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9

    2010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bai-liu-logs/62784816.html

    早上送快递的是头发花白的大叔,签完名字同时说了谢谢,北方口音。拆开包裹,在网上买的画布座团。9点多起床到现在,没喝水没洗脸没刷牙,对着镜子抓着头发。昨天兴起剪了个齐刘海,S同学说是钢盔头,拨拉拨拉弄整齐,再扎起来,似乎好看些了。镜子前走近走远,对着自己笑一笑,虽然这两天没有一件开心的事。

    早上起来瞅了眼新闻标题,巴萨对国米1:0,差一个球没能进决赛。昨天晚上在想要不要看直播,想到这几天的种种就躺下睡觉了,早上醒来迷迷糊糊,想像了万一巴萨进不了决赛就进不了呗,后面不看欧冠就是了,等到6月份看世界杯。

    昨天早晨上班路上,一个小东西在路中间跳来跳去,看清楚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咪,黄花毛,来回的车辆间左跳右跳不会过马路。赶紧趁红灯走过去,小猫看见我有些害怕,朝路那边跑过去,我以为它就一直跑到了路边,准备走回来赶班车。再扭头,好惊心,小猫在另一车道的路中间,向东方向的双车道中间,惊恐万分的样子,这时候已经绿灯了,车流间小猫来回跳着躲避车辆。它太小了,车越来越多,悲惨的一幕瞬间发生了,转过身心如刀绞,快步走向路边骑在电动上等我的S同学。一天过去了,这一幕不断抽痛着。只能想着小猫转世会出生在美好的猫岛,自由自在的生活。

    晚上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奶奶前天去世了。听起来老爸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跟我说着奶奶走的前前后后,老家办丧事的种种习俗。我们老家不喊奶奶,喊“婆”。爷爷死的早,婆35岁肚里怀着我三叔的时候爷爷就撒手走了。之后独自带着4个孩子的日子自然很艰辛。我出生的那一年,姑姑骑自行车带着小儿子去看病出了车祸,大人小孩都没了,奶奶白发送黑发人。后面这几十年的日子慢慢好了,老爸和三叔都在城里工作,二叔是村里的医生,经济上好了很多。奶奶习惯住在农村二叔那里,冬天住三叔家或者我家。老爸细细说着奶奶走之前的这一个月,生命慢慢熄灭,直到最后一刻,他说看不出痛苦,表情很安详。

    老家农村办丧事很隆重,少则五、六天多的要十多天。几时入殓、几时箍墓等等都有规矩,有专门执事的人和阴阳先生。夜夜都要有亲戚守灵,老爸说亲戚加上外姓的人每天晚上有3桌人打麻将守灵,要准备一餐饭和香烟瓜子等。王家是村里的大姓,做砖瓦活的多,箍墓就自家人来做,我们买材料就行了。开工的时辰由阴阳先生定,每天人数10来个到几十个不等,轮流做,更多的人在抽烟聊天,我们当然要管饭管烟,算下来比请人来做花的钱还要多,但是这样显得热闹。还有很多很多我没听过的规矩习俗。我没法回去。

    昨天晚上阿成说他一个在郎木寺开旅舍的朋友出车祸死了,我想起成都,想起植物园,想起阿成讲的他们那一伙人,原本还说要一起吃晚饭。

    这个年纪了,经历了更多的生命无常,要微笑着面对生活。这里记下这些伤痛,然后就尽量不去回忆,只想往后有哪些美好等着我。

     

    分享到:

    评论

  • 来踩踩你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