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9

    木木生日快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087028.html

    今天是木木的生日,生日快乐,还没有给她打电话,晚上再打。

    最左边穿红点点裙子的就是木木,右边傻笑的那个就是小猪,从小都不爱穿裙子,中间的是我们小时候的老大,算是天天在一起玩的死党,但长大后她变化最大,也很少联系了。

    http://photo6.zxip.com/albums6/folder12/8826/20060615212727/20068191614321654.jpg

    木木,我们是认识二十多年的朋友,穿开裆裤时就在一起玩了,手拉着手上幼儿园、上学,直到初中毕业去了不同的学校。我们彼此看着长大,曾经说要一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现在又相隔千里。有时候想起来鼻子酸酸的,要是我们在一个城市多好啊,没事儿一起看电影到处瞎逛。

    木木小时候留着长至腰迹的长发。一般都编着麻花辫子。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厂里公共澡堂洗澡,我要急着回来看动画片,随便乱洗了一下就拉着木木跑回去了,她头发上的泡沫还没冲干净,结果我在她家看动画片,她妈妈一边数落她一边给她冲头发。

    有一次我爸妈都不在家,要第二天才回来。木木和她姐姐(她姐和我姐也是同班同学)到我家来陪我们,两个姐姐做饭,吃完饭一起看厂里放的录象《天蚕在变》(还是《鹿鼎记》?反正是一个香港武打片),我和她睡一个房间,两个姐姐睡一个房间,躺着说话一直到睡着。很早以前的事情了,大概小学三年级,姐姐上初中。

    小时候,木木是个漂亮的小娃娃,花花的裙子,长长的辫子,是我们一群好朋友里相对文静的一个,当然和一群小疯子一起玩是有点危险的。被疯狗追着到处跑属于有惊无险的,爬爬墙顶多擦破点皮,有一次我们分成两拨人,各自占领一个砖头堆,随便树枝、小石子就是子弹了,手舞足蹈、大呼小叫,打仗打的不亦乐乎。一声尖叫,木木中弹了,石头子弹正中脑袋,流血了。。。。。。这是记忆中伤最重的一次。

    木木不仅漂亮,跳舞跳的很好。每年六一儿童节文艺晚会都是主角,集体舞、独舞好几个节目。六一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学校唯一的音乐老师崔老师给每个班排节目,每天都要排练。六一节,早上开少先队大会,下午到厂里的礼堂看电影,晚上就在大礼堂表演节目,厂里的叔叔阿姨好几百人都会去看,大家都知道穆师傅家漂亮的小姑娘跳舞跳的跟花一样。

    木木很善良。她是回民,我们小时候都傻傻的,经常因为这个笑话她,还欺负她,比如我会趁不注意偷偷把她裙子拽下来,可事情过去后她都不计较,一样和我们很好。长大一点儿后,偶尔说到这些事情她也都一笑了之。

    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木木正好相反,开始的时候她可能有点慢热,后面却可以很坚持,不达目的不罢休。要不她怎么能静下心来念历史。虽然我也很喜欢历史,可只知道些故事,从来没有读过什么大部头。像什么《资治通鉴》这样的木木都读过。

    今年木木研究生毕业了,经过了一些挫折,凭着自己毅力和努力,木木如愿以偿留在了北京。希望她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每天都能离自己的理想近一些,然后每天都能心情愉快的入睡。

    分享到:

    评论

  • 喜欢老照片,看着王小猪在大概7、8岁时的样子,觉得现在的小猪和以前怎么一样啊,好像没有长大似的
  • 我也喜欢拍些照片,但自己不怎么喜欢被拍照,自己有的记忆不会忘的,忘了的话就说明不值得留恋,所以能记着的就记着记不住的忘了就忘了吧。拍些朋友的照片,在他们快忘了的时候拿出来,那才有意思。
  • 温馨的回忆篇,强烈地顶这张老照片。一般地,老PP都是回忆的TIPPING POINT,在时间面前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留住瞬间就是留住永恒,这也是我爱拍照的原因。
  • 走的远了,交的朋友多了,总是很多朋友不能在一起,只是变成了一种回忆,一种思念的感情吧,虽然不能在一起,很多时候想起来依然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