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2

    月亮和六便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2047716.html

     

          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在出生的地方他们好像是过客,从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浓荫郁郁的小巷,同小伙伴游戏其中的人烟稠密的街衢,对他们来说都不过是旅途中的一个宿站。这种人在自己的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合,在他们唯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说不定在他们内心深处仍然隐伏着多少世代前祖先的习性和癖好,叫这些彷徨者再回到他们祖先在远古就已经离开的土地。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到这正是自己的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寻找的家园。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倒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安静。

                                                                                      ——————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月亮和六便士》几星期前购于当当,断断续续一个星期没看完,今天早晨11点醒来,不想起床,躺着看完了最后的几十页。故事说起来很简单,想像起来主人公真是个不平凡的人,只有天才才能做到。

    在书店里翻书,看到了上面那段话,促使买了这本书。一个回忆一下子跳出来,类似文中描述的感觉,不完全相同。那天下午,石头带我们去色拉寺天葬台,几个人走在沙石路上,旁边是条因为泥沙而浑浊的小河,河那边是长着些小丛灌木,裸露着大片岩石的小山,阳光很强烈,睁不开眼睛,晒的人身上暖呼呼的。这些和7、8岁时回老家走在田间土路上的感觉一模一样。四周有些荒芜,温度让人有点焦躁,不知道有多远才能到目的地,心情并不是很愉悦。很熟悉的感觉。

    不可能有天才那样的一生。但至少要心怀梦想,尽量去靠近,直到死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起吹吹风 2006-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