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15

    夏河. 阴晴圆缺(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46474620.html

    在那东方高高的山间,每当升起那明月皎颜,玛吉阿米醉人的笑脸,就再次浮现在我心田——仓央嘉措情歌

     

    人们都说夏河是小西藏,3000米的海拔,雄伟的寺院,满街红衣飘摇的喇嘛。不过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我没有做攻略,因为本没有打算来这里,带着去不了新疆的惆怅上了去兰州的火车。

    列车驶动,缓缓加速,窗外一个女孩儿追着车跑着,摇着手臂,眼里含着眼泪。发短信说给木木听,真幸福啊。木木回:“是呀,追赶目标的过程是幸福的”

    兰州下车,之后转汽车。幸运的买到仅剩的一张票。一夜未睡,昏昏沉沉上车,坐下来就开始打瞌睡,管他路途颠簸。睡到深处头歪向一边,砰,磕在车窗上,醒来,又睡,又磕……反复不止10次,直到旁边的大哥说:“算了,别睡了,快到了。”,“哦”理了理头发,坐好,他又说:“还有一个小时,一个人来旅游?”,笑了笑,点头应了一声“嗯”。

    大巴驶在高山峡谷中,山是土山,阴面有些植物,绿草和杉树,阳面光秃秃一片。峡谷里只有细细的小溪,不多的田里种着和家乡差不多的农作物,只是季节晚一些,小麦才刚刚开始收获,大部分是人工收割,麦田里一个个圆顶屋状的麦垛。还有一些田里种着芝麻,开着白色的小花。路边是高高的白杨。

    天一直阴着,下车时飘着小雨,微凉的风里有淡淡的孤寂。

    一眼看去,路还算宽阔,人不怎么多,一个普通的北方小县城。街上的人们穿着外套,果然是高原。来往的人中,三三两两绛红色的身影,哦,寺院在哪里呢?

    心情不算好,憧憬了几个月的新藏线之行眼见着难以实现,转而来到这里,陪着姐姐玩几天,然后再独自向西走,向高处去。

    夏河,我想只是路过吧。

    今天9月15日,刚好两个月时间,现在忆起,最美的夕阳、最轻松的笑、最畅快的奔跑,都留在夏河。

    ——————————————————————————————————————————————

    红石青年旅舍

    高高的木门,贴着Yha的标志,三面藏式风格的二层楼,大大的院子,雨中盛着格桑花。黑色白边海螺图案的门帘,大厅里有宽大的木桌和长凳,由于下雨,光线有些昏暗。吧台登记住宿,服务员边写边说:“汉字里,我最喜欢‘晶’字了,写出来感觉特别美。”,抬头笑笑,一张圆圆的脸,真诚的眼睛,她叫卓玛,藏语里是仙女的意思。

    唯一的一间多人间,阴暗的走廊尽头,推开门,没有人,一片明亮,两面都有窗户,四张双层床。木地板、木墙、木床,白色的被单,很干净。门没有钥匙,有点不安全的感觉。两张床上有简单的行李,好像是男生的。放下包,挑了个下铺躺下,好舒服。

     

    80后,90后

    同屋的两个小男生是朋友,一个小学刚毕业,一位新来的同屋问他几岁时,我们开玩笑道:“八岁呀”,后来就直接喊他:八岁。另一个开学上初中三年级,带着课本来的,不闹的时候躺床上看书,说是要为初三做准备。出来旅行不是长时间结伴,很少问别人的名字,小男孩的名字也是不知,且叫她初三吧。

    两个小伙子,个子都很高,八岁站在我旁边,笑着叫:“姐姐,姐姐,哈哈~~我跟你一样高诶!”。初三经常让别人猜他几岁了,摆出很成熟的样子,其实那好奇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小孩儿,自然每每被猜对。我就笑他:“你丫装什么成熟呀!小朋友一个!”,他就冲过来,追着我要打的样子。

    两个小孩子挺厉害的,没有大人陪伴,从广州坐火车到兰州,转汽车到夏河。八岁的妈妈和旅舍老板的哥哥是朋友,经常来这里,两个孩子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初三的妈妈更是厉害,当时在四川四姑娘山登雪山,初三从小跟着妈妈四处旅行,西藏、四川、云南到处乱跑。

    两个小孩儿太闹腾了,没人跟他们玩儿,就来闹我。安静的时候坐着聊天,90后对80后很不屑

    “姐姐,你们那个时候都是看《变形金刚》?!好傻啊”

    “切~~~~那你们看《海绵宝宝》不是更傻!”

