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3

    周记2,沉迷

    这一周算是沉迷游戏了,wlk,好友栏也总是一片红

    昨夜,算是今日凌晨吧,做了个很长的梦。去一个岛上玩,似乎是大溪地,一直梦想的地方,但也好像不是,有些冷的样子。岛上酒店里遇见了妖怪和李东东,似乎原本就是约好的。住在酒店顶楼的最角落,窗外就是梦一般美的大海,夕阳时,夜色将要将临,太阳在天际放射着金色的光芒,海面如镜,沉醉了。天马上就黑了,漆黑漆黑像是伏地魔要将临,很害怕。深夜里,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巨大的龙卷风横行回旋,趴在地上,有点害怕,更多是激动。房子倒了,我跑了出来。第二天,有人说岛上另外一处有非常美的沙滩,拿出地图指给我,一个司机说愿意带我去,一公里5毛钱,沙滩对面有个小岛,叫悟空岛。上路了,山路两边是高高的云杉,笼罩在雾中,像是在接近北极,我在担心,雾不散去,沙滩上怎么看到对面的悟空岛?梦醒来时,阳光刺痛双眼,热带风暴过后又是一天接一天的热。

    S同学喜欢吃猪蹄,但不喜欢煲汤,只喜欢弹牙的口感,卤好的猪蹄要放凉了才吃。总是吃卤的也烦,白水加块姜煮熟捞出,放入冰水(凉水加冰块),感觉这样口感更好些吧。蘸料是自己随便调的,盐、糖、鸡精、生抽、蒜蓉、葱花、香菜、麻油、花椒油、辣椒油、老干妈、猪蹄汤。有时候也用剁椒加醋及其他,是酸辣味的。

  • 2010-09-06

    周记1,牛肉面

    继续写周记吧

    回到福州在深夜,一点闷,不怎么热,之后被台风唬了几天,现在非常热,恍惚时似乎还在七月,可暑假已经结束了。在家那几天夜里睡觉已经要盖薄棉被了。前几日下班,台风天灰白色的云遮盖整个城市的上空,田里的甘蔗已有半人多高,短信问候享受京城生活的张猪头,答曰:秋高气爽,一下不知如何继续回复,对远方秋天念之却不可得。

    蝈蝈终是走了,临行前一天通了电话,问要不要去送她,她说:不要啦,烦死那种场面了。我也烦,怎么说丫是奔幸福生活去的,去了搞的跟奔丧似的就不好了。于是我在家开着空调,拼命玩游戏,不想别的。认识六年,“二王”传奇无数,也只有你一起干一些她们那群女人不耻的事,比如骑车去永泰,也曾设想一起开家店,但也只有你跟我说别玩了好好把职称评了。讨厌你,不早点走。

    才回来一个星期就又想吃面了,烧了牛肉面。

    牛排和牛腩加党参、当归、陈皮煲汤,略调味,取出肉与胡萝卜一起红烧,煮好面条浇上牛肉汤,牛肉快、榨菜颗颗、香菜,美的很!

    有时候想开家面馆,红烧牛肉面、臊子面、油泼面、红油凉面、香菇炖鸡面、素绍面,饮料就来我们那里的酸梅汤、醪糟,再来肉夹馍、饼夹菜……

  • 2009-10-29

    2009-10-29

    开学两个月了,过了这个周末就是11月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每星期都有周记,现在似乎又进入了自闭状态,不想说话。

    每周一、三、五去学校上课,换了门课,内容比原来有趣些,这班学生也都比较熟悉,课后空闲的时候会聊聊天,随便扯几句,或是谈些感兴趣的事情,很容易被感染,快乐的瞬间。

    续办了健身卡,差不多一周去三次。赶不上瑜伽课的时间,于是几乎都是游泳。有时人多,有时人少。很喜欢人少的时候,自如的在游泳池里来来回回,游动时水流与皮肤摩擦的感觉很奇妙,还有漂在水里微微的失重感,据说未出生的胎儿泡在母亲子宫羊水里也许就是这个感觉。很平静,不用想什么事情,只是反复计数自己往返了多少个来回,一般游半个多小时,10多个来回,将近1000米。专心的做一件事情,很放松的感觉。

