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4

    天终于凉了,不用开空调了,昨晚睡时在凉席上铺了毯子,等过几天天晴了就该把凉席擦一擦收起来了,蚊帐也要洗一洗,夏天过去了。家里没有电视,这次降温也不知是什么造成的。不管怎么说,也将近10月了,秋天该到了。

    相机里还留有去年9月蝈蝈走之前在学院拍的照片,一年后的9月眼看着就结束了。一年,一晃就过去了,想想去年秋天的事情已经遥远而模糊了,周围的一切包括自己有不少变化。

    8月茶卡,天地初开的静谧

    9月,暑假在家里,准备要回福州了,收拾行李,王雨桐拿着小章鱼跑过来,“姨,这个送给你。”

    11月,森林公园,某女在水潭边摆了很多装xx的pose就不发出来了。

    11月,11楼最后的夕阳,还是很想念可以看着夕阳做晚饭的时光。

    12月,三坊七巷

    1月,过洪山桥,去江对面的超市买菜,去年冬天几乎都是这样阴沉沉的天。

    2月,迫不及待的一盘炒笋片,春天就要来了

    3月,春天很快就走了,离开了渭河边上的童年,再也没有见过花开如云的春天。

    4月,炒花蛤、拌空心菜,夏天就要到了

    5月,空白

    6月,空白

    7月,亲亲我的宝贝,人生一个新的开端

    8月,春风再美也比上你的笑,可你还是更爱睡觉,没关系,陪着你长大,让你开心的笑。

    9月,姥姥抱你最多

  • 2010-08-05

    再见

    大半个月之前,将要放假之时,一个傍晚,接到蝈蝈的电话。她说:有件事情我想亲自跟你说,我可能要走了。我问:你的意思是,就不回来了?

    蝈蝈要回到北方工作了,终于如愿以偿。走在夜幕下喧闹的街头,抱着两大袋考卷,我想哭。

    这是她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波折与打击。去年夏天有个青岛的工作机会,一切都很顺利,最后只因为一个条件不符,失去了那个工作,她在的士里绝望的哭了。她说三十出头了,我当时感觉以后再也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虽没有经历过,但以我们这个年纪在公共场合不顾一切的哭起来,这样的悲伤我可以想像。现在终于可以笑了。

    发了条短信给一个朋友,“感情最好的同事要离开福州了,心里难过又高兴,就像你走的那一年”。突然间的说再见,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情绪。接通了木木的电话,她回家了,说早上还看到我妈领着桐桐,我问着家乡的种种。5分钟后,我说一个同事要走了,心里挺难受的,给你打电话。我走在刚入夜的白马河公园,很多饭后散步的人,穿着汗衫踢啦着拖鞋,摇着扇子,三两从身边走过,也有些小孩叫着跑来跑去。忘记后面和木木说了些什么,刚刚挤在一起悲伤渐渐散开了。是的,朋友就算分开,也可以像我和木木这样,需要的时候无论悲喜一同面对。

    眼看着奔三的年纪了,聚散离别也经历不少了,最初可能不懂什么是再见,而后长大了知道了,很多时候说了再见就是再也见不到了。笑着挥手,转过脸后流泪。也许再以后当眼前的柴米油盐越来越纷乱,分别的时候可能来不及伤悲,也不再有眼泪。

    小学五年级时,玩伴里的s转学,这是第一次有朋友要离开。我们的父母都在同一个工厂工作,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学,放学了上塬(就是陈忠实小说里那样的塬,小山一样,我们不叫爬山,都是说上塬)、爬墙、偷玉米等等。除了s转学之外,其他的同学至少一起上到初中毕业。纵然已经二十年过去了,那些童年的画面一直留在记忆深处,时光流逝,永恒美好。s转学之前差不多是我们的老大,学习好,也会玩,去哪里玩,怎么玩,很多时候都是听她的。五年级她转学去西安,隐约记得,s的爸爸给我们全班同学拍了合影,在老工厂大门口的喷泉前面,好像是夏天,背景喷泉周围是繁盛的夹竹桃和高高的冷却塔。除此之外那一次分离没有留下任何记忆。之后我们渐渐长大,老工厂已经拆除了,重新建了一座现代化的电厂,据说很漂亮,只是与我已毫无关系。那一群伙伴偶尔也会聚在一起,s也见过几次,感觉性格什么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小学毕业时我们没有毕业照,于是那次拍照成了我们小学唯一的合影,只是我们都没有照片,不知道s是否保留着。

