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1

    喀什.麦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52685090.html

    如今已是深冬,虽然福州整日迷雾,偶尔艳阳,忽冷忽热,让人不知四季。晚饭时,体育新闻结束时的天气预报,几个让人心动的地名闪过,气温早已是零下。而想起喀什,画面还是定格在刺眼的阳光下,飘飞的窗帘,明亮亮的天空和东湖,踩着人字拖趴在窗户上望着湖那边的摩天轮,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想,就像现在,没吃早饭没吃午饭,胃里什么都没有,却也只是对着显示器发呆,想不起来要吃什么,也不想吃什么。

    喀什住了10天的旅店叫“麦田”。很喜欢这个词,眼前展开大片青青的麦苗,纵横交错的麦田一直延伸到土塬下村子外的梧桐树脚下。春天,我们在麦田里放风筝,一群孩子逆着风向奋力跑着,不时回头看看,风筝窜向天空,我们站在绿色的大地上看着高高的风筝那么得意。初夏,蹬着自行车穿过金色的麦田,坑洼不平的小路边上,蚂蚱蹦来蹦去,路尽头一排高高的白杨树边上三层红砖楼是我们的学校。这些景象早已离我远去,再也没有自己动手制作过风筝了,学校早就搬走了,红砖楼不知还在不在。

    麦田旅舍在喀什东湖小区边上。这是一个有十几栋楼的普通住宅小区,五层的板式楼,看起来是九十年代末的样式。小区有两个门,麦田在南门外。一条小街,路南边是常见的生活区,有楼房也平房,有维族也有汉族,街边多是小吃店和杂货店,路北面一排店面后就是东湖,麦田就在北面一排店面的二楼。楼下是一间超市,还有一家刚开张的海鲜酒楼。

    进了小区南门,东转西转,大概5分钟就到了小区北门,正对着一条大街,比南门热闹很多。门口经常有农用三轮车拉一车的甜瓜,或是西瓜,或是葡萄李子。相比内地,价格便宜很多,瓜甜的惊人。虽然是个特殊时期,“西瓜下毒”的传言满天飞,我们依旧每天西瓜甜瓜当水喝。

    北门外东边,沿着小区围栏,每天早晨傍晚就成了露天菜市场,蔬菜、瓜果、熟食一应俱全。古狼每天都会来这里买菜,有时我也跟着一起来。那些色彩明艳的番茄、胡萝卜、芹菜、茄子摆成一堆一堆的,真好看。新疆的日照超额,蔬菜瓜果呈现出非常成熟诱人的样子。一手挎个篮子塞2根带着绿樱子的胡萝卜、几个饱满的西红柿、一把翠绿的小芹菜,另一手提一袋维族阿姨自制的新鲜酸奶,多幸福呀。

    麦田的大厅很宽敞,东西通透,两面都是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一边是东湖,喀什噶尔老城隔湖相望。刚到的客人询问怎么去老城时,便喊来趴在窗边,“看,那边,东湖大桥,过了桥,那个摩天轮,朝右走,大概5分钟吧,就是老城了。”另一边窗户便是小街了。正对面有家小卖店,古狼常去买可乐。树下有个西瓜摊,懒的去小区北门的时候就在下面抱个西瓜上来。每天下午卖冰水的小推车就会停在路边树下,我和糖糖几乎每天都会去买碗酸奶蜂蜜冰水,有时就在楼下看着玩耍的小孩和聊天的老人,有时抱着碗回来,靠在沙发上,喝完再下去还碗。

    在麦田住了一个多星期,由于“7.5”的原因,客人很少,每天住着不到20个人。房间很宽大,木架床也很舒服,缺点是没有桌椅,房间东西向,无论走廊哪边的房间总要被太阳烤半天。糖糖比我早到一天,我们俩一直住一起,有时就我们两个人,最多时四个人住一间。开始住西边的房间,落地窗外的东湖很美,可每天炙烤一个下午,热的受不了。于是换到东边的房间,上午的太阳还比较柔和。