    偶尔也会玩会儿游戏,每周三、四次的样子。和无悔他们打打节日boss,可除了戒指什么都没看到,已经放弃了。有时正好遇见公会活动,郁闷的是每次都是打JD,不灭个几次是过不了的。唯一的乐趣是收集漂亮的衣服,也因此认识了个有趣的朋友。S同学依然经常玩着,爱好各不相同,也无需强求,自然不去干涉。

    又网购了些书。村上的两本,《遇到百分百女孩》和《舞!舞!舞!》,以后估计是不会再买了,没什么兴趣了。

    《悠悠大河》,三联出品,作者是平山郁夫,日本人,画家。书中讲的是关于艺术的追求以及他的旅行生涯。书的开篇,平山先生少年时关于广岛原子弹爆炸的经历,是我第一次看到关于这段历史亲历者的描述。后来成为一名画家,作品主要是佛画和风俗画,并且一次次走在丝绸之路上,西安、敦煌、楼兰、高昌故城、喀什、喀布尔、大马士革等等,以及西藏、印度这些信仰佛教的地方,一个个让人充满想象血流加速的地方。还有玄奘的故事,平山先生对于中国文化和历史的了解让人钦佩。关于旅行他说:“对于我来说风景也是历史。看到的风景再美,如果那里没有历史,就唤不起感动。”,关于人生他说:“一帆风顺的时候,实际是在耗散过去的能量,很容易过度放电。”,书不薄,300多页,值得多看几次。

    《西藏一年》,大约是去年的这个时候,石头推荐看了同名的纪录片,共五集,很喜欢。上个月逛书店时惊喜的看到这本书,封面的图片很让人震撼,云层汹涌,似乎伸手可触,天地间磕长头的身影那样坚定。纪录片讲述了西藏山南地区江孜县几个普通人一年的生活,画面又写实又很美,闪着金光的青稞田,白血覆盖的江孜城,让热爱着高原的人血液澎湃。更动人的是里面的故事,白居寺的喇嘛、县城里蹬三轮车的小伙子、村子里的乡村法师……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真实的西藏。导演书云的这本书里记录了一年间的拍摄过程,文字间你可以感到她对西藏的热爱,一个晚上就读完了,下次去西藏的时候一定要去江孜。

    卓越上有《西藏人文地理》06年、07年的过刊,原价20元,卖6元,能买的都买了回来,大概10多本。很喜欢,大藏区的地理、文化、宗教、艺术、生活的内容都涉及到了,知识性、趣味性也均有兼顾,图片和文章的质量也算上乘,可以给四星。现刊就不买了,太贵了,以后再说。

    《刀锋》是读到毛姆的第二本书,同《月亮和六便士》一样精彩,可能由于是早期译本,有些地方的翻译现在读来不免有些好笑,“艾略特年纪大了腰子不好”,想来应该是肾不好吧。“‘我’有段时间经常傍晚去伊莎贝尔家拉呱”,‘拉呱’是南方方言里的说法吧,是闲聊的意思。

    偶尔也会看看《常见树木—北方》和《常见野外昆虫识别手册》,都是关于自然常识的书。

    生活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吧,只是各人的方式不同,最近几乎就是宅女了,除了上班、游泳,去超市买些必需品,几乎不出门,也很少说话。希望自己不要变胖,希望变白一点。往后,还要尽量找朋友多说些话的好。

  • 2009-04-07

    09周记(7)

    超市里卖桑葚,有点硬,好似没有熟一样,吃起来也不是很甜。记得小时候……(改天写)

    换发型了,瓜的很,暂时不想见人。。。

  • 2009-04-03

    09周记(5.6)