    初中毕业,第一次正式面对离别。一起长大玩了十多年的伙伴已亲如兄弟姐妹,看着我们成长视如父兄的老师,都要离去了,从童年到少年最美好的一段结束了。六月里,很配合的下着下雨,站在教学楼走廊上,看着熟悉的一切,第一次感受到书里写的离愁别绪,不停回放着从前的画面,心里空空的像是一个很深很深的洞。我们四散去了不同的地方,有人上高中,有人去了中专,也有人上了高中后又回厂里接了父母的班。大学某年的暑假,我们在秦岭山里玩了两天,爬山、打牌、聊天、斗嘴,十多个人不分男女住在一个房间里,几乎玩闹了一整夜。之后过年过节偶有小聚,多是吃饭唱歌,一帮人手挽手长长的一排走在街上,拥有这样的回忆真幸福。十多年了,一些人留在厂里,一些人漂泊在外,很难再聚在一起了,大都成了家,联系越来越少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偶然翻开毕业纪念册,看着朋友的话,想像当年的自己,已和现在大不同了。

    高中那三年是灰色的,学习的压力让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结束时,还未高考,哪有心思话别离,且那三年同学各顾自己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情意了。只有一个人,晓宇,三年的同桌,差不多唯一的朋友,一盘磁带,周华健的《光阴似箭》送给她留作纪念,那是当时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为了不忘。一直保持着联系,不久前作了妈妈,祝幸福。

    大学是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一起学习一起生活的同学感情很深。南方的七月,骄阳如火,校园里回荡着“那一天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吃了一场又一场散伙饭,几个人扛着晾衣杆摇晃着到子兴楼后面,最后一次偷了学校的芒果,我们的四年散场了。去了两次火车站,送走妖怪和范猪。妖怪和李冯车窗后的笑脸现在还记得,范猪提了一大袋我们偷摘学校的芒果。最后就剩我和猪小咪(我们养的小猫),原本住了六个人拥挤的宿舍空荡荡的,窗外知了拼了命的叫,坐在光光的床板上,也不知是汗还是泪脸上脖颈上都是水。

    工作了,起初还挺开心,留在福州的同学朋友不少,有空的时候一起爬山吃饭喝酒。后来一个个走了,日子也越来越单调了。猪头张走的时候请我们吃饭,想到不能一起爬鼓山了,有些难过。送萝卜走的时候,在火车站姑娘趁我不备波了一个,感动死了,心里说以后要还她一个,一直没有实现。

    今年冬天那个喊我“亲爱的”的人消失了,无声无息的,你怎么这么狠心呢,以后谁和我一起爬鼓山谈理想。我也觉得你应该回去和家人在一起,可是怎么音信全无了呢?你知道我说的是你啊,看见之后速联系,无论什么方式。

    蝈蝈你走吧,一路顺风,好好找个人嫁了,赚大钱请我们吃大餐。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人走了,福州没几个可以肆意的朋友的了。

  • 2010-07-26

    我思念的地方

    中午出门,立即被闷热的空气包围,忽然想到3000多米高空之上的那个城市,轻声对自己说:我要去拉萨。s同学看到我莫名其妙的一脸兴奋,眼睛瞪得老大,贴到他耳边轻轻地:拉萨。为何每次提到这个地名,舌尖抵住上齿根,而后气流冲破上下门牙射出,紧接着嘴角都会扬起,仿佛看到了雪山,我思念的地方。

    这几天在南京,不是旅行,一些家里的事情。其实自从去过高原以后,似乎再也不会选择东部城市作为旅行目的地了。整天闷在房间里不是我的风格,抽空去了植物园、南京博物馆,中山陵大门走进去,售票处没看到就做公交车跑了,总统府大门经常路过,夫子庙门口看了一眼,吃了碗鸭血粉丝汤就回去了。

    南京行道树都是高大的悬铃木,4层楼那么高,甚至更高吧,阳光遮的严严实实,像隧道一样。初见时很喜欢,家乡也多是这样的行道树。偶遇一条街两边都是银杏树,挂着青色的果实,有时也可见到枫杨,一串串花随风摇晃。几天下来处处遮天蔽日的悬铃木,心情也有些压抑了。

