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6

    坎布拉

    到西宁的第一天,中午自己逛了省博物馆,买了水果,回到旅舍,洗澡、洗衣,趴床上睡觉等木。而后一起去吃小吃,顺路去了塔顶阳光青年旅舍,看到了一个拼车去拉萨的帖子。不断的想着要去拉萨,为什么要去?却也说不清楚,只是很想很想去,去热烈的阳光下呼吸清冷的空气,去仰视布达拉宫,再去走走那些巷子等等,也许拉萨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这个念头在心中已经扎根很深,很难除去。于是看到这个帖子,激动了,一路走过青海湖、茶卡盐湖,经格尔木踏上高原,五道梁、唐古拉山、玉珠峰、通天河、安多、错那湖、当雄……虽然时间很紧张,我俩还是决定要去拉萨,电话联系后(后来被那几个香港人放了鸽子唉~),出发前还有一天时间,我们决定去坎布拉。

    坎布拉离西宁不远,3个多小时车程,只是西宁汽车站的远郊班车发车都很晚,10点第一班,似乎也只有这一班车。后来去玉树第一班10点半,去茶卡第一班12点,时光真悠闲呀。我们不知道班车时间,很早就到了车站,担心玩的时间不够,回来的时间太晚,有些犹豫,去吃了油条豆腐脑。想想还是买了车票,回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肯定都是有办法的。

    景区的风光,不失望也没惊喜。国家地理出过青海专辑,图片上的坎布拉很美,朝霞里丹霞山高大壮阔,藏族村寨掩映在山下白杨树林里,红衣喇嘛站在河边鹅暖石滩上,河水清澈,有风光有人文。可图片往往会只是某个美好的瞬间,时间变换,镜头外可能没那么迷人,去年夏天的塔什库尔干,路上的卡拉库里湖和白沙湖就完全不是曾经图片上的样子。

    汽车站售票姐姐好心提醒,班车是到李家峡的,而后坐当地小面包车到景区。李家峡,黄河上游的一个小水电站,只有在青海,黄河水是清澈的,碧玉般的青绿色,映着红色的丹霞山。景区内的丹霞山现在回忆起来就只有那么两三个景点,赤色柱状的山峰,虽然峡谷中被绿色的森林覆盖,总体感觉依旧是西北风光苍凉壮阔之风。

    同行的是李家峡下车时遇见的一家三代,说一口陕西话,起初不敢确定,西北人口音都是差不多的,后来聊了才知,大叔70年代到西宁工作,虽已几十年,乡音难改。阿姨带了好些吃的,我们也不客气,自家烙的锅盔馍就是香。我们一起坐小面包车,司机说他带我们游览整个景区,不用买门票,并最后把我们送回到路口,那里可以拦到回西宁的车,收我们一个人75元。想着景区140的门票,我们这样只是不能坐船而已,大家同意了。大叔家的小孙女要吃酿皮,司机带我们到一个酿皮摊,我和木木一人一碗,借摊主两个搪瓷碟。景区里就是一条公路沿路看风景,中途也有步行道。回想在山顶凉亭里吃酿皮和大叔家的牛肉,那感觉真不错。

    后来遇见的朋友问我们坎布拉怎么样?我说我们掏了75,看起来感觉还不错,要是出140的门票,就感觉有些不值了。

    李家峡水电站,似乎很早以前就建好了,进入景区前有些废弃的八、九十年代的建筑,司机说那本来是水电站工作和住宅区,由于坎布拉申请了国家公园,都搬迁了。

    空气中似乎是浮沉,视野不好。丹霞山没有宣传图片上的颜色艳丽,司机都知道那些是ps过的。

    其中一处景点,我们吃酿皮的凉亭外的景色。

  • 2010-08-30

    西宁

    一个星期的青海行,在西宁住了几个晚上,对这个城市也不好妄下结论,只能说说自己的感受。

    刚下火车,迎面清凉的风,路人多是长衣,不由开心起来,算是踏上高原了。天也总是微蓝澄澈的,傍晚流云渐渐被霞光染红,戴着白帽子的男人们向清真寺聚去,大多留着胡须,还有些穿着白色长袍,寺门口有人端着大铝盆分发红枣,核桃大小十分饱满的样子,看着都很甜,小娃娃们都抓着一把在手上,当然都是男孩子。

    西宁,有高原城市之风,半座穆斯林之城。

    第一天下午木木还没到,独自去了青海省博物馆,人很少,场馆布展有些陈旧,一个专门展示唐卡的展厅印象深刻,学了不少知识。之后几天去了坎布拉、玉树、茶卡、青海湖,停留在西宁的时间多是傍晚以及清晨。

    这里的小吃挺对我胃口的,早晨来碗羊肉汤,傍晚去吃清真的麻辣烫,酸奶、甜胚都很喜欢别处还真吃不到。早上去汽车站坐车,马步芳公馆那条路上有家早点店的油条很好吃,松脆香软,不是扭在一起炸的,而是分开的两根,第一次看到一喇嘛大叔要了4根油条,小山一样,我俩偷笑。去茶卡那天早上,想着班车下午才能到,一定要吃饱点,两个人要了4根油条,吃了一根半无论如何也撑不进去了。他家的豆腐脑也不错,很嫩滑。

    西宁的手工酸奶随处可见,虽然“青海老酸奶”全国各地都买得到,但在西宁还是要吃小店里装在小白瓷碗里的酸奶。街上几乎随处都有,吃了几家,感觉都好吃,不似新疆及拉萨的酸奶那么酸,一点点甜,更适口。要说更好吃的酸奶,在玉树有一条街口,过了格萨尔王广场桥头朝北走,一些藏族大妈各自面前一溜小塑料桶装满酸奶,一桶30元,也有装在纸杯里的,3元钱一杯,没吃上,卖完了。在玉树住了20多天的格布同学说很好吃。回西宁的车上,玉树与玛多之间的一个小镇子停车休息,又见这样的酸奶,藏族大妈端着大托盘,排列整齐一纸杯一纸杯的酸奶,最后一纸杯是白糖,还是3元钱一杯,酸奶上有黄色奶皮,看着都很好吃,一根一次性木筷插在上面都不会倒,大妈连舀好几勺白糖满满的盖在上面,搅拌在一起,冰凉浓郁的奶香配上白糖的颗粒,太好吃了!至今难忘,后悔没多吃一点。

