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6

    路上(6)——德格到昌都——静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4700746.html

    2009.1.15 晴

    下午3点,德格县城还很忙碌,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幼裹着藏袍,三五成群,挑选着日用品或水果。真的要过年了啊,不到两个星期就该过年了。后面背个大包,前面挂个小双肩包,头上裹着花围巾,手里抓着包瓜子,昂着脑袋,投下圆呼呼的影子,顾不上那些好奇的目光,朝县城外一步步走去。

    德格没有到昌都的班车,只能坐班车到江达,从江达再搭车到昌都。昨天路过雀儿山检查站的时候,遇到一辆从重庆到昌都的班车,司机师傅说这两天每天都还有班车,18号是最后一班了,每天1点检查站放行,到德格差不多都是4点左右。德格汽车站的大姐死活说没车,我也就不跟她耗了,自己走到县城外去等车好了。

    过了加油站,拐个弯,有片大大的空地,山坡下有一排房子,“邛崃饭店,食宿、修车、娱乐”。放下包,坐在一堆木头上,晒太阳,嗑瓜子,等车,看两个大叔劈木头(这里大部分还都是烧柴取暖的)。不知不觉太阳沉了下去,一包瓜子都快吃完了,山的影子越拉越长,太阳晒不到了,开始冷起来。心想等不到车的话,大不了回去,再去交通旅馆和那个抠门的老板娘唠嗑,可想想背着大包走半个小时回去,佛祖啊,送个车来吧~~

    终于,快5点的时候,大巴摇摇晃晃的过来了,招手,停车,带着毛线帽胖乎乎的司机,还有一个人窝在发动机上的被窝里。

          “去哪里啊?”

          “昌都”

          “上车吧,100啊”

         “嗯”

         “那儿有袋子,脱了鞋上来”胖司机用手指了下

    包黑沉黑沉的,天知道,我就装了些衣服而已,还有两本书,比起小亮的包差远了,勉强拖上台阶,被窝里的大哥起来帮我拎到后面。

            “妹妹儿,一个人出来耍啊?”(重庆话)

             “嗯,是呀是呀”

    我想当时我笑的肯定很无畏无知的傻。而后倆司机就开始讨论这个季节没什么好看的,应该夏天来,一个人也没什么好耍的,应该一群人来,我笑着应和,拖了床被子,靠发动机坐下,继续嗑瓜子。

    车上除了2个司机外,只有4名乘客,其中一名还是修理工,同车队的车坏在前面,他从重庆带了配件和工具赶来修车。这可是春运啊!!空空的车厢,脏呼呼的被褥,第一次在川藏线上坐卧铺车,想想七拐八拐的山路,心里毛毛的,再想想旅馆老板娘的话“公家的车,安全,司机好!”,自己给自己个安心。

    过了德格县城,是个春运检查站。之前在道孚听说,春运期间不能中途载客,据说查的还挺严,所以我才跑到县城外面拦车。胖司机拿起他的小包,穿上棉窝窝,下车,过去登记什么吧,川藏线上的检查早就习惯了,去年夏天的时候乘客还要登记身份证呢。

    检查站出来个小伙子,穿着运政的制服,脸色臭臭的,像欠了他钱一样,上车看了看,嘀咕了几句又下去了,胖司机跟他说“老李,让稍上的……”,“老李是谁?!”小子不买帐。

    瘦司机看这情形不对“妹妹儿,他要是问你,你就说到前面江边就下,找朋友耍去,哦?”

              “什么江边啊?”瓜子还没有嗑完,呵~~

              “金沙江边哦”

              “噢,知道啦”编个小谎嘛,简单!

    果然,那小子臭着脸又上来了。看着我。

               “你到哪儿下?”

                “江边”,一点四川话,我还是会讲的哈!

                “去干啥子?”面无表情

                 “耍啊!”继续嗑瓜子

                 “找谁耍?”

                  “同学啊”我盯着他,羞愧下,又在装嫩了......

                  “能不能把你同学名字说下?”臭脸,真想抽他

                  “李江”挑衅的盯着他,吐了瓣瓜子皮,流利的用四川话

    小子下车了,不一会儿胖司机回来,搞定了,边发动车,边骂“龟儿子的XX……”(此处省略300字,重庆话骂人挺经典的,一般人表达不出来),太有趣了!!“就是啊,这车上才几个人,都不准人上啊?!”我在旁边帮腔。真好玩儿!

    天渐渐黑了,砂石路,盘山,晃来晃去,其他人都睡了,旁边胖司机睡的呼噜呼噜的。我一点都不想睡,一是怕黑,这么大的车就这么几个人,我可不想一个人睡在后面,二是太冷了,车上没暖气,人又少,天黑了,冷的要死,懒的动了。

    瓜子嗑完了,抱着脏被子,靠着发动机和胖司机,看着车灯扫过路面,看着瘦司机不断的抽烟,使劲的扔出烟头,随着车晃来晃去,发呆着。直到困得不行,在旁边的铺位躺下,用围巾包住脑袋,迷迷糊糊的,也不知睡着没。

              “妹妹儿,到了”

              “现在几点啊?”

               “2点了吧”

    昌都到了,傻眼了,上车的时候司机师傅说4点左右到,想着撑到6点,估计就有班车了吧。这才2点啊,让我到哪儿去。人人都说康巴藏区很不安全呢....司机师傅建议了个不远的旅馆,背起包,道了谢,再见了。

    ——————————————————————————————————————

    德格县城的名字,一直以为就叫县城,具体应该怎么叫呢?

    这么大一辆车就坐6个人,修理工就是这里下车的,好像是前几天去昌都的车,司机在这里等了3天了。让我想起....

    看看里面吧,一路走来,惊异于自己的生存能力。那天在拉萨碰见两个上海小子,说平措洗澡水太冷了,不能忍受,其中一个还说“不洗澡还真会死呢,就算他不死,我也会死”,我差点笑背过气去,而后正了正表情说“呀,我一个星期都没洗澡了啊!”

    那个,劝大家不要坐卧铺车,哪怕搭货车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30206 2013-02-06
    20090206 201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