    总是会想起拉萨,特别是在这个被称为火炉的城市。

    昨晚去了先锋书店,很棒的一个书店,防空洞改建的,很大,很安静。整个室内设计很简洁又很人性化,阅读区,桌子很大,椅子很舒服又足够多。放映区,沙发很舒适,大屏幕上放映着电影,没有声音,不影响阅读。书按内容排放整齐,一个个书名掠过,现在一个都想不起来,也许因为原本就没想买书。也有一部分是按照出版社分类,三联、中华书局等等。很喜欢这样的分类,偏爱三联的书。同时还出售一些有趣的东西,手雕木板画,从蜡笔小新到切格瓦拉,卖的最好的似乎是张国荣,只剩最后一个。还有很多好看的本子,本想挑一个,14*8的铁环本要30块,太贵了,放弃。毫无目的的翻翻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自已要看什么。旅游书架前站住,没有LP,不知LP最近出的中国专辑如何。西藏的书不少,文字看不进去,每本书差不多,旅行不需要导游,自然也不需要攻略书,图片了两眼也不想看了,想去又去不成不如不要看了。心里说,看一篇文章吧,不然这么好的一个书店白进来了。三毛的书前站住了,最新的两个版本全集,随便拿起一本,随便翻到一个标题《平沙漠漠夜带刀》,初到非洲时故事,虽是很吸引人的经历,文字中还是能感觉到一个人的孤单。

    南京博物馆还算不错吧,比福建省博物馆好多了,不过比起陕博,还是差很远,展品的丰富性、精美程度、展品的展示布置上都差很多。纪念品区,明信片很多,一个个看过去,竟有70、80年代出版的南京风光明信片,均价5元一套10多张吧,算很便宜了,只是纸质太软,印刷质量也比较差。发现一辑故宫藏品系列明信片,其中之一是藏传佛教造像,惊喜,印刷纸质都不错,一套15张售价15元,遂挑了两套卖相最好的,一套寄给朋友,一套自己收藏。

    我知道了,我一直在想念着西藏,想念着拉萨。尽管喀什的甜瓜似蜜、囊坑肉让人流口水,尽管南京有鸭血粉丝汤、汤包、便宜好吃的西瓜,我不停想念的只有拉萨。

     

  • 2010-07-20

    这虚度的一天

    暑假开始了,培训上周四结束,这下彻底的放假了。不能回家,不能远行,只能待在这里,每天都是37摄氏度,每天都待在房间里。夜里也会惶恐,告诉自己要学习、要写论文、要备课、要念英语,早上醒来却还是一样,又虚度了一天。

    7点半醒来,关了空调,然后又睡去。

    10点醒来,空气在慢慢加热中,站在镜子前,使劲挠挠头、揉揉眼睛,绑好头发。

    烧开水。

    寻找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开电源,加洗衣粉,调好程序,洗衣。水声哗哗,发呆2秒。

    扫地,夏天总是喜欢光脚在家里,地板当然每天都要扫了,没什么脏东西,大部分是我的头发。不知不觉每天都会掉很多头发,同时也会长出很多新头发,一天又一天,也许哪天扫地时,就会看到白色的头发。

    水开了,想了想,拿出菊花和金银花泡在水壶里。

    拖地板。

    开电脑,于是一整天到现在反复听奴隶奴隶、美好七十三、长安长安、温暖、果、按揭、冲动是魔鬼、慈悲、私奔、老男孩。

    煮了卤猪蹄和卤蛋。中午吃鸡肉燕面和卤蛋。猪蹄卤好放冰箱,晚饭吃,冰冰的才好吃。

    吃面时看了会儿电视,北极熊妈妈和宝宝的故事,气候变暖,冬天越来越短,捕猎的时间越来越短,夏天越来越长,要花更久的时间等待海面冰封,于是很多小北极熊没能活下来。妈妈也无可奈何只能重新开始。

    玩儿了会儿游戏,无聊死了。

    “他们给我赞扬,他们给我痛骂,然后说你终于成熟啦”

            ——《奴隶》做个努力的奴隶

    “走在生命路上,用爱丈量梦想,大漠流浪,雕刻时光”

            ——《美好七十三》弦律很美,“七十三”是什么意思?

