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8

    路上(10)——丹巴(基本完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6703662.html

    一直以来似乎都是个做事有头无尾的人,开始总是热情百分,轰轰烈烈的投入进来,稍微拖一段时间,热情退去,丧失的兴趣,或是种种借口,于是仓促结尾,甚至是没有结尾就算是结束了。嘴上说很痛恨自己这一点,可往往总是这样,重复范着同样的错误,自己的缺点心里一清二楚,却是很难改变。这段时间又忽然没了方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于是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恍惚惚混着日子,甚至又开始在了游戏里浪费时间。昨天在QQ里遇见了很久很久不见的朋友,说要抓紧不多的时间,认真的生活做自己一直想着的事情。总是容易沉迷在自己的想像里,别人看来不切实际。

    都写了那么多了,这次要有始有终,要写完,从拉萨回到最初的成都。

    ————————————————————————————————————————————

    手机丢了,那天的月亮很大很亮

    一直没有真心承认过自己的丢三落四,可仔细想想隔三差五总会丢些什么,手机也不是第一丢了,每丢一次东西,也就有了一次经验,我相信以后再丢的几率就降低了。手机大概是现代人必备的生活用品吧,猪头某得知我在偏僻山乡没手机用时说:“没手机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心情极其沮丧,洗了澡,在县城里晃荡着,心里很矛盾,是继续朝前走呢,还是回成都回西安呢。越想越烦,先找个吃饭的地方,乳白的蹄花汤,腊肉炒饭,美美的吃一顿。打车回旅馆,丹巴县城里的的士,3块钱一个人不出县城就行,很好了,甘孜县城里的的士还要5、6块钱一次。初升的月亮挂在山头,又圆又大,大概是十五了吧,那就是说还有2个星期就过年了。

    旅馆老板阿南一个人在大厅里看电视,整个旅馆也就住了我一个客人吧。借他的电脑,上QQ,向每个人要电话号码,拿出本子一一记下来。阿南泡了杯茶,抱在手里,暖呼呼的。一边等人发电话号码,一边逛豆瓣,一边和阿南聊着。听他讲来来往往的人和事,听他讲丹巴讲八美。听着听着,心里渐渐平静下来。他说,手机丢了就丢了,既然来了就再玩几天吧。想想也对,心里冒出个计划,沿着川藏北线一直走下去,德格、昌都直到拉萨。一路向北向西,越寒冷,越清醒,认真思考自己生活的意义吧。

    豆瓣小组里的一个帖子说今晚的月亮是12年来最大的,快12点了,应该月上中天了吧,很兴奋,跑上顶楼,想要仔细看看到底有多大。阿南在楼顶抽烟,检查热水器的温度,听我说今天的月亮很大。一起仰着头,两边是黑黢黢的山影,月亮高高挂在头顶,果然比平时的大,整个县城笼罩在月光里,清冷的月光,淡淡的风。

    —————————————————————————————————————————————

    仔细看那串电话后面的两个字,注意,不是“办证”。在丹巴~

    ——————————————————————————————————————————

    中路乡,苹果很甜

    那天的阳光很好,有些刺眼。站在桥头,一手遮着太阳,一手摇着拦车,询问去不去中路山上,半个小时了吧,没有一辆车去。一辆出租车说可以带我到山上,免去门票,再带我回来,40块,答应了。沿着峡谷边的公路走了10来分钟,就开始上山,高高的山坡上一个个的藏寨,白色的石墙,房顶四角高高翘起的碉,美丽的房子。现在是农闲时节,纷纷忙着结婚、修房子。

    过售票处时,司机朝看门人摇了摇手就过去了,现在是淡季,几乎没有游人,大概都不用买票吧。他把我带到一户人家门口,很大的院子,3层高的藏式民居,色彩艳丽,很漂亮,这是接待处。我说我一个下午都要待在山上,他说不可能等我那么长时间。于是带我到下山等车的地方,并说最晚3点半就要到这里,再晚可能就没车了。再见,他下山了做他的生意,我自己在山上转悠。