    甜胚是我和木木都喜欢的,第一次是在莫家街马忠家吃的,他家是个名气大的小吃城,这样的店往往不正宗又贵,味道只能说马马虎虎。但第一口我们就喜欢上了甜胚,甜甜的淡淡的酒味,我说“这不就是麦仁醪糟么?!”,守着那一大盆甜胚的小妹说“这是青稞”,哦,那就是青稞醪糟。用青稞加酒曲发酵而成,我们说像醪糟,南方人说像米酒。但青稞的口感毕竟不同,比麦仁还大的颗粒,咬在嘴里还有些筋道,不似醪糟或米酒里的米毫无口感。后来我和木木在东关回民聚居的街区里发现一条小街,傍晚的街边市场卖各样的水果、大饼、羊肠、熟食、蔬菜……还有推着三轮车卖甜胚的,两元钱很大一份,去吃了好几次。真想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老爸很喜欢吃醪糟。可试了一下,放在杯子里,只过了一夜就有点发酸了。

    青海酿皮和我们陕西凉皮不太一样,口感更筋道,但是有碱的味道,拌的汁水也不一样,加芥末和韭菜碎。莫家街马忠家的酿皮真不好吃,碱味太重。去坎布拉时,在李家峡一家小摊上打包了两碗凉皮,坐在景区的亭子里看着丹霞山吃凉皮,那个凉皮好吃,没那么大碱味,口感也软一些,味道也好。虽是小摊还很干净,老奶奶专门切凉皮,她闺女收钱,还借给我们两个搪瓷盘子。不过还是更喜欢我们家乡的凉皮。

    木木说她有个同学是青海人,说他们有早上起来喝羊汤的习惯。我们住的地方,楼下小街上有家小小的店,店名就三个字“羊肉汤”,里面就两张桌子,坐不下10个人,路过时总有三五个人坐在里面,想着应该不错。一大海碗的羊汤端上来飘着一层蒜苗碎,料很简单,羊肉和粉丝,量很足,配上饼子,汤里加了胡椒吃完热乎乎的,很适合高原的气候。木木不吃羊肉,我一个人吃了3次,两次羊肉汤、一次羊肚汤。很怀念,福州是吃不到的。在茶卡吃到糊羊肉,端上来一看,还是羊肉汤,银耳炖羊肉,加了银耳口感自然很浓滑,但是又不会腻口,奇异的好喝。

    似乎越来越懒的拍照了,这么些好吃的,都没仔细去拍,其实嘛,旅行中无论是风景、美食还是其他的种种,都是属于自己的经历,用心是感受记在心里就好,至于以后要是忘了,那就忘了吧,没有必要记那么多东西,一辈子那么长,记太多东西应该会很累。

    ………………………………………………………………………………………………………………………………

    青海省博物馆,唐卡展

    唐卡根据其使用的材料不同分为:止唐,用画布及染料画成,又根据其底色及使用的染料有黑唐、金唐等之分;国唐,用棉布、丝卷、丝线等制成;软唐,用丝线、珍珠、珊瑚等制成;硬唐,用布、墨、朱砂等制成,类似版刻,也有金属的。

    国唐又根据其技艺不同分为堆秀、贴花等,这个就是贴花国唐,立体生动,颜色艳丽。忘记这个是什么金刚了。

     

     软唐,珍珠串接而成

     

    西宁时一直住在国际村公寓的“理体旅舍”,不是正式的青年旅舍,但条件还不错,在15、16层,视野很好,楼下有个体育场,那几天正好是国际攀岩分站赛,人很多。体育场边上是西宁老城墙,不长的一段夯土墙,最后一个晚上摸黑爬上城墙,穿着拖鞋有些滑。西宁其他的几家青年旅舍也去看过,这个旅游旺季,各家都是满的,大堂里好不热闹,前台工作人员大都挺热情也很了解旅游信息,拼车的留言也很多,相比之下理体就冷清很多了,问前台一些问题,大多得到“您可以去问下旅行社”这样的答复。但论住宿条件还是理体好,房间干净明亮,床也很舒服,人少自然也很安静,住很多外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住了好几个晚上,虽然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总得来说还不错。

    甜胚,青稞醪糟。大口大口喝很爽。

  • 刚写了很长很长一篇,怎么都没了?!气死了,很丧气.....

    先把照片都放上来算了

    …………………………………………………………………………

     

    …………………………………………………………………………………………………………………………

  • 2009-12-24

    厦门,夜

    又去了厦门,这个深受文艺青年喜欢的岛城,有些人会搭着飞机来住一住鼓浪屿,喝一杯“张三疯”家的奶茶,停留2个晚上,又搭飞机回去。我喜欢这里的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你看看我看看你,聊天吃饭就足够了。

    很多年前,那时候很多人叫我小胖,误上了私人的大巴,不走高速,国道上摇了7个小时。清楚的记得那车一半卧铺一半座位,我和妖怪当然是坐着的,旁边一对男女是卧着的,好像还做出很多亲密的动作,我俩大惊小怪的悄悄BS了一下。妖怪的表哥在厦大门口接我们,她说她哥长的像周华健,见面后,我很是失望。表哥的宿舍楼在山上,而且是10层,那时的学生宿舍当然没有电梯了,单面的宿舍楼,扶着走廊的栏杆上,大海就铺在眼前,淡淡的夕阳染红了天际和海面,泊着零星的货轮,脚下是厦大校园,石砌的建筑隐匿在树林中,散发着金红色的光芒。我忘记了妖怪是否和我站在一起,是否先去了表哥的宿舍,我只记得这个画面,我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把它记在心里。

