^^^^^^^^^^^^^

    鲁郎的早晨,盛开着格桑花的小院

     

    ……………………………………………………………………………………………………

    格桑花啊格桑花,高原上,路边所有的野花都可以叫格桑花吧,反正你问藏族老爷爷他就只会说是格桑花。貌似这种花全国各地都有的,至少去年5月在武夷山的路边满眼都是。青铜说是叫波斯菊,好像在哪里听过,但还是格桑花这个名字好听哦。

    ……………………………………………………………………………………………………

    邻家小院,

     

    ……………………………………………………………………………………………………

     我们住的藏族家庭旅馆,早晨,二哥亲自炒鸡蛋,可最后却变成了鸡蛋汤。。。

    房梁上挂的一串串的东西,是奶渣,在拉萨时吃过,很多人不习惯那个味道。

     

    …………………………………………………………………………………………………………

    吃完饭出发。起初的路况不错,雨中的柏油路格外干净漂亮,沿着峡谷一路前行,高山峡谷轻雾迷蒙,呆呆的看着风景不怎么想说话。其他人聊着天,不时唱两句。青铜有一句话很经典,印象深刻,“年轻那会儿那哪儿是人啊,就是一禽兽,现在不行了,只能算是衣冠禽兽”。没多久柏油路变成了碎石路,峡谷越来越深,路越来越狭窄,路面上不时有山坡滑落下来的碎石,偶尔也有较大规模的滑坡,有时候溪流穿过路面需要涉水过去,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条国道,当然对“4500”来说,一切都没问题。其实有很多很危险的地方,二哥边开车边说,那儿的滑坡从来没听过,巨石掉落是常事;那儿的桥多次被泥石流冲断,有时候会堵很久;这儿不能停车,危险!还好我没有恐高症,只顾着看峡谷的风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排龙、通麦段算是318线中比较难走的一段。

    ………………………………………………………………………………………………………

    通麦大桥,也就是传说中的“通麦天险”,很懒,没做功课,线路知识边走边学习,大部分是二哥和小亮传授的。以后出行还是得做点功课,不然傻傻的看风景过去,回忆的时候一片混乱,完全分不清楚哪儿是哪儿。

    桥两边都有士兵站岗并指挥交通,每次只能单向放行一辆。我们运气比较好,没有停直接就过去了。对面排了好长一队车,要是晚几分钟的话,就得在这边一直等到对面的车全过来才能过去了,估计得等好久。

     

     

    ……………………………………………………………………………………………………………

    中午到波密县城,午饭是排骨臊子拉面,大碗的面盖满排骨和肉臊子,红红的汤,味道很好。

     

    刚出波密没多久,大概是中坝吧,也是一段很难走的路,经常看到大面积的塌方,很多地方的路基都已经塌方,用圆木层层叠叠嵌在山体内充当着路基。车正开着,突然慢了下来,二哥说听到什么声音了,停车检查,车胎漏气了。10几分钟换了备用胎,继续上路。到了然乌,修理场没有专门的工具,补不了胎,给新换的胎冲好气,继续赶路。匆匆看了眼然乌湖,不大,很平静,要是晴天,景色应该不错。

     

    过了然乌,景色开始不同,海拔渐渐升高,云杉林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路两边彩色的峡谷,赤褐色、绿色交叠的山峦宛如一副大气磅礴的油画。傍晚到达八宿,补胎,溜达,一个小小的镇子,几个人站一起吃苹果聊天,阿莹、小亮和我前一夜都被什么虫子咬了一身的包,涂了点儿小亮的花露水,二哥和青铜两个老家伙皮糙肉厚,一点儿事儿没有。胎补好了继续上路,计划赶到左贡,晚上住那里。

     

    继续在彩色的峡谷中前行,峰回路转,怒江峡谷跃然眼前,赤红的江水在红色的峡谷中咆哮,很有气势。怒江大桥很神秘,和一个山洞连接在一起,桥两头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把守着,桥头狭窄的路边还有一个兵站,似乎还有几个山洞,当然,这里不许拍照。过了怒江大桥就是著名的“72拐”,小亮说是108拐,阿莹说是99拐。一致同意由小亮来数一数,可丫拍了几张照后就忘记数到哪儿了。。。一拐又一拐,爬着坡,也不知道是过了几拐了,车慢了下来,二哥自言自语:温度怎么这么高,刚说完,就听见砰一声,随即车头升起一团白气,“这下坏了”二哥下车去看。水箱爆掉了,百年一遇的事情。这下恼火了,已经7点了,天快黑了。

     

    掉头,下坡找到一个藏族村寨,嘎玛村,暂时住下来。除了小亮的手机外其他人的手机都没信号,小亮归功于达赖,因为就只有他在大昭寺门口磕过长头。二哥联系好拉萨的朋友送配件过来,送到之前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等了,谁知一等就是四天。村子里有个小卖铺,二楼有住宿的房间,床铺看起来还算干净。吃饭只能自己动手,屋后菜地的小青菜、小白菜随便摘,但也只有这两种蔬菜。藏族小弟说有肉,拿过来一看,上好的腊肉。几个人亲自摘菜、洗菜、淘米、煮饭、切肉,二哥亲自炒菜。天黑了,我们的晚饭好了,小白菜炒腊肉、青菜汤,小亮拿出珍藏的拉萨啤酒,再要了瓶泸州大曲,昏暗的灯光下,经历坎坷的我们,干杯,共度这难忘的夜晚。

    ………………………………………………………………………………………………

    我们住的地方,很民族风的牌子。青铜说:上次走川藏的时候,惊诧于荒野山谷中这么一片绿洲、这么美丽的小村子,这次我们却落难至此。机缘啊!

    ………………………………………………………………………………

     

    晚餐,看起来不怎么样,却是一路上记忆最深刻味道最香的一顿饭。腊肉很好吃,出锅还没装好盘俺就偷吃了一片。小青菜是大家亲手摘的,纯绿色无公害。菜地里好些子毛毛虫,傍晚时没看清楚,夜里菜地被划归为临时厕所,第二天早晨再去摘菜时才看清楚,一片叶子上就4、5条花花的毛虫,想起晚上蹲旁边嘘嘘,一阵后怕。米饭非常的香,水分火候恰到好处,真的是一路上最香的米饭了,特别是在邦达的四天,无比怀念。

    ……………………………………………………………………………………………………

     

    第二天早晨,吃了饭,无事。太阳出来了,洗头发,国道边上,山泉水,第一次这样洗头发。快中午的时候终于拦到一量货车,愿意拖我们到邦达。货车司机竟然是我们陕西老乡,那个意外啊~~两个小时爬上“72拐”,翻越亚拉山口到了邦达。吃了午饭,青铜和阿莹跟着货车司机去了昌都。我、小亮和二哥在邦达等了四天等到拉萨送来的水箱。

    ……………………………………………………………………………………………………

    二哥的“黑M”很无奈

    ……………………………………………………………………………………………………

    远望72拐,就是那条曲曲折折的土路

    ……………………………………………………………………………………………………

    亚拉山口,海拔4618。山顶在修路,堵了20分钟,下山路很短,很快就到了邦达镇

    ……………………………………………………………………………………………………

    这一天,坎坷的,难忘的。

    分享到:

    评论

  • 不是一伙的.....
  • 大概这个意思吧,,,反正达赖啊佛祖啊都是一伙儿的
  • "小亮归功于达赖"我可从来没说归功于达赖,我只是说.我人品终于到爆发的时候,在大昭寺磕头也是积公德的一件事,那跟达赖没什么关系,那供奉的是释加牟尼,建的是文成公主,归功也得归那俩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