    没有游客真好,山寨里很安静,农田里青青的麦苗,田间、屋后零散着苹果树,红红的苹果挂在光秃秃的枝头,这里的农作物和家乡一样。

    远远看到高高的碉楼,朝那个方向走去,没有路就走在田地里。前面几乎一个月里没有见到太阳了,离开福州前天阴了2个多星期,回到咸阳一个星期里都是灰蒙蒙的天,成都的冬天就不用说了,很难见到阳光。所以说,就算没有梨花如云,没有青葱山色,仅仅这澄净碧蓝的天空,倾泻而下的阳光,我就十分满足了。

    路边一个小伙子在锯木头,水桶粗的大树,他说是修路是砍掉的,真可惜啊。他说这是梨木,家乡除了苹果树就是梨树,也就碗口粗。这么粗的梨木,定是有上百年的树龄了吧。

    碉楼高耸入天,黑褐色石子砌成墙壁,楼下的院子似乎已经废弃。不远处的大狼狗对着我狂吠,心有怯怯。屋里走出位50多岁的大叔,对狗吼了两下,狗安静下来。大叔说这碉楼是他家的,房子太旧了,本想拆掉盖新的,政府不准拆,于是在旁边建了新房子,老房子和碉楼就空在那里。一起走到田里,他说这个位置最好,很多人都是在这里拍碉楼。不一会儿转身走了,说要去取点柴禾。

    碉楼神奇壮观,不想走了,坐在田里,晒太阳发呆。大叔回来了,看到我还在,就问“想不想去里面看看?”,求之不得啊。屋子很久没人住了,黑乎乎的,保留了间佛堂,大叔说佛是不能随便搬的,于是就留在那里。新房子里没有佛。一楼储物,楼上住人,圆木的楼梯,磨的很光滑了,大叔的爷爷那时起就住在这里了。一个房间里堆满了苹果和梨子,大叔挑了几个装在我包里。这里的果树从不打农药,任其自己生长,虽然长的不好看,个头也不大,吃起来却很甜很香。也不拿去买,自己家吃多少摘多少,剩下的就一直挂在树上掉在地上,这里的乌鸦都不吃苹果了,大概是吃腻了吧。大叔家的碉楼坍塌了一些,比原本低了很多,碉楼里面原本也有楼梯,可以一直走到顶上,也全都塌没了。

    带着一包香甜的苹果和梨子,带着美好的心情,下山了。下山的路上拦了辆客运小面的,一个人7块钱,山路弯弯,摇摇晃晃,手机就离我而去了。

    ———————————————————————————————————————————

    仰望天空,干净清澈

    小野果

    大叔家的老房子和碉楼,碉楼的顶坍塌了,原本更高的

    屋后的苹果树

    下山路上

    高高的碉楼,大叔的邻居家,中路最高的碉楼。

    ———————————————————————————————————————————

    小聂嘎,常征

    虽然很不幸丢了手机,却也很幸运的遇到很好的朋友,常征(一直没有想起问他的名字,过后问桂花姐姐,得知他叫常征,怎么写就不知道了,音是这个)就是一个。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站在丹巴县城桥头,拦车去甲居(也在山上),同前一天一样的问题,没有游客拼车,只能包车,必然超出预算。跟一名司机愿意顺路带我到上山的路口,只收7元钱,我可以自己慢慢走上去,反正打算在山上过夜的,时间很充足。刚关上车门,一个小伙子跑过来,得知去甲居便也上了车。他就是常征,坐下来很熟悉的样子,递烟给司机和司机的朋友,3个藏族小伙子,很好奇我怎么在这个季节独自一个人跑来玩,于是一路瞎扯吹牛开玩笑。常征家在甲居上面,回家修房子。他和司机谈好带我们到山上观景台,一个人15元。比想像中远了很多,看来很幸运,若是走上来的话恐怕得2、3个小时。过售票处的时候,司机很熟悉的和收票的大叔招招手,我们就过去了。

    甲居村属于聂呷乡,二哥说的“三姐妹”就是这里的,这也是当地政府开发的旅游区。常征家在小聂呷村,属于巴旺乡,比甲居村远多了。山上一个村子连着一个村子,山坡散落着美丽的碉楼,转过一个山尖就是另一个村子,同样美丽。