    从漳州小左那里到厦门,本打算坐船,没买到最后一班船票,只好放弃。路边加油站搭了辆路过的小昌河,第一次在非旅行时段搭车,到厦门时天已全黑了。Sun生病了,通了电话,约好第二天见。看了时间,8点不到,随便上了公交车,一个人到处溜达,蓝色的、银色的圣诞树,虽然有圣诞,冬天怎么感觉都是忧伤的。

    第二天,看望了生病的准妈妈Sun同学,她说,生孩子前务必锻炼好身体。意外和老张会合,老张要住鼓浪屿的浪漫海景房,于是又去鼓浪屿溜达了一圈。晚上吃了猪头同学一顿饭,地道东北味儿!而后回福州,一路竟然不困,盯着黑黢黢的窗外发呆呀发呆~~

    ………………………………………………………………………………………………………………………………

    在老城区里瞎走,路边小店的桌子摆到了马路牙子,的士司机喝着花生汤,菜市场里的小摊都收起来了,网吧门口的彩灯闪着闪着。

    走在这样的路边,感觉小兴奋,想奔跑。

    沙茶面,这家味道还不错,上次和Sun在四里吃的更过瘾些。

    在小巷子里穿行,一阵奇特的香味,扭过头,一个很小很小的门面,很不起眼的招牌就两个字:虾面,转身回去,10平方左右的一间小店,门口是厨房,再里面就只能沿墙摆着窄窄的一溜桌子,很市民的布置。站在门口,大锅后胖胖的阿姨看见我,“卖完了~”。第二天,拉着老张,又找了回来,果然不错,清淡的汤有浓郁的虾味,虾仁、鱿鱼片、豆芽、香菜,虽然不怎么喜欢加了碱的面条,总体还是很好吃,特别是汤。

    ………………………………………………………………………………………………………………………………

    回福州后就开始一直下雨呀下雨,我想吃东北酱骨架和芹菜炒粉条儿。

  • 2009-12-01

    喀什.麦田

    如今已是深冬,虽然福州整日迷雾,偶尔艳阳,忽冷忽热,让人不知四季。晚饭时,体育新闻结束时的天气预报,几个让人心动的地名闪过,气温早已是零下。而想起喀什,画面还是定格在刺眼的阳光下,飘飞的窗帘,明亮亮的天空和东湖,踩着人字拖趴在窗户上望着湖那边的摩天轮,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想,就像现在,没吃早饭没吃午饭,胃里什么都没有,却也只是对着显示器发呆,想不起来要吃什么,也不想吃什么。

    喀什住了10天的旅店叫“麦田”。很喜欢这个词,眼前展开大片青青的麦苗,纵横交错的麦田一直延伸到土塬下村子外的梧桐树脚下。春天,我们在麦田里放风筝,一群孩子逆着风向奋力跑着,不时回头看看,风筝窜向天空,我们站在绿色的大地上看着高高的风筝那么得意。初夏,蹬着自行车穿过金色的麦田,坑洼不平的小路边上,蚂蚱蹦来蹦去,路尽头一排高高的白杨树边上三层红砖楼是我们的学校。这些景象早已离我远去,再也没有自己动手制作过风筝了,学校早就搬走了,红砖楼不知还在不在。

    麦田旅舍在喀什东湖小区边上。这是一个有十几栋楼的普通住宅小区,五层的板式楼,看起来是九十年代末的样式。小区有两个门,麦田在南门外。一条小街,路南边是常见的生活区,有楼房也平房,有维族也有汉族,街边多是小吃店和杂货店,路北面一排店面后就是东湖,麦田就在北面一排店面的二楼。楼下是一间超市,还有一家刚开张的海鲜酒楼。

    进了小区南门,东转西转,大概5分钟就到了小区北门,正对着一条大街,比南门热闹很多。门口经常有农用三轮车拉一车的甜瓜,或是西瓜,或是葡萄李子。相比内地,价格便宜很多,瓜甜的惊人。虽然是个特殊时期,“西瓜下毒”的传言满天飞,我们依旧每天西瓜甜瓜当水喝。

    北门外东边,沿着小区围栏,每天早晨傍晚就成了露天菜市场,蔬菜、瓜果、熟食一应俱全。古狼每天都会来这里买菜,有时我也跟着一起来。那些色彩明艳的番茄、胡萝卜、芹菜、茄子摆成一堆一堆的,真好看。新疆的日照超额,蔬菜瓜果呈现出非常成熟诱人的样子。一手挎个篮子塞2根带着绿樱子的胡萝卜、几个饱满的西红柿、一把翠绿的小芹菜,另一手提一袋维族阿姨自制的新鲜酸奶,多幸福呀。

    麦田的大厅很宽敞,东西通透,两面都是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一边是东湖,喀什噶尔老城隔湖相望。刚到的客人询问怎么去老城时,便喊来趴在窗边,“看,那边,东湖大桥,过了桥,那个摩天轮,朝右走,大概5分钟吧,就是老城了。”另一边窗户便是小街了。正对面有家小卖店,古狼常去买可乐。树下有个西瓜摊,懒的去小区北门的时候就在下面抱个西瓜上来。每天下午卖冰水的小推车就会停在路边树下,我和糖糖几乎每天都会去买碗酸奶蜂蜜冰水,有时就在楼下看着玩耍的小孩和聊天的老人,有时抱着碗回来,靠在沙发上,喝完再下去还碗。