    “我们现在都不看电视了....”

    “切~~~~上网有什么意思呀?!玩游戏有什么好的?!”

    “你也玩游戏呀?”

    “我们小时候一群人在外面瞎跑,长大了才玩游戏的,你们从小就玩游戏,多没意思!”

    …… ……

    小孩儿的好奇心很重“姐姐,你工作一个薪水多少呀?”,“姐姐,你结婚了没有啊?”,“姐姐,你几岁了?”

    还有很奇怪的问题,“姐姐,你知道菊花是什么意思吗?”

    早晨他们起来很早,拿强光手电在眼前乱晃,硬把我弄醒,闹了半天才下楼吃饭。没事儿的时候就在楼下吧台后面玩电脑游戏,大航海。卓玛忙的时候就帮忙招呼客人。他们说大概要待一个多月。

    离开的时候,八岁说:“姐姐,要永别了~~~”,我打她了一拳,初三在从电脑后抬起头,坏坏的笑笑。

     

    萍水相逢

    晚上小朋友闹到10点多,他们睡了,我就下楼听阿孃(出家女僧人)讲故事,四处云游的故事。还有个很聪明的哑巴喇嘛,拿起相机折腾两下就会用了。他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明白我们的讲话,很开心的笑着用手比划,他在这里学画唐卡。唐卡师傅叫希热果,看起来应该有50岁了,目光明亮,慈祥的笑颜。

    他们在院里的另外一栋楼里画唐卡,八岁的妈妈和希热果师傅是朋友,在香港和广州办唐卡展览,在广州专门开一家店卖唐卡,最便宜一张也要3万块左右,画一张唐卡,至少要一年时间。

    旅舍的另外一个服务员叫小张,丈夫也在这里学画唐卡,有个1岁半的小男孩,哭闹时还要喝妈妈的奶抱着妈妈的乳房才会安静下来。

    第二天,我们的房间躺了一位打着绷带的大哥。从郎木寺来,在白龙峡谷里被狗撵,摔伤了。一个人旅行,出了这样的事故肯定会影响心情,看他倒是淡然,和我们聊着,任两个小孩儿打闹。

    ………………………………………………………………………………………………………………………………

    2009年7月16日,凌晨6点,车窗外的霞光

    …………………………………………………………………………………………………………………………

    旅舍吧台,模糊的人影就是八岁,后面玩游戏的小子就是初三,吧台下小小的人儿是小张的一岁半的儿子。

    …………………………………………………………………………………………………………………………

    我住的屋,红石只有大炕双人间,4人间和8人间。起初睡下铺,姐姐到了之后,想换别的房间间已没有空床位了,这间也住满了,八岁和初三被赶去和八岁的妈妈一起住。我睡上铺姐姐睡下铺。推开窗就是旅舍的院子,窗下就是格桑花。

    …………………………………………………………………………………………………………………………

    画唐卡的房间,院子另外一边和旅舍相对的楼。据八岁说,早晨5点半开始画,8点左右吃早饭,然后继续画。那天早晨,起的很早,撒着拖鞋溜达到楼上,没有人,细细的看着这些精美的图案,让我想起哲蚌寺甘丹颇章里那张美极的白度母,当然相比起来这些还差很多很多火候。

    …………………………………………………………………………………………………………………………

    画唐卡的颜料,都是天然的矿物质粉末

    …………………………………………………………………………………………………………………………

    画唐卡的笔,极细

    …………………………………………………………………………………………………………………………

    固执的认为藏区的花都可以叫格桑花!红石青年旅舍的院子里,雨后的花,这个应该是虞美人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