    清明了,下雨

    工业路上的紫荆花开的正好,班车路过,满眼繁花。

    某周六,单位活动,北斗洋滑草,颇无聊,桃花开的正艳。

    某周三,和范一起骑车去单位,一边啃甘蔗,一边骑单车。回来的路上买了久未吃的山东大煎饼,很开心。

    某周三,开会,一人发了一张表格,“全国历史文化名街选票”,要求勾选“福州三坊七巷”,一人一个信封,写好信封,统一寄出去。估计是上级单位下达的任务吧。若无其事的在“西藏拉萨八廓街”后打了勾,塞进信封。

    某下午,约了Kraf 在西湖后的美术馆见面,看了摄影展,交换了两本书。余华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回头两个晚上看完,心里有点堵。

    ————————————————————————————————————

    闽江的清清江水,悠悠渔船。一直有个愿望,想要坐这样的船,漂在江面上,顺水而下,挑灯夜行船,把酒到天明。

    这个季节野花处处盛开,只是难得好天气。

    福州的金山寺,江中小小一座岛,一座寺,据说寺里苦读的书生里出过好几个状元。

  • 2009-03-03

    周记09(2)

    天气沉闷,不死不活的下着雨,整个星期看不到太阳。只能天天睡觉,可以做梦的时候在高原上晒晒太阳。或者,坐在卫生间里开着浴霸看书。一忍再忍,不能不忍,真想找个地方把自己扔到旷野里暴晒一阵,哪怕再黑成去年夏天那个样子也没关系,心里是明亮的。

    周三开会,本是下午,无奈早晨就被主任喊去。本和范约好,中午骑车去单位,于是只能改成早晨。预计路上需1个小时,定早晨7点半出发。高峰桥-福大北门-洪山桥-洪塘大桥-榕桥村。范是辆小轮车,只见脚底猛蹬,就不见车前进,中途上坡2个,腿都快抽筋了。下午,学院开大会,早早溜出来,慢慢朝回骑,换着骑小轮车,好了许多。阴天,没有艳丽的晚霞,风是更冷了,降温了,可恶的南方的春天。

    周四晚上,snake突发神经,叫着要去鼓山。喊了林立和他媳妇,4个人上山。蒙蒙小雨,人很少,越向上走,雾气越大,几乎看不到10米之外。闲聊之间得知,小林同学每周都要登次鼓山,同好啊,曾经我、blank等等人也有过这么一项健康运动计划并实施了一段时间呢,现在真是懒了。其间小林同学接了个电话,哇西哇西的,和小鬼子聊天。这才知道他的日语呱呱叫的,据小林媳妇说,小林和这个日本知己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虽然是个男性鬼子....不论怎样,有语言天赋的人俺总是一副膜拜的眼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洪塘大桥下的闽江,上班路上要过两条江,闽江到了福州将要入海,纵横好几道支流。通常把靠近市区的那一条叫闽江,外围这条叫乌龙江。江水尚算清澈,天晴时或是雨后,江右可见群山连绵,泼墨山水一般。近日总是雾气弥漫,什么也看不清楚。

    下午回来,范一路上都在思量着哪儿有凉皮吃,路过山姆超市,心中一喜,两个人冲过去。找来找去,原本卖凉皮的地方只放着些豆制品,服务员说两个月前就停卖了。很泄气,很冲动,看什么都想买,不买点什么好像对不起自己似得。回头一想,骑着自行车,放不了多少东西,拿在手上的曲奇饼又放回去,范小愤愤的说:“过几天开车来买个够”。最后两人买了豆浆、煎饼,坐在那里边吃边看往来的男男女女,不用说话,不用思考,惬意啊~~

    放假回家,每天不吃凉皮仿佛就对不起自己。这是咸阳一家很有名的凉皮,好像叫“十三香”吧,我喜欢吃宽的。冬天里,一边缩着脖子呼着白汽,一边吃着凉皮,那叫一个爽啊!

