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5

    向西.鸟鲁木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50287301.html

    前段时间某些神经是那么敏感,一些名词总会被屏蔽,不知现在是否依旧,还是用了这个标题。

    ……………………………………………………………………………………………………………………

    早晨6点第一班车到合作,转车到兰州已将近下午2点。火车站售票处买了傍晚6点半去乌市的车票。寄存了包,在商业区闲逛。喝着酸奶,看打折的衣服,却想不起来吃著名的“兰州拉面”。超市里买了牛奶、饼干和桃子作为火车上的早餐和午餐。买了本《三联生活周刊》,新疆专题。

    列车晚点,到了车站才知道。候车厅里人不多,很多座位都空着,靠着背包看来来往往的旅人,看天色渐渐变暗。想着这几日的种种,遇见的朋友,听到的故事,默默念着再见,再见。想像着黄沙大漠,雪山草原,等待的时间竟也不觉得难熬。其间托旁边的大叔看着大包,跑到车站肯德基打包了汉堡和咖啡。十点半,车终于到站了。

    晚上9点到乌市,天色看起来大概是内地傍晚6点多的样子。一路上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前段时间的暴力事件,带着好奇出了站。站前广场用警戒线隔离出进站、出站的线路,暗青色警服的特警都很高大,穿着很有派头的高帮皮靴,遍布广场的各个角落,警力比想象中的少。

    比北京时间晚了2个时区,晚上9点多城市笼罩在渐浓的日暮中。街上的商铺大多已关门,相比其他大城市,街上的行人更是稀疏了很多,大多行色匆匆,公车人不多,听不到广播的声音,也很少人说话。不过,若不是已经知道,也不会联想到这个城市前段时间的暴乱,只会觉得不过是西部一个安静的城市罢了。

    路过一个街口,可以看到里面灯光红火的夜市。第二天街边看到报纸才知,前一晚,“五一夜市”暴乱之后重新开放营业了。

    麦田青年旅舍在百盛百货的旁边,夜幕刚刚降下,百盛大门已经紧闭了,门口是个大十字路口,有抱着步枪的武警24小时执勤。看起来局势没有去年拉萨紧张,那时几乎每个路口都有武警,晚上常看到车队巡逻。也许维族区那边警戒更严一些吧。

    旅店大堂空空的,沙发看起来很舒服。只看到两个外国人,后来知道他们从荷兰一路骑单车到这里,用了2个月时间。第二天从天山回来时,前台的女孩儿说荷兰人的单车放在楼下丢了,可怜的人在独自看片,到中国时间不够长,不了解国情呀。

    6人间的房间很宽敞,带同样宽敞的独立卫生间,住了两个晚上,就我和半夏姐姐两个人。洗完澡,换了衣服,招呼仅有的几个人去夜市吃饭,无人响应。还是老实点吧,楼下一间连锁“丸子汤店”解决了入疆后的第一顿饭,牛肉丸子、肉片、粉丝汤,搭配千层油塔,合我的胃口。

    晚上洗了衣服,和同屋的半夏聊了几句,躺在床上已是凌晨1点多了。乌鲁木齐是个怎样的城市?看起来内地的大城市没什么区别,但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呢?一扇扇窗后的人们现在在做什么?看电视?还是睡了?夜市上人多吗?在吃着烤肉喝着啤酒吧。一切都一无所知。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一夜醒来,车窗外便是这望不到边的戈壁了。车窗很脏...

    ………………………………………………………………………………………………………………

    车上人很少,除了窗外的戈壁外提醒你是去往新疆外,车上的乘客和其他列车没什么两样。大部分是去疆内打工或是做生意的,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挡不住赚钱的脚步。一个小姑娘17、8岁的样子,14岁出来打工,拿着旁边男孩的胳膊教我一些按摩的手法。对面男孩不时去车厢连接处抽烟,老家在安徽,和爸爸第一次进新疆,理想做个理发师。一个单亲妈妈带回离家出走的儿子,男孩从家里拿了3000块钱,住酒店、泡网吧,花光了,打电话给家里,妈妈才终于找到他。一路上,男孩不停车着东西,母亲脸上看不到责备。

    这个小孩,一个人背个小小的书包。餐车里的大师傅是他亲戚,吃饭的时候端来一大碗饭,只有炒木耳,小孩也不说话低头大口吃着。大师傅说孩子爷爷奶奶托他把孩子送到乌鲁木齐,孩子的父母会在车站接孩子。吃完,大师傅递给他纸巾和水,孩子接了水,自己从书包里掏出一卷纸,擦嘴巴。

    …………………………………………………………………………………………………………

    过了这片风车,离乌市就剩1个小时车程了。

    …………………………………………………………………………………………………………

    麦田的大堂,闪亮的光头是涂队,第二天和他一起去了天山。

    ………………………………………………………………………………………………………………

    住在麦田的第二天晚上,靠在沙发上聊天,老李进来,说刚去理发了,利落的寸头。看着他家姑娘,名叫抹布的小狗说:“抹布,你也该理发咯,走我们去理发”。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回来,找不到开门的宠物店,于是找了剪子和我贡献出来的梳子,下了楼在路灯下给抹布理发。旁边是就百盛百货,早已关门,几乎没有行人, 百盛门口有24小时执勤的武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要写字 2005-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