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1

    水塔烟囱——童年碎碎念——大门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5782736.html

    前天看新闻,国家在今年加快了关闭5w千瓦以下发电机组的速度,一座座灰扑扑矗立了30余年的烟囱水塔在爆破声中倒下,鼻子有点酸酸的感觉,怀念自己的童年,伤感岁月的流逝。

    傍晚给家中打电话,和老爸聊了很久,我们厂一期(电厂当然不是我们家的,只是从小习惯说“我们厂”)也要拆了,并且要重建一个热电厂。父亲明年就要退休了,目前主要负责机组拆除工作中的安全并参与新机组设备的招标,话语中有些许的兴奋,我想他心中应该也有很多难忘的记忆吧,毕竟在那里,他工作了30多年。

    写点字,纪念在工厂中消失的童年和就要消失的烟囱水塔。

    .................................................................................................................................

    我们的电厂很老,70年建厂,2台5W千瓦德国的机组,建在一道塬拐角处,还把塬挖了一个大豁口,隐藏在里面,家属区离厂区也很近,离市区很远,但学校、医院、邮局、粮店、电影院、商店一应俱全,具有明显的那个年代大工厂的特点。

    我就是在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长大,直到初中毕业,去了西安市念高中。总的来说,我觉得的我的童年是幸福,相对单纯、安全、安静的环境里我们一起长大。工厂农村都是我们冒险的乐园,关于小时候的趣事,没良心的路明同学记得很多故事,经常在我们校友录上发感慨,写故事回忆我们都还是碎娃时的种种趣事。

    我也来写几个吧,主要纪念我们曾经试为神秘之地的电厂生产区。

    我们厂是个大大大的大院子,有两道由保卫科把守的大门。第一道门,我们叫“大门”,里面是办公区,有办公楼、医院、俱乐部、澡堂、材料科,最爱的是汗冰场。通常情况下这道门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当然也有某段时期实行管制,我们只能偷偷摸摸顺着墙根溜进去。第二道门,我们叫“二门”(太通俗了吧!),里面就是生产现场了,烟囱、水塔、发电机、煤山都在里面,通常情况下这道门是不许我们碎娃进去的,正是如此我们有无数次实际或计划中未能实现的探险通过了这道门留在我们记忆的深处。

    停车棚

    停车棚在大门的左侧,木木的妈妈以前在那里上过班,车棚门口有个坡,我们经常穿这滑冰鞋在那里滑上滑下。旁边是花园,种满了柳树、玫瑰、月季、石竹、剑麻和地雷花,那张和木木、余珊三人合影的照片就是在那里拍的。花园边石墙的那边就是水塔,是我们进入二门的通道之一,冬天进去砸冰溜子,平时进去在“除水器”里跳来跳去搭房子。

    俱乐部

    大门口的右侧是俱乐部,就是一个大大的礼堂,放电影和举行联欢会的地方。以前放电影的时候很热闹,门口有卖瓜子甘蔗各种零食。记忆比较深刻的电影有《神辫》、《百变神偷》、《东陵大盗》、《自古英雄出少年》等。最夸张的是有一年六一竟然放《黑太阳731》,好多女娃娃都被吓哭了。还有一次和韩芬一起看《新龙门客栈》,看不懂,跑出去吃羊肉串,然后就很满足的回家了。每年六一都会在俱乐部办联欢会,学校里每个班都要演节目,木木一般都是主角,我只上过一次台还是演个敲锣的老太太。大学时,在厂里工作的同学组了个乐队,那时俱乐部基本上已经每什么作用了,他们就整天在里面排练,寒假里去看过一次他们的排练,没有暖气,他们在台上一边跺脚一边唱着《真的爱你》。

    俱乐部门口有一排茂密的夹竹桃,不让碎娃进大门的时期,我们就顺着墙根溜到夹竹桃下,然后跑上高高的台阶,再溜到侧面,顺着一个大铁门爬下去,就到了俱乐部的后面。俱乐部的北侧是灯光篮球场和旱冰场,南侧堆满了大水泥管。这是我们活动的重要据点。篮球场看台下面是空的,被我们称为黑洞,喜欢点着蜡烛爬进去,吃零食,自认为我们的秘密花园。小学二年级时,几个伙伴商量着要去咸阳,怕家长不同意,就谁都没说,偷偷拿了压岁钱在厂里的车场集合,结果卖票的阿姨说我们太小了,不让去,于是拿着钱买了一大堆零食,几个碎娃钻到洞洞里,点着蜡烛吃揉碎了的方便面、廉价的巧克力和泡泡糖。一天花了10块钱买零食请同学吃,应该是89年,10块钱对于小学二年纪的我们算很多了。晚上被家长发现,拖鞋拖下来打屁股,这是我妈仅有打过我的两次之一。旱冰场旁边是个二层的活动房屋,我们从二楼顺着柱子溜下来,自我感觉很好玩,像是特工一样。旱冰场除了刚修好热闹过一阵子,后来大家就失去了兴趣,因为我们发现可以滑旱冰的地方实在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大马路、自行车棚、食堂大厅都比这里好玩,因为有很多的障碍物。俱乐部南侧的水泥管区是我们的烧烤胜地,因为那里很隐蔽很少有大人出现。