    在麦田住了一个多星期,由于“7.5”的原因,客人很少,每天住着不到20个人。房间很宽大,木架床也很舒服,缺点是没有桌椅,房间东西向,无论走廊哪边的房间总要被太阳烤半天。糖糖比我早到一天,我们俩一直住一起,有时就我们两个人,最多时四个人住一间。开始住西边的房间,落地窗外的东湖很美,可每天炙烤一个下午,热的受不了。于是换到东边的房间,上午的太阳还比较柔和。

    每天早晨10点多起床。虽然早上10点晚上8点,当地的上下班时间。太阳6点出就出来了,所以也睡不了多少懒觉。起来之后,先是晃到大厅,倒杯水喝药,咳嗽感冒伴随了半个月。然后倒在大厅的沙发上发呆,或是扒着窗户对着东湖吹风。早饭很随便,楼下小摊卖稀饭包子油饼,超市有牛奶酸奶,对面有家打馕铺子。12点多,古狼就开始念叨,咱中午吃什么呀?几个人吃饭呢?搞清楚后就去买菜了。

    麦田旅舍的老板是个爽朗的西北姑娘,大家都叫她麦田。古狼是麦田的哥哥,算起来年纪不小了,看起来20多的样子,说出来年龄,我们都不相信,验了身份证,都很惊讶。他瘦的跟竹竿似的,黑黑的,刚刚戒烟1个月不到。他说没戒时,每天2包烟。按说戒烟会变胖,可他却还是很瘦很瘦。古狼说,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喜欢往厨房一钻,炒几个菜,心情就好点儿了。这样的男人还真不多。中午一般是打扫卫生的张姐做饭。晚饭基本上都是古狼下厨,水煮鱼、拌三丝、西芹炒肉等都是家常菜,色香味照顾的不错。有一天做的是抓饭,油亮香软,很好吃。仔细讨教了做法,只是回到福州后,很难找到新鲜细嫩的羊肉,那味道只能留在记忆中了。

    白天基本上都是窝在麦田发呆、聊天、吃水果,有时候也一起看片,似乎都是很安静的画面。有时候和糖糖练瑜伽,对着窗外的东湖弯身吐纳气息,似乎时间都是停止。

    傍晚经常会刮起大风,半个城市都罩在黄沙下,甚至打雷,却几乎不下雨,有时会有零星的雨滴,似乎一直在下,地面总不会湿。下午6点以后,会考虑要不要出去溜达一圈。可以走到东巴扎,摆满干果、丝绸、英吉沙小刀、长裙、丝袜、地毯等等的各样小铺,从工艺品到生活用品,看个够。路边小吃摊羊杂、羊头、烤肉、打馕、包子、冰水、西瓜、甜瓜……坐小巴车或是敞篷三轮车,一个人5毛钱,10分钟就到了艾提尕尔。

    晚饭通常在9点左右,人会多一些。有时会和新到的朋友一起逛老城,一路小吃从头到尾。

    回到麦田,通常已经快12点了,洗澡、洗衣服、看片、聊天。一天晚上不愿意睡觉,找了间空客房,坐在床上打电话找猪说话,他说要是有几百万的时候就加盟肯德基,然后每天睡醒了就是数钱,也可以买个山头当农民。我们说感情就是狗屁。夜幕下,东湖大桥和摩天轮散发着华丽的星芒,却是那样的寂寞。大陆的中心,离海岸遥远的地方,我忘记了我是来干什么的。

    …………………………………………………………………………………………………………………………

    晚上10点多的夕阳,东湖,摩天轮。

    …………………………………………………………………………………………………………………………

    麦田大厅的墙。留言里署名的老顽童听老涂说过,他们在喀什遇见,一起玩了好几天,是个有趣的香港大叔。搭货车从叶城到阿里,然后坐班车到了拉萨。到喀什前,听老涂讲了不少他在麦田好玩的事。一天下午在大厅的电脑里,看到了老涂拍的视频,在维族老乡家跳舞吃抓饭,在麦田喝酒做游戏。他7月6日到喀什,之后几天全城戒严,然后大部分游客坐飞机离开。他和老顽童几个人包车经沙漠公路到库车,他到乌市,遇见我,一起去了伊犁。老顽童回喀什然后去了阿里。

    走之前在走廊墙壁上也留了言,占了好大一块地方,一个一个的人名地名,记录了这个夏天走的路。住过那么多旅店第一在墙上留言,却忘记拍照了。

    ………………………………………………………………………………………………………………………………

    我们的房间,我和糖糖都是穿着破球鞋乱跑的人。

    …………………………………………………………………………………………………………………………

    正在做菜的古狼,锅里是水煮鱼,魔芋很入味很好吃。

    晚饭,打电话的就是麦田。

  • 特地去翻了旅行时带在身上的日记本,2009.7.31喀什-塔什库尔干

    很少在出门之前做详细的攻略,老涂说塔县是个值得去的地方。

    窝在沙发上,和麦田聊着喀什的种种。我想她早就厌烦了这样的话题,天天面对着来来往往的游客一遍遍说着过了桥摩天轮朝右走就是喀什老城、塔县有座石头城、香妃墓就是那个样,任何事情说多都不免恶心。还有很多文艺青年背包客,当知道麦田姐旅行了整个西部,停留在喀什开了这家青年旅舍,更是一脸惊叹与羡慕,而麦田却早懒得和别人说这其中的滋味了,一笑略过。

    但我还是拉着麦田问着塔县怎么样、新藏线好不好走,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初次见面该聊些什么。麦田以很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慢慢的、简略的、清晰的回答了我的问题。哦,塔县就是塔什库尔干,路上会经过喀拉库里湖、白沙山、墓士塔格峰,县城边有座石头城,途中可以去爬冰川,来回至少两天时间。新藏线目前很少人从喀什包车走,得自己慢慢坐班车或是搭货车。

