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6

    姐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4960957.html

    感觉最近的日子陷入了无尽的空虚之中,忙忙碌碌而又无所事事,就如这天气一样,怎么也到不了让人沸腾的夏天。。。

    慢慢的想想从前,在这样阴晦的下午,就像正在吃的这个粽子一样,一点点回忆,也许会让心和舌头一样温暖起来。

    小猪分割线

    姐姐

    姐姐结婚以前一直一起睡一张床,以至于姐姐结婚后的第一个暑假,回家一个人睡的时候得一直开着灯直到天亮。可现在偶尔再一起睡的时候,却会被姐姐的呼噜声吵的睡不着,呵呵~~~

    姐姐虽然看起来很文静,其实骨子里是有点叛逆的。初中的时候不知道姐姐好像是在《少年文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反正就是一夜之间姐姐受到了无数的来信,几百封信吧。在我们那个工厂的子弟学校,同学都是十几年的伙伴,和外界又没有什么联系,基本上没人收到过信。姐姐那几百封信可谓是轰动啊!而在那个年代,人的思想又是古板的,反正学习就是第一位的,姐姐这种情况自然是被看作影响了学习,班主任那个老太太把我姐训了又训,不准她回信。我姐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俩年纪差的比较多,她也不会跟我说。但我知道,姐姐有和其中一位保持着联系,偶尔被老妈看见信,定是铁青着脸,可姐姐还是自顾自的写着信。当然这一切都瞒不过我,姐姐的一大堆信都放在一个大纸箱子里,塞在床底下。寒假里天天睡懒觉,醒来又不愿起来的时候就拿本闲书看,书看腻了就翻床底下的信看,很有意思的。可惜具体的内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和姐姐一直保持通信的那个男孩子是个湖北的帅哥,后来去了四川上大学,信里有照片,笑的很阳光。

    姐姐最大的叛逆之处是找了姐夫,妈妈不同意,爸爸也是不太喜欢。姐姐自己领了结婚证,爸妈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一点姐姐还是很有勇气的。

    春天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姐姐去挖野菜。提个小篮子,提上我家猫猫,带两把小灰铲,出了电厂家属区就是农田了,芨芨菜、勺子菜随便挖,那时候种地还没有用那么多农药,麦地里的野菜很多,还可以挖到野生的香菜。我家猫猫就东跳西跳抓蚂蚱之类的小虫子。今年寒假的时候还和姐姐领着王雨桐去挖白蒿,节气还未到,白蒿很少,走着逛着就到了汉阳陵(国家保护文物,汉代的古墓),钻过铁栅栏,爬上高高的坟冢,竟然有不少发出新芽的白蒿,铲了一小堆。回家洗净,撒些面粉,拌匀,上锅蒸熟,浇些热油,就可以吃了,有股淡淡的苦味,据说是一种中药,有平肝的效用,反正我是不喜欢吃就是了。

    小时候姐姐很少带我一起玩,唯一的几次印象都很深刻。一次是在夏天,去鱼子沟,在塬上,离我们家有10里地吧,她也才上小学,我还没上学。和她们一般大的同学领着我,好像还有木木,边走边玩边问路,最终是找到了,也玩的挺高兴,回来的时候就惨了,天快黑了,开始下雷雨,农村的土路又很难走,玩了一整天我脚磨破了,走不动了,她们轮流背着我。回到家,天都黑了,被老妈训一顿是难免的,不过我一回家倒床上就睡着了,好像睡的还挺香~~~一次难忘的小探险。

    不想写了,以后有空再记一些,免得以后忘记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