  • 2009-02-24

    周记09(1)

    第一周很快就过去了,这学期每周12节课,二、四、五早晨,周三下午开会,只有周一最自在。说起来自己真的很懒,身边同为教师的朋友基本上都在别的学校代课做兼职,好好反省下,工作上要努力了。

    现在很安分,上班、做饭、游泳,其他空闲的时间也都没有出去乱跑,发呆、看书、睡觉、上豆瓣……

    又去惠家里混饭吃了,惠煮的菜真好吃!我想把烤箱搬过来了。

    种下几粒波斯菊花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芽,不知道是否能开出彩色的花朵。

    今早在班车上还和范说,简直不敢看“去哪儿”,机票真便宜,心里那个激动啊,可是又不能乱跑,唉~~~

    梦里是清清河水,河畔满是桃花,山上遍开杜鹃。

    每天窗外都是一样的楼房,蓝天偶尔才能看到。

    忍住,忍住,安心工作,等放假。

  • 2008-12-29

    回家,结束!

    整个星期都是阴天,除了周三上班的那一天,校车上发呆,错过了美丽的晚霞。

    08年即将结束,想总结一下,却不知从何说起。一些记忆模糊了,一些记忆始终清晰。上半年似乎一直很闷,快爆炸的那种,结果就是暑假的出走。积攒了半年的情绪喷薄而出,就像火山一样,夹杂着烟尘喷发着,快乐的。下半年转眼而过,心里有了目标有了计划,日子就过的很快。一年又一年,不要总结,该留下的,怎么也忘不掉。就让那些记忆放在那里,好比书架上的书,看过的都摆放在那里,喜欢的,可能哪天躺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就又会拿起来,再翻一翻,想一想,感动过的故事依然还会让人泪流满面。不喜欢的,可能再也不会去动它,落了灰尘,结了蛛网,或是送人。记忆啊,留在那里,不会担心丢掉。

    过几天就回家了,希望有个美好的寒假。希望明年能开心些,还没有什么计划,回头再说吧。

  • 2008-12-21

    周记(16)

    真的,如最初的设想一样,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周又一周,一下就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下一周过后,再过半周,这个学期就结束了。似乎很快,眨了两眼,刚回福州,眨了第一眼,过了一个月,到国庆,适应了工作和这里的生活。眨第二眼,庐山,很开心的玩着。然后傻乐到现在。时间的变换似乎又很慢,几乎不能忍受了。

    这段时间,兴奋、烦躁。要回家了,总是兴奋的,父母亲人朋友,甚至寒冷的空气都让人无比想念。烦躁啊,还有很多事要做,剩下的这1.5个星期,可能将是这几个月来最忙碌的一段时间。

    最近花了很多钱,有点心痛了。

    新相机入手了,很满意,兴奋中,总带在身上。小小圣诞树上的雪花,喜欢这个色调,温暖的。

    今天还有件特神奇的事,这里要记录下。天虹百货,遇见一个失去联系4年多的朋友,小严,一直以为她失踪了。不知道她看到的我是什么表情,自己觉得应该很夸张吧,但她好像没什么反应,匆匆的留了电话。下楼,小佘坐在电动车上吃着甜筒等我,我大喊着跑过去,“你知道我遇见谁了吗?!小严啊~~~好神奇啊!!”“有没有让她还你钱?!”是的,大概四年前吧,小严说要团购买帐篷,我说要一个,她说团了挺多的,要先垫付一些钱,等帐篷拿回来收了其他人的钱再还我,于是就借给了她,后来她就不见了。其实不相信她会骗我,住在一起1年多,还算熟悉,虽然有时候有点不靠谱,也不至于几百块就消失吧,应该是有什么事。但从那以后这人就不见了,直到今天偶遇,她说前几年在昆明,刚回来。以后有空再联系吧。

  • 2008-12-16

    周记(15)

    烦躁,写了好多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