    常征和“三姐妹”里的小拉姆是小学同学,他带我到“三姐妹”家,只有二拉姆在,放下背包。想想也没什么事,就和他一起去小嗫呷。路上遇见了“三姐妹”里的大姐桂花,打了招呼,交代我晚上早点回来一起吃饭。有种回到家里的感觉,丹巴人真亲切。

    晒着太阳边走边聊天,特意走大路,他说比小路的风景漂亮,虽然远了一些。山上的石头或是路面闪亮亮的,很不一样,他说这里盛产云母矿,小小云母片反射着光,所以闪亮亮的。10来岁的时候就不上学了,在山上采矿卖钱,打孔,塞进炸药,炸开就是矿,运气好的话遇到很大的矿石就可以赚很多钱,但走运的毕竟是少数,采矿也就只能维持生活。后来政府不允许私自开采,就出去打工,在旅游景点的演出团跳舞,今年512的时候正好在一个山里的景点表演,用了两天才走出山。后来就只能先回丹巴,一直在县城朋友那里玩,直到前几天家里打电话喊他回来修房子。

    大概1个小时吧,到常征家了,小院子里种着苹果树,堆满了木料,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帮忙修房子的乡亲朋友招呼我一起吃饭,我在山下吃过了,坐在院子里,常征嫂子的妹妹端来酥油茶,很美的丹巴姑娘。房顶的狗黑亮亮的毛,还没长大,吠起来已经很凶猛了。二楼的窗户探出小小的脑袋,看见我在看他们又赶紧缩了回去,那是常征哥哥的孩子。

    一个下午,两个孩子带我在村子里玩,拍照片,拍他们,拍修房子的人们,拍小孩子。吃苹果喝酥油茶。

    谢谢常征!!!!!

    ———————————————————————————————————————————————

    转过这个山口就是聂呷村了

    当中那个小院子就是常征哥哥家,正在修房子,最左边那个院子是常征父母家。

    常征哥哥的两个孩子,丹巴果然是出美人的地方

    小聂呷村,夏天一片葱绿应是另一番景象吧,民居掩在树林里,多么协调

    常征家的邻居

    ——————————————————————————————————————————————

    甲居,梦

    “三姐妹接待站”就我一个客人,同她们家人一起吃饭。桂花姐夫烧的菜,辣炒紫油菜、清炖萝卜牛肉汤、油辣香菜蘸水,喜欢!好吃!吃完了,围着火炉嗑瓜子聊天,讲客栈的成长,讲来来往往的人,讲二哥……

    11点上楼睡觉,特地跟桂花姐说,怕黑,一个晚上不关灯行不?没关系啊,这里的电很便宜,现在是冬季可能会停电,但是今天刚停过,应该不会再停了。拿了几本书,钻进已被电热毯暖热的被窝,想想后面的线路,想想路上的朋友,看看书,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又做梦了,梦里和陌生似乎又熟悉的人吵架,操起菜刀扔出窗外,“当”的一声,忽而一片漆黑,下楼去看,落下的菜刀正好砸断了电线。电工大叔(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梦嘛就是这样)说没事儿接上就好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我在旁边无奈的说。接着就醒了,眼前一片漆黑,睡觉时明明没关灯,电热毯的指示灯也是灭的,肯定是停电了。想想刚醒的梦,真神奇!

    盯窗帘透过来的微光,猜测着时间,希望早点天亮,不敢朝其他地方看,唉~这么大了,还是不敢独自面对夜晚。对自己说,想美好的事情就不害怕了,睡觉,睡觉,睡着了就好了,越这样想睡意反而越淡了。睁着眼睛,一片漆黑,不知该怎么熬到天亮,忽然一片明亮,电又来了。

    ————————————————————————————————————————————

    甲居

    三姐妹家,很多腊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童书推荐1 2014-03-18
    20100318 2010-03-18
    3.18周记 2008-03-18
    巧克力恋人 2008-03-18
    秦小胖 2006-03-18

    评论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小孩果然俊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