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9

    路上(7)——马尼干戈-德格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4881689.html

    2009.1.14-2009.1.15

    14日早晨从甘孜出发,同黄毛及三个喇嘛坐一辆小面包奔向德格,一路都很冷,玻璃上白蒙蒙一层冰花,不时用黄毛的卡片刮一刮,可不一会儿又白了。途径马尼干戈,休息一个小时,转经2圈。过新路海,过雀儿山检查站,山上积雪,单向行驶,1点半放行。垭口下车拍照,骨头都要冻裂的感觉。下午4点到德格。15日下午5点,坐上卧铺车,德格再见~~~

    黄毛

    黄毛是瑞典人,名字太复杂,且记作黄毛好了。在甘孜时,住在同一个旅馆,他说要去德格,既然同路就一起走好了。我的英语水平,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的。他说他21岁,看起来更老一些吧。个头高高的,高我一个半脑袋吧,头发有些长,系在脑袋后面挽成一个球球,露出来的其他的地方看起来也毛茸茸的,不过总体看来还可以吧。

    黄毛脚很长,他那双袜子让我想起圣诞老人,应该可以装下一个漂亮的礼盒吧,不过实在是臭啊。3个喇嘛兄弟坐前面,我们倆坐后排。刚开车没多久,一阵异味儿传来,扭头一看,黄毛脱了鞋子嘿嘿直乐,我也只能回以微笑。不久,也许是因为太冷,也许是因为鼻炎,反正鼻子堵住啦~~

    黄毛来中国半年了,走了大半个中国,想去西藏,但是没办手续,准备从德格转回到理塘,然后去稻城亚丁。哎呀,我很向往的线路,可惜现在时间不够,要赶到拉萨,不然的话就可以和帅哥去看三神山啦。

    黄毛问我的问题一般都很简单,因为他明白我英语很不好,都是些晚上吃什么啊、住哪里啊、去过哪里玩啊之类的问题。以俺蹩脚的英语尚能对付。在马尼干戈转经两圈后,晒太阳,丫问我了一个很恼火的问题:“为什么你们不喜欢达赖?”,这实在是太复杂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说....

    走之前,帮黄毛写了几张纸条,用中文和英文写好他要去的地名:理塘、稻城、亚丁、中甸。握手,再见。

    …………………………………………………………………………………………………………………………

    抠门老板娘

    德格,我们住在河边的交通旅馆,只有一层,10个左右的房间,一个藏族女人独自打理着。一个床位30元,基本上没有游客,我和黄毛跟她谈了半天价钱丝毫不肯让步。但老板娘很勤快,不是在拖地就是在洗厕所。夜里,黄毛和在德格遇到的另外2个黄毛聊天,我在老板娘屋子里烤火学习四川话。给她拍照,她很开心,让我第二天洗成照片送给她。“要大一点的!要和这个书一样大!”她指着我的笔记本。我说等我回去后洗好了给她寄过来,她说:“明天就去洗,这里可以洗的!求求你~~”。这让我怎么拒绝...

    黄毛还要玩两天,我打算下午走,他一个人住3人间,老板娘要收他两个人的价钱。继续帮黄毛砍价,老板娘扶着拖把,生硬的四川话,笑着,一分钱都不肯便宜。

    洗好照片,花了15块,老板娘长久的看着照片,很喜欢的样子。我笑着说:“15块啊~~~你都不肯给人家黄毛便宜一点哦~~”

    ——————————————————————————————————————————————

    马尼干戈是个很小的镇子,一堆玛尼石、一片经幡、一个菩萨雕像、一个转经筒,无止境的转经。一个在康定念高中的女孩子带我们转经,放假时才会回到马尼,每天转3、4个小时。

    这里非常冷,白色那里是条河,冻的结结实实的。

    这个季节基本没有游客,外国人就更稀有了,hello声不断,黄毛屡遭围观

    很无奈,他说,虽然他也想给藏民拍照,可是他们总是围着他,还有人会掏出脖子上戴的东西要卖给他....