    “遥望着残缺昨日的城楼,吼一声秦腔,你热泪纵横”

            ——《长安长安》生来悲凉,你让我坚强,我的思念流向西方。

    “我见过灵魂的伴侣,抚摸过孤独的身体,尝过最奢侈的爱,才愿至死等待”

    “生于最冷的冬天,我的名字叫温暖”

            ——《温暖》想爬到高原上看云彩

    “学着装傻,取悦大家”

           ——《果》谁需要被取悦?

    “买一套新房,取一个新娘,生一个娃当作希望”

           ——《按揭》这样的生活,似乎正常

    “你看着我我问你,你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犹豫”

          ——《冲动是魔鬼》不想将来再后悔

    “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

         ——《慈悲》无奈,悲欢就在一念之间

    “我梦寐以求是真爱和自由,想带上你私奔,奔向最遥远城镇,想带上你私奔,做最幸福的人”

        ——《私奔》以后要跟我孩子说私奔去吧,年轻就该这样。

    “永远别忘记,那些赤诚的少年,在动荡的岁月里,和我用肝胆相照”

       ——《老男孩》沧海中如今你安在?

  • 2010-07-19

    20100719

    早晨买菜回来等电梯,门打开,先出来位大叔,个子不高,T恤前印着京剧脸谱,紧跟着位阿姨,紧身T恤,同样的京剧脸谱。进电梯不由笑了,真可爱的叔叔和阿姨呀,情侣T恤。

  • 2010-06-30

    日日食

    很久没有打开相机了,最近的生活似乎有很多无奈而心烦的事情。躺在沙发上,央5套的“大嘴说球”不知所云。顺手拿起桌上的相机,一张一张画面,都是平凡琐碎的生活,虽无精彩,但也恬然自乐。反省最近这一个月的焦虑烦乱,要从容。

    ……………………………………………………………………………………………………………………

    似乎是四月,空心菜初上市的季节。北方近些年才有空心菜,像种韭菜一样割一茬又一茬,自然口感比较老。福建一年四季可以买到空心菜,以四月初上市时最为鲜嫩,蒜蓉青炒或过水凉拌都不错。更喜欢凉拌,能突出其脆嫩脆爽,福州人喜欢用虾油蒜蓉,不喜虾油的味道蒜蓉泼油加一点生抽和盐拌着也不错。

    香菇木耳闷豆腐,很喜欢豆制品,美味又低脂,香菇豆腐、番茄豆腐、黄鱼豆腐、青椒拌千张……

    泡椒鸭胗,很简单的下酒菜,鸭胗加泡椒和一些调味料腌制一会儿,上锅蒸熟,加辣椒油、花椒油、麻油等等就好了。

    忘记是什么时候拍下的了。家乡的晚饭上以凉拌菜为主,自己不由也有这样的习惯,我觉得挺好,简单方便爽口。

    金针菇拌黄瓜丝、青椒拌牛肉,炝包菜。

    “炝”似乎是我们那里的说法,锅里油热之后关火,干辣椒丁、葱丝、蒜末下锅,焯过水的包菜(我们老家叫莲花白)下锅,加调味料凉拌。藕片、西芹、腐竹等等蔬菜都可以这样拌,很家乡的味道。

    似乎总是三个菜。

    韭苔胡萝卜香干炒肉丝。有位朋友,她父亲是厨师,在家中都是母亲煮菜,过年过节亲戚朋友来了,父亲配菜,母亲炒菜。她父亲说家常菜没有什么特定的技巧,关键是将不同的菜搭配在一起,混合出不一样的美味。我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搭配,暂时还没有哪次特别难吃。

    番茄炒云南小瓜,喜欢吃番茄,炒什么都想放一点,番茄豆腐、番茄土豆、番茄鱼、番茄茄子……颇神奇的蔬菜,搭什么都好吃。云南小瓜就是我们那里的西葫芦,嫩一些的西葫芦,西葫芦炒西红柿,这个名字真有意思。