    喷水池

    一进大门口就可以看到一个喷水池,北方少雨,没有南方那么多水塘,这个人造的水池是我们玩水的好地方。但是一不小心就会把鞋子、袜子掉下去。木木的爸爸会游泳,潜了水下去不仅捞上来了鞋子还捞上来小手枪,很漂亮的铜手枪打炸药片的,给了张胖子。我鞋子掉下去时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木木爸爸不在,只能单脚跳回家,一路担心怎么被家里人训斥,但后来好像又没什么事儿。

    办公楼

    厂里的大领导在里面办公,前面有个花园,还有报刊栏,初中生物课要解剖观察的蜗牛、鼻涕虫都是在那里捉到的。办公楼顶楼是通讯科,余珊的爸爸在那里工作,她爸是个老玩童,我们经常跑到楼顶去玩,楼顶有个漏水的水龙头,周围长了很多青草,我们会拔了青草过家家做饭玩。通讯科里面有个很大的空房间,水磨石地板,夏天我们在里面打扑克或者玩“香粉臭粉老鼠洞”,扔满地的凉鞋,乱踢。楼后面有个高高的输电铁塔,挂着“高压危险”的牌子,我们偏偏喜欢在那里爬来爬去。旁边是冷库,后面的树上常年有两只喜鹊。冬天冷库边的空地上堆满了食堂储存的大白菜,一堆堆用草垫子盖着,我们在白菜堆里钻来钻去,用草垫盖房子,过家家、捉迷藏。

    澡堂

    以前各家都没有热水器,要洗澡都得去公共澡堂。碎娃们放学早,提个小篮篮装了洗发水毛巾几个人一伙儿就去洗澡了,通常是在里面打水仗,每个人好像都被被父母带着去过男澡堂也去过女澡堂的经历。去洗澡的路上一伙人走在一起总有很多趣事。木木梳着长辫子,我顶着男孩儿头,洗澡花的时间自然不一样,特别是在赶着回家看动画片的时候,我随便冲两下就完事儿了,木木顶着一头泡沫也一起跑了,在她家我高兴地看着动画片,她被妈妈按着冲头发。顶峰事件就是“摘桃花”了,摘了农民的桃花,被农民追着跑,抓住要我们赔钱,排着队被拉着回家要钱,我在途中溜走,扔了证据当没事儿人一样回家。其他人的家长还真的被敲诈了。

    材料科

    澡堂后面是材料科,电厂生产检修工程中用的各种材料都在那里。大大小小的阀门、钢板一堆堆的。这里是不让碎娃进去的。我们偏偏喜欢它后面的大院子,堆满钢板,在上跳来跳去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还有一个破吉普车,虽然只剩外壳,一动不能动,可转动的方向盘让我们满足了开汽车的宏伟理想。我们不敢从正门口的大路走,顺着枪根进门朝左边狂跑,两边是高大的仓库,遮住了阳光阴森森的,我们不敢停,一直冲到后院阳光下的刚板堆里才算胜利。

    不想写了,二门里面的故事以后再写了。

    ..................................................................................................................................

    06年寒假回家和木木跑到一期以及塬上瞎逛,怀旧了一把。

    近处这个水塔(确切点说好像叫冷却塔)以及周围破旧的房子是一期,远处四个水塔是90年代建成的二期4台30w千万的机组。那个高高的铁塔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白菜堆通常都是在它下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好像忘了~~~~~

    “一点飞上天,黄河两边弯;八字大张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长,东一长,中间加个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搭挂麻糖;推了车车走咸阳”
  • 我也补充一些吧:难忘的一堂课

    一直很羡慕余珊有个“学识渊博”的老爸,又肯和我们毛头小孩“混”在一起,所以我一直特别喜欢余珊他爸。记得那时他爸班上的旁边屋子是一个大教室,一有时间总是教我们点什么。有一堂课知道现在还记忆犹新(不知王小猪还有没有印象),课上就交了我们一个字“biang"(电脑字库上是永远也不可能收录的,所以也打不出来),是陕西一种面食,笔画有四十几画吧,那时学得我们几个人都蒙了,不过还是觉得中国字原来如此博大精深,不过惭愧的是我到现在还是没学会怎么写,晶娃,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