    同一天住进麦田的还有两个日本年轻人,他们说日程比较紧但又要去塔县。麦田说最近基本没什么游客,于是我们三个人包了一辆车第二天去看看墓士塔格峰。

    日本小孩儿在西安交通大学学习中文,基本对话没有障碍,说话时总是微笑着,不时点着头,很有礼貌的样子。开始说是日程很紧,在喀什待3天就要回去,后来待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走,让我很怀疑他们微笑背后也许不是那么真诚。

    其中一个男孩叫吉田真人,很喜欢各种帽子。一直戴着一个今年很流行的浅灰色巴拿马帽。卡拉库里湖边上休息的时候,买了牧民小贩一顶塔吉克毡帽。塔县县城里闲逛的时候,试来试去试了半个多小时,看上了两顶帽子,砍价又砍了半个小时,留着小胡子的塔吉克族小老板强硬的很,最后花了120块买了两个帽子。后来在喀什和糖闲逛的时候看到相同的帽子,问价30,我笑呀笑呀~

    从库尔勒开始就感冒了。等火车的半天里本打算看场电影,电影院贴着通知,暂停营业。去不能上网的网吧里看了《恋战冲绳》,出来时下起雨,淋着雨跑到肯德基。上火车时喉咙就开始痛了。包里和感冒、消炎有关的药通通塞进嘴里,好像没什么用。无奈的跟麦田说,塔县不想去了,喉咙痛的很难受。房间里想了又想,既然答应了,又联系好了司机,还是去吧,吃点药应该可以坚持。于是两天里,坐在车上清醒的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一直含着金嗓子在昏睡。住在塔县的晚上,抱着热水瓶一杯接一杯喝了一整壶水。电视里播的是《台北故宫-翰墨风雅》,一场感冒,一杯一杯的喝水,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记住了“三希堂”的故事。

    生病的时候人的精神也会很脆弱,不停的咳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心里空空的。计算了剩余的假期,思量着未知的旅途,做了一个心痛的决定,放弃走新藏线去拉萨,暂时在喀什待着。半年里思来想去的计划就这样被我放弃了,下一次再来不知是何时。

    塔县处于帕米尔高原之上,著名的中巴友谊公路穿其而过。出县城两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到红其拉甫口岸,我们国家最西边海拔最高的口岸。每年春节联欢晚会都会看到列队整齐的解放军战士在界碑处向全国人民拜年。过了口岸就是巴基斯坦。来的不是时候,游客不允许上口岸,麦田说运气好的话也可允许去和界碑合个影。没有把握的事情,司机也不愿意多掏几个小时的油费。塔县县城里遇到一些穿着白色长袍一脸络腮胡子胖乎乎的巴基斯坦商人,途中不时有挂着巴基斯坦牌照的集装箱车队经过。

    去塔县的途中有个不起眼的岔路口,一条很破的沙石路通向没有人烟的远方,司机说那条路过去就是阿富汗,和大胡子AK47如此之近呀。这个战乱国家和我们没有贸易口岸,只有两个哨所守卫着边境,人迹罕至。

    ………………………………………………………………………………………………………………………………

    司机张师傅说:“看,白沙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哦,巨型沙子堆。湖边是一小片贫瘠的草原,一群羊低头吃着草,好像明天就会把草吃光一样。湖水是灰色的,水泥一样的眼神。11月的《中国国家地理》主题便是“新疆的高山湖泊”,对照图片,这个湖似乎就是文章中的布伦库勒湖。文中配图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湖边沙山后是终年积雪的公格尔山,海拔7600米,图片中不仅看得到雪山、沙山,湖水也是悠悠的蓝色,湖边是正在饮水吃草的马群,可谓如仙境一般。可我怎么回忆,湖水都是同沙山一样的灰色。

     

    ………………………………………………………………………………………………………………………………

    喀拉库勒湖(卡拉库里湖)

    湖不大,四面均可以看到边际。湖水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之所以很出名,是因为湖边连绵的慕士塔格峰,蓝天、碧水、白云、雪山,高原湖泊沉静的美,坐在湖边一句话也不想说。

    没有风的时候雪山倒映在湖中,应是很美的画面。张师傅说早上10点之前可以看到那样的景象。

    今年干旱?反正湖边的草场没什么生机。

    天气不是很好,墓士塔格始终被云包围着。经过卡拉库里湖不久就可以看到路边的慕士塔格峰登山大本营,同屋的糖糖报名参加了一项志愿者活动,去雪山脚下捡垃圾,从大本营走一天就可以到雪山脚下。

    …………………………………………………………………………………………………………………………

    塔县县城大街,很漂亮的杨树。

    街边的绿化带分布着这样的雕塑,极具民族特色,和县城朴素安静的感觉很搭调。让我想起小时候玩耍的咸阳人民公园,里面那些极富革命色彩的人物雕像。

    城外的草原,边上就是石头城。这两天在看《大唐西域记今注》,玄奘详细记述了西去途经的各个地方,似乎就有关于石头城的记载。这个安静的小县城曾有辉煌的历史。

    草原上有一眼泉水,张师傅说有家公司瓶装专卖一瓶20多块。当地开发了原生态旅游,草原上建了毡房接待游客,放牧着小绵羊,很温顺,吉田抱着小羊,帮他拍了20多张和小羊亲吻的照片....

    …………………………………………………………………………………………………………………………

    第二天爬冰川,原本没有路,游客要求近距离看冰川,车来的多了就轧出了一条路。前一夜下了雪,路泥泞不堪,几经努力到了冰川脚下。

    下了车,攀登1个多小时就可到达雪线,在雪上继续走一个多小时才可到达冰川。海拔应该在4000米以上,喉咙继续在痛,每呼吸一口气都会痛,一个人低着头走着。休息时,转过身,云那么低,似乎可以抓一把下来洗脸。眼前云层翻滚,大地苍凉,终于又回到了高原上!

