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6

    路上(1)——T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4336634.html

    到家了,吃饭、讲故事、家人大笑、洗澡,妈妈洗了所有的衣服,终于,全新的自己迎接新年,希望心里也有个崭新的开始。

    路上的故事,倒叙。

    ………………………………………………………………………………………………………………………………

    2009.1.24-2006.1.25  T28次列车(拉萨—北京西)

    车厢真干净

    除夕前,车上人真少,好多都空着。我和范两个中铺,下铺和上铺都没人,包了一个隔间,早知道就买上铺了,还可以省点钱哈。

    ——————————————————————————————————————————

    解放军同志

    车还没开,范爬上中铺就睡着了。看了会儿风景,拍了几张照片,我也爬上去睡觉了。傍晚醒来时已经到了可可西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位大哥坐在我们隔间的旁边。很自然的聊了起来,他是我们乡党,咸阳人。先在林芝当兵,后来进了军校,转了干部,留在拉萨,前后差不多快20年了。他说20年就可以申请转业了,有不少的安置费,每个月还不错的生活费。这次是休年假,回家过年。

    解放军同志的铺位在另一个车厢,我们车厢人比较多,所以跑过来吹牛。基本上呢,我们要提到关于部队、青藏线等等的问题,他都很能说,说到其他的,话就比较少了。范说,人家在部队里关了20年,关傻了,要理解人家。据解放军同志说,拉萨的部队管的很严(具体他在哪个部队,涉及的机密吧,我没好意思问,反正西郊都是部队) ,每天出操,若是刚从内地休假回去,可以一个星期不出操,第8天一定要准时出操了。出门要请假,他们是干部,还好些,但也要层层找人签字,一次事假2个小时,病假3个小时。部队内只有军网,看看电影、打打牌、打打篮球就是娱乐活动。但每天事也很多,都比较忙。

    一直想找人一起打牌,除了解放军同志,还得再找一个。过了西宁,俺很无聊的和一个还在民院上学的小伙子搭话,搭了半个小时就立即拉着开始打牌。我和解放军同志一伙儿,据他说他们在部队里都是拿六副牌一起打,神那!但这次我们运气很差,范总是鸿运当头,最后我们输了。还好输的不多,解放军大哥也不是那种计较的人,一直嗑着瓜子,还好还好。

    下车时,发现解放军同志带着一个箱子和一个很大的迷彩包,他说带回来一块切菜板,红豆杉木的切菜板,额的神那!!!

    ———————————————我的分割线———————————————————————————

    运转车长

    车长是在车过了格尔木后出现在我们下铺的,夜里11点左右吧。

    格尔木上来一对母女,没几分钟就说要换到另外的车厢(除了我们所在的第一车厢外,其他车厢都不到20人吧,定员是54人)。她们还没走,就来了个胖子说要睡在下铺。他说:“我当然知道你们要换走呀,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人家穿的是铁路制服,袖子上有个臂章:运转车长。

    简单收拾下铺位,脱了外套,像是要睡觉的样子,我和范睡了一天,傻笑着聊天,毫无睡意。

    胖车长说:“你们倆都不睡觉啊?”

    “睡了一天了,车还没开就睡着了,不困那”

    胖车长:“你们去那车厢头,跟他说车长叫他过来”

    …… ……

    等我从卫生间回来时,范在下铺摆弄她的笔记本,旁边是个带眼镜穿制服的50多岁的大叔,胖车长坐在另一张床上,呵呵笑着,“你们看电影,我睡觉哈”。

    于是一个晚上,看片、聊天,认识这两位车长,也明白了运转车长是做什么的。列车长、乘务员属于列车所在的客运段,比如我们坐的T28拉萨至北京西这趟车,他们就属于北京客运段。运转车长负责列车在自己管辖区域的正常运行,属于各个铁路公司,比如这两位车长,他们工作的区域是格尔木至兰州段,这次轮班从格尔木上车,西宁下车,他们属于青藏铁路公司。工作主要是负责列车的正常行驶,处理一些突发性事件,比如脱轨之类的。每过一个站点,不论大小都要记录到站时间,并向司机通报风压值,当风压值600kp时列车安全运行。一路上,对讲机里不时传出火车司机的声音,车长就压低声音回到“T28车长,风压600”。

    前半夜,胖车长睡觉,我们和眼镜车长看片、聊天。看了两部片后,大概是夜里2两点多吧,范也困了,爬上中铺看了会照片就睡着了。由于了吃了几根在拉萨打包的“虎皮尖椒”,胃里烧痛烧痛的,拿了包苏打饼干,靠在下铺边吃边和眼镜车长闲聊,无非就是哪里来去哪里之类的。看我不停地吃,“你就不怕发胖?”“哈,已经这样了,算了”。给车长看旅途中拍的照片,讲路上的故事,吃着饼干,一直到4点半,叫醒胖车长,他就准备睡觉了。虽然很兴奋一直没睡,可头有些痛,嗓子也很干,鼻炎又犯了,不停吸着鼻涕、咳嗽。眼镜车长摸摸我的额头“好像有点发烧,快点睡觉吧”,陌生人意外的关心让我感动。

    胖车长跟眼镜车长差不多年纪,左手食指包扎的严严实实,前几天切肉把自己手切了,打了破伤风针,挂了吊瓶,吃了消炎药,睡觉时翻来翻去,手不知放哪儿好。后半夜看片是不时擦鼻涕,说是我传染他的。。。

    天亮了,9点多,列车到站西宁,挥挥手,两位车长穿着大衣背着大包,消失在站台。

    ——————————

    胖车长,迷迷糊糊还没睡醒的样子。列车开出西宁,和范坐在下铺,“我又来了!”胖车长再次出现,原来他家在兰州,下班直接坐这趟车回去。

    西宁火车站,两位车长消失在站台上。西宁还真冷呢。

    ——————————————我的分割线———————————————————————————

    同车厢的有好几个小孩子,都挺乖的,不吵闹不捣乱,几个小男孩,不一会儿就互相认识了,大的8、9岁,小的2、3岁,“东东,哥哥抱”,大的带着小的到处跑。还有个大叔,带着小儿子去看望在北京上初中的女儿,快到西安时喝醉了,乱吹牛,一说什么,儿子圆圆就笑,“爸爸是骗子”。

    ——————————————我的分割线———————————————————————————

    冬天青藏线两边的风景,更是广阔荒芜,错那湖几乎完全冰冻了。没有一丝绿色,只有黄色、蓝色,广袤苍凉的美。高原上的植被很脆弱,薄薄的一层草,破坏了就很难恢复,很长一段路都是扬沙天气,昏黄的天地,模糊的蓝天,手伸出窗外拍照,沙子就打到手上。

    列车驶出拉萨站时,太阳还没出来

    拉萨到北京方向,过了那曲站不久就可以看到措那湖了,大概是中午12点多吧。冬季的湖面全结冰了,很壮观的样子,但没有那木措那么洁净。

    行驶中的列车,车厢第一个窗户的上半截可以打开,伸出相机拍照,风很大,真担心拿不稳相机牺牲在青藏线上,也很冷,不一会儿手就麻了,赶紧缩回来,关上窗子。

    藏北很冷,冰封的河流。拉萨一点都不冷,拉萨河水量虽然少了很多,但是依旧哗啦啦的,只有河边有点冰。

    沙尘,保护环境很重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法控制 2007-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