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2

    2009-11-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49907708.html

    凌晨3点,唉....又失眠,极清醒,既不头痛,也无惶恐。烧水喝,顺便消灭了几只蟑螂。

    过去的一天。

    早晨11点半醒来,也许算不得是早晨了。手机新信息,萝卜发了张照片,北京下雪了,似乎感觉到了小雨夹着雪花令人精神为之一振的寒冷。拉开窗帘,满眼阳光,寒流还没到这里,这么远,就算到了也绝不会下雪,这两天还穿着短袖T恤。唉~又想念北方了。

    中午在S同学家蹭饭。而后去超市,周末例行采购,平时懒。一眼就看奥利奥威化买一盒赠铁盒,看着S同学:“你吃不吃威化?”,“嗯,有时候会吃一点,这东西太热了,吃不多。”,“好!”拿了一盒放进购物车,其实上个月那盒雀巢威化还有多半盒扔在那里。不管,就是喜欢那个铁盒子。反正保质期很长。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4点了,S同学玩游戏,看了会儿。又困了,躺沙发上看刚买的《大唐西域记》,刚翻了一页就睡着了。醒来天似乎快黑了,看到木木的信息,北京下雪了好美。使劲想像周围都是雪的感觉,上一次这种真实的感受是去康定的路上,二郎山隧道之前的那段,指甲片大的雪花,不一会儿就分不清何处是山何处是天了。打住!想也没用,唉....顺手发了信息给张猪头同学,一起想念下雪的地方。

    晚上8点,去游泳,泳池里有七、八个人,啥时候才能一个人在里面游呀,多么希望气温再低些。范范今天办了张卡。从泳里爬上来时,她在跑步机上朝我挥手。正洗澡时,她跑来问我游泳池水冷不冷,我说还行吧,她说她也去游一会儿。过了不到5分钟,她就跑来洗澡了,她说,先用脚探了探水温,好冷,狠了狠心顺着梯子下去,水刚到膝盖,不行,太冷了!就跑回来了。我在想其他游泳的人到看她的话,肯定觉得很好玩儿。而后,我们聊了很多关于雪山、关于旅行的话。

    回到家,靠在沙发上和晓敏通电话,她说:“我们老了,但我们依然很年轻!”

    打电话给家里,老爸去陕北工作了,退休在家闲不住,电厂工地当监理,刚做完一个工程,在家休息了不到2个月,又跑了。老妈说:“那个老东西,说不让去了,非要去”,我说:“就是,就是,讨厌的很~”。父亲辛苦工作了一辈子,反而不适应清闲的生活,我想只要身体好,他愿意就去吧,只是扔了妈妈一个人在家,不免孤单。明年年中,xinjiang昌吉可能有个工程,希望父亲到时候能去那里工作,老妈可以过去陪他,顺便逛逛xinjiang,尝尝哈密瓜葡萄。

    挂上电话已经是11点多了,赶忙备课。磨磨蹭蹭躺在床上已经是凌晨1点了,其间上游戏里看了看,买了漂亮的衣服,跑去和萨尔、沃金合影。

    写到这里,凌晨4点12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