    走到雪线,相机没电了,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

    …………………………………………………………………………………………………………………………

    那些风景始终都那里,它不是旅行的重点,人生无非就是一场经过。不合适的天气,低于预期的景色,一个人的孤独,都不算什么,没有什么好遗憾。不知何时能走上新藏线,这个让我很纠结。

  •  219国道在维修,全线封闭,班车停开,若想去库车只能能绕回乌鲁木齐,想到要坐3个小时汽车到伊宁,再做10个小时汽车到乌鲁木齐,我被击倒了。倒在宾馆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反反复复想着线路,向南是巴音,再向西是库车,再向西是喀什,再向南是叶城,再来个长长的弧线就是拉萨,而现在得向东折回乌市,真沮丧。管他呢,先睡一觉,早晨起来那么早,真困。

    睡觉是个明智的决定,傍晚醒来,吃晚饭,依旧是包子店,只经营拌面、薄皮包子和烤包子的店,马奶就送给了他家姑娘。那拉提的两天都是在他家吃饭,拌面的味道老涂说还不错,我喜欢包子,来杯卡瓦斯,就是晚餐。

    店旁边的路口,停了很多拉客的小面包车。一位司机说可以送我们去巴音布鲁克,送我们到修路的地方,对面和静过来的车送我们到反修桥,再换车到巴音布鲁克,所有的车他都联系好,一个人200块。尽管感觉有些贵,但总比回乌鲁木齐好。

    那拉提到返修桥之前的山谷景色很不错,有川藏线的感觉。219独库公路(独山子到库车)是新疆最美的一条路,路况很差,总是在维修中。返修桥到巴音布鲁克,路两边是贫瘠的草原,依然大片大片的羊群,不需很多年,可能就会像新疆大部分地方一样的戈壁了。

    ………………………………………………………………………………………………………………………………

    包子店,正在朝炉子壁贴包子的大叔,包子店的小孩儿。

    …………………………………………………………………………………………………………………………

    反修桥之前的上山路,路边高高的铁网墙,防雪崩用的。

    …………………………………………………………………………………………………………………………

    当地人都叫这里“反修桥”,一个三叉路口,和静、巴音、那拉提三个方向。海拔好像很高,虽然是夏季的大太阳天,下车冷的发抖,钻进棉门帘的破房子。只有拌面和抓饭的小饭馆,只此一家,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在这里休息吃饭。抓饭还不错,有孜然的味道。

    荒野,卡车,破房子,有美国西部片的感觉,不过真真切切是我国的西部。

    …………………………………………………………………………………………………………………………

    修路处耽搁的时间太久,到反修桥时,和静去巴音车已经走了,前一段的司机的给我们联系了辆大货车。车挂的陕西牌照,司机师傅一口秦腔,我激动。坐在驾驶室的卧铺里,操着家乡话和司机师傅聊天,说家里的老婆孩子说在新疆的陕西老乡。

    …………………………………………………………………………………………………………………………

    正好是巴音郭楞那达慕大会,虽然是最后一天,这个意外依然让人惊喜。

    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很犀利的眼神。

    …………………………………………………………………………………………………………………………

    他们在看射箭比赛,我在看他们的马屁股。每匹马都有各自的标记。这个是星星。

    ………………………………………………………………………………………………………………………………

    看着飞驰过的一个个少年,我问老涂:你骑过马吗?

    “骑过呀,和朋友去马场,但不敢这样跑,只能慢慢走。”老涂拿着相机到处搜寻美女。

    看着来来回回的马匹,心生向往,在马背上奔驰,让人有种很江湖的感觉。

    …………………………………………………………………………………………………………………………

    从那达慕闭幕式会场回来的路上,回头看到很美的夕阳

    …………………………………………………………………………………………………………………………

    这个店名很直白,晚饭就在这家了。馄饨、牛肉馅饼和烤羊肉。门口的帅哥很酷,串烤肉串的时候我一阵乱拍。烤肉很好吃,撒了芝麻。馄饨很特别,西红柿青椒汤。馅饼很大,油炸的牛肉派。一路的烤羊肉烤包子,偶上火了,嘴角一排小泡泡,买了袋小苹果。

  • 2009-11-10

    向西.那拉提

    《国家地理》有一期专题是大河向西流,巩乃斯河、特克斯河、伊犁河共同冲积出的富饶的伊犁河谷,雪山、云杉林、草原、帐篷构成无比壮丽的美景。

    身临其境更深刻的感受到,摄影是个技术要求比较高的活儿,航拍真是伟大。

    ………………………………………………………………………………………………………………………………

    一群小孩儿在河里玩耍,惹人心里痒痒,对着老涂喊:“走,下去玩儿”

    俺穿着出发前从鞋架上找到的最破的一双小C直接下水,很好,不会打滑,石头也不怎么硌脚,爽呀~

    扭头,老涂在脱他的徒步鞋

    …………………………………………………………………………………………………………………………

    河边两个小姑娘说要跳舞给我们看,边扭边唱“洗刷刷……”

    ………………………………………………………………………………………………………………………………

    7月底,开始打草了,为冬天做准备。

    这条路一直上山,就是夏季牧场。骑着摩托车的牧民带着水桶或是女人来来往往,本想找个牧民去他们家里住上几天。老涂和两个中途停车嘘嘘的牧民聊起来,一开始似乎很愿意,说到钱时,谁也不愿意先说,对方似乎想要一个人给100以上,后来说他们先把货物运上去,再回来接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影子。