    拌西兰花,西兰花加盐焯水,拌橄榄油就行了,超级简单又健康。

  • 2010-06-15

    端午

    端午放假一天,可以连着休息四天,犹豫着去厦门看看sun同学,或是等暑假再去。大雨连着暴雨,不想出门,连蝈蝈家都没去。

    包了很多粽子,上个月在阿嫲那里学会的包小脚粽,细细长长的样子,不熟练,只能包包的小小的,于是4斤米包了好几十个。征求了若干吃货的意见,肉粽为主,五花肉腌了一个晚上,香菇、墨鱼干、花生,南方的肉粽米都是黑乎乎的,似乎加了酱油和五香粉,实在不习惯,只加了少许生抽,煮好后味道比较淡。S同学喜欢吃纯糯米粽,什么陷儿都不要,包了5个。昨天中午吃饭迟了,在家窝了一天,晚上不想做饭,吃了个西瓜,剥了两个凉粽子撒上白糖,S同学很喜欢,我说这不就是我们那儿的糯米凉糕嘛。抓了两把混在一起的各种豆子,泡好和糯米混在一起撒了两勺白糖拌匀,红枣略煮去皮去核压成枣泥,包了些甜粽子,自己很喜欢。上大学前没有吃过肉粽,我们那里都是白米包着豆沙或红枣,浇上勺蜂蜜,叫蜂蜜凉粽,夏天吃的。

    那天下班校车上,和同事聊天说起端午的习俗。在我们老家小娃儿到了这个时候要戴香包,有的是布做的,缝成桃子的形状,包上棉花和香草,挂在胸前。或是用硬纸折成像粽子一样的锥体,核桃大小,中间也塞上棉花和香草,再用不同颜色的线绕着纸棱缠出不同的花样,做好就是个彩线粽子。记忆中先是妈给我们缝香包,后来自己缠彩线粽子,挂在胸前觉得美美的,小朋友之间还会比看谁的漂亮。另外手上也要戴五彩线,各种颜色的线搓成一根五彩线,系在手腕上。这些都是驱邪保平安的吧。记得高中时,有一年端午晓宇给我手上系了一根这样的线。

    妈问我这边包粽子用的是竹叶吗?我感觉不像呀,巴掌那么宽,有点像我们学校河边的一种苇叶。新鲜的苇叶包出来是漂亮的翠绿色,煮好后就和草绳颜色一样了,超市好像一些冷藏成品粽子也是翠绿的,估计染了色的吧?

    鼓西路上那对老夫妻钉子户坚持了两年多了吧,依旧卖着花,这个季节自然是栀子花,顺路买两把,一把一块钱,后来说是季节快过了,涨到2块钱。一次买两把,回来插在杯里,整个房间飘着若有若无悠悠的香,持续好多天,最后花枯萎了,却也不谢去,只是变成了黄色。挑了几支叶子还很鲜绿的插在花盆里,应该能成活吧,明年就有自己的栀子花了。

  • 2010-06-03

    5月

    风很凉,像是3月初春。

    晚上,S同学在里面房间玩游戏,我在客厅,坐在地上剥荔枝,刚上市不久,甜里带着酸涩。夏天到了,起初的期盼,现在却茫然了。

    相机修好了,还是天天放在包里,却很少拿出来,里面还存有寒假的照片,青绿的鱼子沟。单反相机却不怎么想买了,路对面的三坊七巷成了旅游景点,经常看见小脚裤小男生端着个单反对着崭新的仿古建筑,算了,我不是这个调调。

    从金金那里拿了好几本书,看的很慢。

    期末考卷出好了。

    无意中在一本书里看到这个,作业纸上的涂鸦。大学时,无聊的课堂上,坐在旁边的同学画的。

  • 2010-04-29

    20100429

    早上送快递的是头发花白的大叔,签完名字同时说了谢谢,北方口音。拆开包裹,在网上买的画布座团。9点多起床到现在,没喝水没洗脸没刷牙,对着镜子抓着头发。昨天兴起剪了个齐刘海,S同学说是钢盔头,拨拉拨拉弄整齐,再扎起来,似乎好看些了。镜子前走近走远,对着自己笑一笑,虽然这两天没有一件开心的事。

    早上起来瞅了眼新闻标题,巴萨对国米1:0,差一个球没能进决赛。昨天晚上在想要不要看直播,想到这几天的种种就躺下睡觉了,早上醒来迷迷糊糊,想像了万一巴萨进不了决赛就进不了呗,后面不看欧冠就是了,等到6月份看世界杯。