    彩色的经幡围成一座塔

    很思念这样的天空~~

    新路海,过了马尼,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偷拍同行的喇嘛GG,一共三个喇嘛,最小的20出头吧,能说一点汉语,聊了几句,很友好的让我们分享他们的饼干。一路上都在看书,撇了一眼,满满的藏文,真佩服他的视力,那么颠簸的车里都能看书。还有个喇嘛叔叔,修行很高的样子,很慈祥,没敢和他说话。

    雀儿山垭口,下来拍照,风很大,快要飞起来了,从没有恐高症的我站在悬崖边上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很清楚自己飞不到德格,只会摔死。短短的几分钟,感觉指头不能弯曲了,掉进冰箱急冻仓里就这个感觉吧,同时想起小时候《黑太阳731》里的一个画面,这里就不多说了,那是个血腥的电影。对于美景、烂路、寒冷,黄毛惊叹,unbelievable!!

    德格的民居,和道孚的基本一样,但道孚是宽阔的平原,这里一条国道两边都是山,房子只能一层层建在山上,更美妙。我们试图从房屋间找一条路爬到山上,但遇到的人都不会说汗话,当然更不会说英语了。遇到的狗都不怎么友好,根本不敢对视,其中一条试图咬我,被我的尖叫吓退,转而袭击毫无防备的黄毛,“Dmn dog~~”黄毛英勇搏斗5秒钟成功击退野狗,裤子被咬破个小洞。绕了一会儿只能原路返回。

    著名的印经院,这是第二天中午拍的,很多人都去吃午饭了。其他时间转经的人密密麻麻的。绕着这个不大的院子一圈圈转着。

    第一天傍晚,沿着印经院旁边的坡朝上走,有好几个寺庙。我和黄毛在一个小寺院里晃荡,听到很吵闹的声音,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顺着声音找过去,一个小院子里,辩经!我们很兴奋,可谁也不敢进去,扒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片。那群喇嘛不停的看我们,只好离开,趴在墙头又拍了几张。下午5点多吧。

    印经院门口,转经的人,我很喜欢他们的头饰!!

    印经院里面,

    大门经常都是关着的。第一天下午一群人围观黄毛,我借机找人搭话,问印经院什么时候开门,无奈好多人听不懂汉话,搞了半天才明白早晨9点开门。第二天一早,坐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动静,围巾手套包的严严实实的,都快冻成冰块了。正好几个藏族人好像要进去,赶紧跟上去,只要你笑着,没人好意思赶你走,于是一起进去,刚进门,他们就又把门锁上了,心里那个暗喜啊。

    几个藏族人拜佛捐钱,我跟着凑热闹,可他们很快就结束了,出门准备离开。其中一个姑娘,指了方向给我“顺着那个梯子上去参观”

    回旅馆向黄毛讲了半天,丫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满眼期待的跟我说了谢谢就走了。等我吃完午饭、洗了照片回来,又看到黄毛,一脸失落。他说,他一直坐在门口,快一个小时,可是没有人进去。我很同情的看着他,因为他刚走,老板娘就跟我说了,到吃午饭时间了,喇嘛出去吃饭啦。黄毛没有泄气,说明天继续去等,下午先去爬山。

    属于我一个人的印经院

    刻着经文的木板,二层全是这样的架子,光线很暗,黑呼呼的,很安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有些害怕。

    楼梯口的标牌上写着“禁止拍照”,可又能怎样呢?这里就我一个人....

    近看经板,浸透着历史。

    三层除了经板之外,还有这个东西,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三层

    最后看看抠门的旅店老板娘吧~~

    羊毛袄子,很暖和的,要1000多块。

    分享到:

    评论

  • 看着照片好像很冷的样子,记忆里似乎没有那么恐怖。
  • 那一排排的房子象养蜂用的箱子,呵呵,你说的那种冷没有体会过,有种想去试试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