    …………………………………………………………………………………………………………………………

    拖拉机直接开到河里,装石头。也有小面包车直接开到河里洗车。

    ………………………………………………………………………………………………………………………………

    小马车,越朝南疆走看越多这样的景象,毛驴车更多。车板铺上花花绿绿的毯子,人坐在边上,脚随着毛驴小跑而晃来晃去,很好玩儿。一直想坐那样的敞篷毛驴车。

    …………………………………………………………………………………………………………………………

    可能是新疆交通条件比较好,各个景区开发的很成熟,那拉提就河边那个不大的草场和山上的夏季牧场,门票好像要80,从山下到山上要坐区间车,票价60。景区建有设施齐全的宾馆。感慨呀,川藏线一路美丽的壮阔的草原,连个人都没有,这里收这么高的门票,顿时游兴去了一半。

    虽然游客不比往年,但还是看到不少人在草场上骑马。疆内自身的消费能力不容小觑。

    …………………………………………………………………………………………………………………………

    晚上找了辆桑塔纳,答应送我们到夏牧场,一个人100元。早晨天一亮就出发了,这样可以逃掉门票。

    镇上有专门去夏牧场的客运车,但只能牧民乘坐,中途有景区的检查站检查。游客必须进景区买票和区间车票。

    开车1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山顶的夏牧场,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非常冷,里面短袖T恤,外面套件卫衣,一下车就开始发抖。想着可以找个牧民家喝碗牛奶,才支撑着我,还得专心脚下不要踩到牛粪。

    …………………………………………………………………………………………………………………………

    地面还算干燥,不同于林芝那里类似沼泽的草原。但到处都是牛粪、马粪、羊粪,以及嗡嗡嗡嗡的蝇。

    牧场虽然不小,但每家牧民的地盘其实没多大,每家似乎几十只羊,几头牛。相比满山遍野的牛羊,显得很少。也许是因为这里自然条件好,经济比较发达,人口过多吧。

    ………………………………………………………………………………………………………………………………

    走近的第一家牧民,似乎刚起床,一家三代,老爷爷坐在毡房门口,组装分离奶油的装置,老奶奶生火,几个兄弟都在羊圈里,给羊身上涂标记。老人的眼神很冷漠,我也就没靠近,拍了几张照片便离开了。

    后来走进一家毡房,老涂说有马奶喝,还可以吃饭。毡房里除了门口一块空地外,就是大大的地台,一家人在上面睡觉吃饭。我们进去时,似乎他们刚起床,一个男人还在被窝里,笑了说了声你好。一个小黄猫在被子间喵喵的叫着。不知道老涂为什么想要喝马奶?一碗十元钱,看起来和牛奶没什么两样,喝进去,很酸,发酵的那种酸味,喝了一口就不愿意第二口了。据说喝下一碗不论是谁都会醉倒。老涂喝了两口,剩下的装满两个矿泉水瓶带了回去,后来送给了包子店的姑娘。

    吃饭的话,风干肉、牛奶,一个人100块。被我们拒绝了。

    ………………………………………………………………………………………………………………………………

    走了两个小时,太阳升起来,终于不冷了。

  • 2009-11-09

    向西.伊宁

    从乌市到伊宁,坐车差不多需要10个小时。一边是连绵的天山,一边是无际的戈壁,很单调。

    坐在最末一排,车上一直很安静,老涂戴着墨镜听着MP3假寐,扯下他的耳机听了一会儿,好多许美静、田震的歌。

    和邻座的小孩玩闹,转身跪在座位上,一起看风景,计数路过的桥,拍照片。

    …………………………………………………………………………………………………………………………

    邻座的小男孩,旁边是他的奶奶。父母在乌鲁木齐,暑假了,和奶奶回伊宁老家。一路不得安静,问东问西,说故事、折飞机、吃东西。中途停车休息时给他买了冰淇淋,奶奶不让他吃,小家伙又想吃,在我的怂恿下,背着奶奶不时咬一口我手上的冰棒。

    ………………………………………………………………………………………………………………………………

    从乌市到伊宁,一路向西,过了赛里木湖到果子沟,出沟即翻越了天山山脉,进入伊犁哈萨克自制州,转向东南,不久就到了州首府伊宁市。原计划在赛里木湖边停留一夜,买票时去精河县的车票售完,只好买了去伊宁的车票,中途在湖边下车。

    大巴车了闷了大半天,看尽了荒滩戈壁,下午5点左右,眼前一片蓝色,赛里木湖到了。湖边在修路,听说今年比较干旱,反正看不到绿草无边的草原,车经过黄土飞扬,若不是另一边的湖水,真像是到了我们家乡。车沿着湖岸行驶了半个多小时,湖很大,纯净的蓝色,看了一整天黄沙的眼睛终于得到了休息,近处,一波一波的参杂着黄土的浪拍着岸边泥土。

    看了看老涂,就这样?嗯,是很一般。那要不要下车?再等一会儿吧。

    老涂从重庆到拉萨,再经阿里到喀什,走沙漠公路到乌市,两个多月的旅行,草原、雪山、神山、圣湖,估计视觉疲劳了吧。

    我看算了吧,就这样子,随便阿里一个湖都差不多。嗯!

    老涂继续假寐

    过了赛湖,进入果子沟,尽是高耸的云杉,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对,野花不多,相比藏东南,这里的气候更干燥,植物种类可能不如川藏线林芝那里多。

    又在修路,不仅公路,还有铁路,沿路都是工地,到处都在架桥,乌市到伊宁的铁路据说年底通车,看起来可能性很低。

    出了沟,就是这样一幅南疆风情了。高高的钻天杨,笔直笔直,像一面墙一样。傍晚的阳光不再刺眼,柔和的金色在树叶墙上跳动,一下子美好起来。戈壁没有了,两边是整齐的田地,时而是大片大片的向日葵,伊犁河和巩乃斯河冲击出这片富饶的河谷。

