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4

    塔什库尔干.这就是帕米尔高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52085629.html

    特地去翻了旅行时带在身上的日记本,2009.7.31喀什-塔什库尔干

    很少在出门之前做详细的攻略,老涂说塔县是个值得去的地方。

    窝在沙发上,和麦田聊着喀什的种种。我想她早就厌烦了这样的话题,天天面对着来来往往的游客一遍遍说着过了桥摩天轮朝右走就是喀什老城、塔县有座石头城、香妃墓就是那个样,任何事情说多都不免恶心。还有很多文艺青年背包客,当知道麦田姐旅行了整个西部,停留在喀什开了这家青年旅舍,更是一脸惊叹与羡慕,而麦田却早懒得和别人说这其中的滋味了,一笑略过。

    但我还是拉着麦田问着塔县怎么样、新藏线好不好走,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初次见面该聊些什么。麦田以很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慢慢的、简略的、清晰的回答了我的问题。哦,塔县就是塔什库尔干,路上会经过喀拉库里湖、白沙山、墓士塔格峰,县城边有座石头城,途中可以去爬冰川,来回至少两天时间。新藏线目前很少人从喀什包车走,得自己慢慢坐班车或是搭货车。

    同一天住进麦田的还有两个日本年轻人,他们说日程比较紧但又要去塔县。麦田说最近基本没什么游客,于是我们三个人包了一辆车第二天去看看墓士塔格峰。

    日本小孩儿在西安交通大学学习中文,基本对话没有障碍,说话时总是微笑着,不时点着头,很有礼貌的样子。开始说是日程很紧,在喀什待3天就要回去,后来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走,让我很怀疑他们微笑背后也许不是那么真诚。

    其中一个男孩叫吉田真人,很喜欢各种帽子。一直戴着一个今年很流行的浅灰色巴拿马帽。卡拉库里湖边上休息的时候,买了牧民小贩一顶塔吉克毡帽。塔县县城里闲逛的时候,试来试去试了半个多小时,看上了两顶帽子,砍价又砍了半个小时,留着小胡子的塔吉克族小老板强硬的很,最后花了120块买了两个帽子。后来在喀什和糖闲逛的时候看到相同的帽子,问价30,我笑呀笑呀~

    从库尔勒开始就感冒了。等火车的半天里本打算看场电影,电影院贴着通知,暂停营业。去不能上网的网吧里看了《恋战冲绳》,出来时下起雨,淋着雨跑到肯德基。上火车时喉咙就开始痛了。包里和感冒、消炎有关的药通通塞进嘴里,好像没什么用。无奈的跟麦田说,塔县不想去了,喉咙痛的很难受。房间里想了又想,既然答应了,又联系好了司机,还是去吧,吃点药应该可以坚持。于是两天里,坐在车上清醒的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一直含着金嗓子在昏睡。住在塔县的晚上,抱着热水瓶一杯接一杯喝了一整壶水。电视里播的是《台北故宫-翰墨风雅》,一场感冒,一杯一杯的喝水,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记住了“三希堂”的故事。

    生病的时候人的精神也会很脆弱,不停的咳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心里空空的。计算了剩余的假期,思量着未知的旅途,做了一个心痛的决定,放弃走新藏线去拉萨,暂时在喀什待着。半年里思来想去的计划就这样被我放弃了,下一次再来不知是何时。

    塔县处于帕米尔高原之上,著名的中巴友谊公路穿其而过。出县城两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到红其拉甫口岸,我们国家最西边海拔最高的口岸。每年春节联欢晚会都会看到列队整齐的解放军战士在界碑处向全国人民拜年。过了口岸就是巴基斯坦。来的不是时候,游客不允许上口岸,麦田说运气好的话也可允许去和界碑合个影。没有把握的事情,司机也不愿意多掏几个小时的油费。塔县县城里遇到一些穿着白色长袍一脸络腮胡子胖乎乎的巴基斯坦商人,途中不时有挂着巴基斯坦牌照的集装箱车队经过。

    去塔县的途中有个不起眼的岔路口,一条很破的沙石路通向没有人烟的远方,司机说那条路过去就是阿富汗,和大胡子AK47如此之近呀。这个战乱国家和我们没有贸易口岸,只有两个哨所守卫着边境,人迹罕至。

    ………………………………………………………………………………………………………………………………

    司机张师傅说:“看,白沙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哦,巨型沙子堆。湖边是一小片贫瘠的草原,一群羊低头吃着草,好像明天就会把草吃光一样。湖水是灰色的,水泥一样的眼神。11月的《中国国家地理》主题便是“新疆的高山湖泊”,对照图片,这个湖似乎就是文章中的布伦库勒湖。文中配图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湖边沙山后是终年积雪的公格尔山,海拔7600米,图片中不仅看得到雪山、沙山,湖水也是悠悠的蓝色,湖边是正在饮水吃草的马群,可谓如仙境一般。可我怎么回忆,湖水都是同沙山一样的灰色。

     

    ………………………………………………………………………………………………………………………………

    喀拉库勒湖(卡拉库里湖)

    湖不大,四面均可以看到边际。湖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之所以很出名,是因为湖边连绵的慕士塔格峰,蓝天、碧水、白云、雪山,高原湖泊沉静的美,坐在湖边一句话也不想说。

    没有风的时候雪山倒映在湖中,应是很美的画面。张师傅说早上10点之前可以看到那样的景象。

    今年干旱?反正湖边的草场没什么生机。

    天气不是很好,墓士塔格始终被云包围着。经过卡拉库里湖不久就可以看到路边的慕士塔格峰登山大本营,同屋的糖糖报名参加了一项志愿者活动,去雪山脚下捡垃圾,从大本营走一天就可以到雪山脚下。

    …………………………………………………………………………………………………………………………

    塔县县城大街,很漂亮的杨树。

    街边的绿化带分布着这样的雕塑,极具民族特色,和县城朴素安静的感觉很搭调。让我想起小时候玩耍的咸阳人民公园,里面那些极富革命色彩的人物雕像。

    城外的草原,边上就是石头城。这两天在看《大唐西域记今注》,玄奘详细记述了西去途经的各个地方,似乎就有关于石头城的记载。这个安静的小县城曾有辉煌的历史。

    草原上有一眼泉水,张师傅说有家公司瓶装专卖一瓶20多块。当地开发了原生态旅游,草原上建了毡房接待游客,放牧着小绵羊,很温顺,吉田抱着小羊,帮他拍了20多张和小羊亲吻的照片....

    …………………………………………………………………………………………………………………………

    第二天爬冰川,原本没有路,游客要求近距离看冰川,车来的多了就轧出了一条路。前一夜下了雪,路泥泞不堪,几经努力到了冰川脚下。

    下了车,攀登1个多小时就可到达雪线,在雪上继续走一个多小时才可到达冰川。海拔应该在4000米以上,喉咙继续在痛,每呼吸一口气都会痛,一个人低着头走着。休息时,转过身,云那么低,似乎可以抓一把下来洗脸。眼前云层翻滚,大地苍凉,终于又回到了高原上!

    走到雪线,相机没电了,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

    …………………………………………………………………………………………………………………………

    那些风景始终都那里,它不是旅行的重点,人生无非就是一场经过。不合适的天气,低于预期的景色,一个人的孤独,都不算什么,没有什么好遗憾。不知何时能走上新藏线,这个让我很纠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