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36883389.html

    富贵竹很高了,为了插在新的瓶子里,把原来的根全剪掉了。新的瓶子原本是装酒酿的,我们那里叫醪糟,小时候总有个大叔骑辆自行车,驮个铁皮桶,在厂门口卖醪糟,用陕西话叫卖着“谁要我的haha醪糟~”。从前老爸喜欢吃这个,买一两斤回来,加点水烧开打个蛋花,就是鸡蛋醪糟。我只喜欢吃刚买回来的,不用煮,不加水,甜甜的。放上几天,再发酵的醪糟酒味儿就浓了,有点酸,我就不喜欢了。富贵竹的根已经很多了,盘结在一起,一下剪掉,很残忍的感觉,应该不会死吧。。。

    今天的夕阳应该很美,傍晚去超市采购,一直催snake快点,可还是错过了。转念,这个年纪的人有几个像我这样期盼着坐在窗台上看夕阳?!自己是不是真有点....

     

    分享到:

    评论

  • 我是很想看朝阳的,但是每天看的都是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