    ………………………………………………………………………………………………………………………………

    傍晚9点,是的这里10点天黑,9点不就是傍晚吗?终于下车了,凉爽的晚风,心情真舒畅,放下包,迫不及待买了个西瓜,对,在新疆以水果代水。

    伊犁河大桥的落日是很美的,当地哈萨克人有这样一个习俗,落日时,在桥上举行婚礼。于是这座老桥成了浪漫的象征。

    我们来晚了,尽管打车时司机说来得及,可下车时太阳已经到西半球了吧。还是很美的,天色越来越暗,天边,魔幻的紫色红色混在一起,渲染了天空和河水,难以描述。这里的河向西流。

    ………………………………………………………………………………………………………………………………

    浪漫的伊利大桥

    没有遇见结婚的新人

    桥头岸边有很多商铺,也有供游人乘坐拍照的马车,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夏天,这里很安静。

  • 2009-11-05

    向西.鸟鲁木齐

    前段时间某些神经是那么敏感,一些名词总会被屏蔽,不知现在是否依旧,还是用了这个标题。

    ……………………………………………………………………………………………………………………

    早晨6点第一班车到合作,转车到兰州已将近下午2点。火车站售票处买了傍晚6点半去乌市的车票。寄存了包,在商业区闲逛。喝着酸奶,看打折的衣服,却想不起来吃著名的“兰州拉面”。超市里买了牛奶、饼干和桃子作为火车上的早餐和午餐。买了本《三联生活周刊》,新疆专题。

    列车晚点,到了车站才知道。候车厅里人不多,很多座位都空着,靠着背包看来来往往的旅人,看天色渐渐变暗。想着这几日的种种,遇见的朋友,听到的故事,默默念着再见,再见。想像着黄沙大漠,雪山草原,等待的时间竟也不觉得难熬。其间托旁边的大叔看着大包,跑到车站肯德基打包了汉堡和咖啡。十点半,车终于到站了。

    晚上9点到乌市,天色看起来大概是内地傍晚6点多的样子。一路上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前段时间的暴力事件,带着好奇出了站。站前广场用警戒线隔离出进站、出站的线路,暗青色警服的特警都很高大,穿着很有派头的高帮皮靴,遍布广场的各个角落,警力比想象中的少。

    比北京时间晚了2个时区,晚上9点多城市笼罩在渐浓的日暮中。街上的商铺大多已关门,相比其他大城市,街上的行人更是稀疏了很多,大多行色匆匆,公车人不多,听不到广播的声音,也很少人说话。不过,若不是已经知道,也不会联想到这个城市前段时间的暴乱,只会觉得不过是西部一个安静的城市罢了。

    路过一个街口,可以看到里面灯光红火的夜市。第二天街边看到报纸才知,前一晚,“五一夜市”暴乱之后重新开放营业了。

    麦田青年旅舍在百盛百货的旁边,夜幕刚刚降下,百盛大门已经紧闭了,门口是个大十字路口,有抱着步枪的武警24小时执勤。看起来局势没有去年拉萨紧张,那时几乎每个路口都有武警,晚上常看到车队巡逻。也许维族区那边警戒更严一些吧。

    旅店大堂空空的,沙发看起来很舒服。只看到两个外国人,后来知道他们从荷兰一路骑单车到这里,用了2个月时间。第二天从天山回来时,前台的女孩儿说荷兰人的单车放在楼下丢了,可怜的人在独自看片,到中国时间不够长,不了解国情呀。

    6人间的房间很宽敞,带同样宽敞的独立卫生间,住了两个晚上,就我和半夏姐姐两个人。洗完澡,换了衣服,招呼仅有的几个人去夜市吃饭,无人响应。还是老实点吧,楼下一间连锁“丸子汤店”解决了入疆后的第一顿饭,牛肉丸子、肉片、粉丝汤,搭配千层油塔,合我的胃口。

    晚上洗了衣服,和同屋的半夏聊了几句,躺在床上已是凌晨1点多了。乌鲁木齐是个怎样的城市?看起来内地的大城市没什么区别,但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呢?一扇扇窗后的人们现在在做什么?看电视?还是睡了?夜市上人多吗?在吃着烤肉喝着啤酒吧。一切都一无所知。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一夜醒来,车窗外便是这望不到边的戈壁了。车窗很脏...

    ………………………………………………………………………………………………………………

    车上人很少,除了窗外的戈壁外提醒你是去往新疆外,车上的乘客和其他列车没什么两样。大部分是去疆内打工或是做生意的,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挡不住赚钱的脚步。一个小姑娘17、8岁的样子,14岁出来打工,拿着旁边男孩的胳膊教我一些按摩的手法。对面男孩不时去车厢连接处抽烟,老家在安徽,和爸爸第一次进新疆,理想做个理发师。一个单亲妈妈带回离家出走的儿子,男孩从家里拿了3000块钱,住酒店、泡网吧,花光了,打电话给家里,妈妈才终于找到他。一路上,男孩不停车着东西,母亲脸上看不到责备。

    这个小孩,一个人背个小小的书包。餐车里的大师傅是他亲戚,吃饭的时候端来一大碗饭,只有炒木耳,小孩也不说话低头大口吃着。大师傅说孩子爷爷奶奶托他把孩子送到乌鲁木齐,孩子的父母会在车站接孩子。吃完,大师傅递给他纸巾和水,孩子接了水,自己从书包里掏出一卷纸,擦嘴巴。

    …………………………………………………………………………………………………………

    过了这片风车,离乌市就剩1个小时车程了。

    …………………………………………………………………………………………………………

    麦田的大堂,闪亮的光头是涂队,第二天和他一起去了天山。

    ………………………………………………………………………………………………………………

    住在麦田的第二天晚上,靠在沙发上聊天,老李进来,说刚去理发了,利落的寸头。看着他家姑娘,名叫抹布的小狗说:“抹布,你也该理发咯,走我们去理发”。转身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回来,找不到开门的宠物店,于是找了剪子和我贡献出来的梳子,下了楼在路灯下给抹布理发。旁边是就百盛百货,早已关门,几乎没有行人, 百盛门口有24小时执勤的武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