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4

    20100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57002942.html

    一些仅有的乐趣笼罩在和谐的光芒中,渐渐的麻木了。

    抑郁症,抗抑郁药物作用于大脑神经,并不是说让人脱离抑郁变的快乐起来,而是使神经麻木,对事情漠不关心,无喜无悲。

    《飞跃疯人院》里的主角最后被做了手术,也许就是动了某些神经,原本色彩浓郁的一个人,眼里失去了光芒,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垂着头,不知是死是活。

    每天吃饭睡觉做同样的事,不觉已年华老去,不就是在等死。

    因为bus中可以很方便的插入巴巴变图片,便一直在用,现在图片却全部成了X

    许久未用的Flicker打开,最后几张图片是邦达的云、河流和两个身影

    站在车站煤场里拍下我们的工厂,还是习惯说“我们的工厂”,其实已离我越来越远

    车站所在的地方叫“肖家村”,车站就叫“肖家村火车站”,很小的时候从这里搭火车到咸阳,几乎没有印象。

    记忆中很少看到客车经过。念初中时,教室的窗外不远就是铁路,有火车经过时就会数一节一节的车厢打发时间,似乎都是30节以上的货车,极少的客车也都不超过10节,统统都是古老的绿皮蒸汽机车。现在似乎绝迹了。

    前些年,铁路线改造成电气化复线,来往的货车很频繁。据说这里被规划成陕北煤炭转运中心,原本大片的农田就成了煤场,从西安回来就路过好几个站满输送机,一座座煤山,不停来往的大货车。

    从车站煤场出来,踩在地磅上,心想能不能称量我这几十KG的体重?经过门口的值班房,窗户打开,套着黄色背心的小伙子冲着我问

    你干啥的?

    没干啥呀

    那你拿个相机在那儿乱照啥呢?

    哦,我自己耍呢。我笑了,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以后不要到煤场里头去了。语气缓和了很多。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片我前几天刚看的,本来以为他们几个会组织起来把几个老巫女整成疯子呢, 不其然自己被人整成了疯子,结局看的我心情很沉重。
    回复blank说:
    blank,能不能看到图片,这几张图片放在Flickr,据说只有电信用户能看到,不知如何。
    2010-01-28 14: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