    每天早晨10点多起床。虽然早上10点晚上8点,当地的上下班时间。太阳6点出就出来了,所以也睡不了多少懒觉。起来之后,先是晃到大厅,倒杯水喝药,咳嗽感冒伴随了半个月。然后倒在大厅的沙发上发呆,或是扒着窗户对着东湖吹风。早饭很随便,楼下小摊卖稀饭包子油饼,超市有牛奶酸奶,对面有家打馕铺子。12点多,古狼就开始念叨,咱中午吃什么呀?几个人吃饭呢?搞清楚后就去买菜了。

    麦田旅舍的老板是个爽朗的西北姑娘,大家都叫她麦田。古狼是麦田的哥哥,算起来年纪不小了,看起来20多的样子,说出来年龄,我们都不相信,验了身份证,都很惊讶。他瘦的跟竹竿似的,黑黑的,刚刚戒烟1个月不到。他说没戒时,每天2包烟。按说戒烟会变胖,可他却还是很瘦很瘦。古狼说,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喜欢往厨房一钻,炒几个菜,心情就好点儿了。这样的男人还真不多。中午一般是打扫卫生的张姐做饭。晚饭基本上都是古狼下厨,水煮鱼、拌三丝、西芹炒肉等都是家常菜,色香味照顾的不错。有一天做的是抓饭,油亮香软,很好吃。仔细讨教了做法,只是回到福州后,很难找到新鲜细嫩的羊肉,那味道只能留在记忆中了。

    白天基本上都是窝在麦田发呆、聊天、吃水果,有时候也一起看片,似乎都是很安静的画面。有时候和糖糖练瑜伽,对着窗外的东湖弯身吐纳气息,似乎时间都是停止。

    傍晚经常会刮起大风,半个城市都罩在黄沙下,甚至打雷,却几乎不下雨,有时会有零星的雨滴,似乎一直在下,地面总不会湿。下午6点以后,会考虑要不要出去溜达一圈。可以走到东巴扎,摆满干果、丝绸、英吉沙小刀、长裙、丝袜、地毯等等的各样小铺,从工艺品到生活用品,看个够。路边小吃摊羊杂、羊头、烤肉、打馕、包子、冰水、西瓜、甜瓜……坐小巴车或是敞篷三轮车,一个人5毛钱,10分钟就到了艾提尕尔。

    晚饭通常在9点左右,人会多一些。有时会和新到的朋友一起逛老城,一路小吃从头到尾。

    回到麦田,通常已经快12点了,洗澡、洗衣服、看片、聊天。一天晚上不愿意睡觉,找了间空客房,坐在床上打电话找猪说话,他说要是有几百万的时候就加盟肯德基,然后每天睡醒了就是数钱,也可以买个山头当农民。我们说感情就是狗屁。夜幕下,东湖大桥和摩天轮散发着华丽的星芒,却是那样的寂寞。大陆的中心,离海岸遥远的地方,我忘记了我是来干什么的。

    …………………………………………………………………………………………………………………………

    晚上10点多的夕阳,东湖,摩天轮。

    …………………………………………………………………………………………………………………………

    麦田大厅的墙。留言里署名的老顽童听老涂说过,他们在喀什遇见,一起玩了好几天,是个有趣的香港大叔。搭货车从叶城到阿里,然后坐班车到了拉萨。到喀什前,听老涂讲了不少他在麦田好玩的事。一天下午在大厅的电脑里,看到了老涂拍的视频,在维族老乡家跳舞吃抓饭,在麦田喝酒做游戏。他7月6日到喀什,之后几天全城戒严,然后大部分游客坐飞机离开。他和老顽童几个人包车经沙漠公路到库车,他到乌市,遇见我,一起去了伊犁。老顽童回喀什然后去了阿里。

    走之前在走廊墙壁上也留了言,占了好大一块地方,一个一个的人名地名,记录了这个夏天走的路。住过那么多旅店第一在墙上留言,却忘记拍照了。

    ………………………………………………………………………………………………………………………………

    我们的房间,我和糖糖都是穿着破球鞋乱跑的人。

    …………………………………………………………………………………………………………………………

    正在做菜的古狼,锅里是水煮鱼,魔芋很入味很好吃。

    晚饭,打电话的就是麦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