    昨天早晨上班路上,一个小东西在路中间跳来跳去,看清楚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咪,黄花毛,来回的车辆间左跳右跳不会过马路。赶紧趁红灯走过去,小猫看见我有些害怕,朝路那边跑过去,我以为它就一直跑到了路边,准备走回来赶班车。再扭头,好惊心,小猫在另一车道的路中间,向东方向的双车道中间,惊恐万分的样子,这时候已经绿灯了,车流间小猫来回跳着躲避车辆。它太小了,车越来越多,悲惨的一幕瞬间发生了,转过身心如刀绞,快步走向路边骑在电动上等我的S同学。一天过去了,这一幕不断抽痛着。只能想着小猫转世会出生在美好的猫岛,自由自在的生活。

    晚上给老爸打了个电话,奶奶前天去世了。听起来老爸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跟我说着奶奶走的前前后后,老家办丧事的种种习俗。我们老家不喊奶奶,喊“婆”。爷爷死的早,婆35岁肚里怀着我三叔的时候爷爷就撒手走了。之后独自带着4个孩子的日子自然很艰辛。我出生的那一年,姑姑骑自行车带着小儿子去看病出了车祸,大人小孩都没了,奶奶白发送黑发人。后面这几十年的日子慢慢好了,老爸和三叔都在城里工作,二叔是村里的医生,经济上好了很多。奶奶习惯住在农村二叔那里,冬天住三叔家或者我家。老爸细细说着奶奶走之前的这一个月,生命慢慢熄灭,直到最后一刻,他说看不出痛苦,表情很安详。

    老家农村办丧事很隆重,少则五、六天多的要十多天。几时入殓、几时箍墓等等都有规矩,有专门执事的人和阴阳先生。夜夜都要有亲戚守灵,老爸说亲戚加上外姓的人每天晚上有3桌人打麻将守灵,要准备一餐饭和香烟瓜子等。王家是村里的大姓,做砖瓦活的多,箍墓就自家人来做,我们买材料就行了。开工的时辰由阴阳先生定,每天人数10来个到几十个不等,轮流做,更多的人在抽烟聊天,我们当然要管饭管烟,算下来比请人来做花的钱还要多,但是这样显得热闹。还有很多很多我没听过的规矩习俗。我没法回去。

    昨天晚上阿成说他一个在郎木寺开旅舍的朋友出车祸死了,我想起成都,想起植物园,想起阿成讲的他们那一伙人,原本还说要一起吃晚饭。

    这个年纪了,经历了更多的生命无常,要微笑着面对生活。这里记下这些伤痛,然后就尽量不去回忆,只想往后有哪些美好等着我。

     

  • 2010-04-20

    20100420

    谷雨

    梦里在赶路,奔错了方向。父母姐姐在房间里等我,可以看见大海和工厂的酒店客房,等我一起搬家。眼看时间来不及了,心里很着急。

    怦怦的敲门声,快递。

    不断的阴雨,终于像是要晴了,套上短裤T恤,夏天你来的干脆点好不?!

    洗衣服、擦墙上的霉斑、洗卫生间、拖地板……

    脑袋里忽然冒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全都全都会逝去……”,索性大声唱了起来,擦窗台的时候

    又找到《长安长安》《私奔》《怒放》《温暖》听了个痛快

    中午一点,打扫干净的家里清爽了很多。煮了碗面,昨晚剩下的牛肚用豆瓣酱炒炒做浇头,撒上香菜和榨菜颗颗。

    很久没写了,日子太闷,闷的要疯了。

    手机坏了可以修,相机坏了也可以修,虽然快递投递错了,可以等邮局找回来,但要做好丢了的准备,找邮局赔偿是很麻烦的,要去试一下,但要有耐心和最坏的打算。小娃娃项链丢了,只能跟自己说那是身外之物。生日生大闷气,心里翻腾。

    告诉自己要淡定,生活的悲喜剧无人能预测,只希望衰久会红。

    有时候忽然想从包里掏出相机咔嚓一下,又纠结了。虽然很想买单反,可还是很想念GRD2。

    貌似最近是几十年来最低落的时候,坚持过去,这一切没有什么大不了,相信没有想象的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