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0

    去玉树

    青海之行过去4个月了,一些细节忘记了,留在记忆中的也许很长时间都不会忘了。之前的一天是全国哀悼日,为什么要全国哀悼?真的忘了,唉~~可悲。那天夜里11点了,屋里进来了两个浑身散发着异味的女孩子,扔下大背囊,冲着我们抱歉的笑了笑,一脸青春“不好意思,是不是有什么味道,我们两个星期没洗澡了。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在网吧过一夜,明天早上火车就走了,谁知道要哀悼网吧关门了。”她们是北京某个大学登山队的,暑假训练登雪山,训练完自己去玉树,大叹那里风景。正好陈丫头说她在玉树,去不了西藏,我们决定去玉树看看,木木好像也挺乐意的,她说就是想去不一样的地方。经历过地震的玉树不知是什么样。

    汽车票很好买,最早一班10点的车,似乎又去那家油条豆腐脑店饱饱了吃一顿早餐,买了水和一些大饼、茶叶蛋当干粮,听说车程要13个小时,中途不休息连夜行驶,而且不是卧铺,很有挑战。车上大多是藏族,还有一伙喇嘛和尼姑,一些好奇的目光盯着我们。刚坐下,就听到坐在前排的大叔唱起了藏歌,开车后又开始念经,淡淡的酥油味,心里泛起美好的涟漪。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座位边的车窗不能打开,开窗拍照是不可能了。

    天阴沉着,照例出城用了尽一个小时,出城后的车速也不快,这些都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反正我们有很多话可以说。中午2点左右车停在路边,让大家吃饭,以地名命名的川菜馆或是清真餐厅一路上都差不多,我们俩还不饿没有吃。之后再上路不久就上了高原,似乎就一闭眼一睁眼的样子,还没反应过来,车窗外没了餐馆、修车铺,什么都没了,大片大片的草原,薄薄贫瘠的草原,很远很远的地方是曲线柔和的山峦。对自己说,高原,我回来了。木木翻出在西宁买的地图册,寻找我们的位置。看现在这个速度,估计过巴颜喀拉山口的时候肯定是半夜了。

    中途翻过一个垭口停车休息,山坡上大片的经幡飞舞,出发前在家里磨破了脚后跟,从西宁开始一路光脚穿着拖鞋,下车去卫生间,路面上还是湿的,冷风一阵紧,果真是高原,估计只有10多度吧,上车赶紧穿了木木的衣服。

    黄昏时到了玛多县城外的一个小镇,停车吃饭。路边几家修车店几家餐馆一家加油站,几乎没什么人在走动,也很少有车过往,商店门上挂在厚厚的棉门帘。赶紧钻进一家店里,叫了粉汤和花卷,一些人围着火炉烤火,店家的小男孩给我们倒上热茶,这才暖和起来。

    吃完饭出来,云彩染上绚丽的色彩,仰着脑袋发了会儿呆,多好,这么安静。

    路边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面几间红砖平房,墙上用红油漆写着“修车”,门口两边各卧了一条藏狗,见人倒也不叫,只是抬抬眼皮。空地上有辆破吉普,两个脏乎乎的小男孩坐在上面看着一群人去院子角落那个小房子上厕所,一些男人对着墙根解决方便。厕所门口躺着一条锈迹斑斑的铁皮船。站在厕所门口的高处,向墙外望去,望不尽的草原上漂着一把浮云,高高的天上,月亮升了起来,牦牛和羊群就在不远的地方。

  • 2010-09-06

    坎布拉

    到西宁的第一天,中午自己逛了省博物馆,买了水果,回到旅舍,洗澡、洗衣,趴床上睡觉等木。而后一起去吃小吃,顺路去了塔顶阳光青年旅舍,看到了一个拼车去拉萨的帖子。不断的想着要去拉萨,为什么要去?却也说不清楚,只是很想很想去,去热烈的阳光下呼吸清冷的空气,去仰视布达拉宫,再去走走那些巷子等等,也许拉萨已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这个念头在心中已经扎根很深,很难除去。于是看到这个帖子,激动了,一路走过青海湖、茶卡盐湖,经格尔木踏上高原,五道梁、唐古拉山、玉珠峰、通天河、安多、错那湖、当雄……虽然时间很紧张,我俩还是决定要去拉萨,电话联系后(后来被那几个香港人放了鸽子唉~),出发前还有一天时间,我们决定去坎布拉。

    坎布拉离西宁不远,3个多小时车程,只是西宁汽车站的远郊班车发车都很晚,10点第一班,似乎也只有这一班车。后来去玉树第一班10点半,去茶卡第一班12点,时光真悠闲呀。我们不知道班车时间,很早就到了车站,担心玩的时间不够,回来的时间太晚,有些犹豫,去吃了油条豆腐脑。想想还是买了车票,回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肯定都是有办法的。

    景区的风光,不失望也没惊喜。国家地理出过青海专辑,图片上的坎布拉很美,朝霞里丹霞山高大壮阔,藏族村寨掩映在山下白杨树林里,红衣喇嘛站在河边鹅暖石滩上,河水清澈,有风光有人文。可图片往往会只是某个美好的瞬间,时间变换,镜头外可能没那么迷人,去年夏天的塔什库尔干,路上的卡拉库里湖和白沙湖就完全不是曾经图片上的样子。

    汽车站售票姐姐好心提醒,班车是到李家峡的,而后坐当地小面包车到景区。李家峡,黄河上游的一个小水电站,只有在青海,黄河水是清澈的,碧玉般的青绿色,映着红色的丹霞山。景区内的丹霞山现在回忆起来就只有那么两三个景点,赤色柱状的山峰,虽然峡谷中被绿色的森林覆盖,总体感觉依旧是西北风光苍凉壮阔之风。

    同行的是李家峡下车时遇见的一家三代,说一口陕西话,起初不敢确定,西北人口音都是差不多的,后来聊了才知,大叔70年代到西宁工作,虽已几十年,乡音难改。阿姨带了好些吃的,我们也不客气,自家烙的锅盔馍就是香。我们一起坐小面包车,司机说他带我们游览整个景区,不用买门票,并最后把我们送回到路口,那里可以拦到回西宁的车,收我们一个人75元。想着景区140的门票,我们这样只是不能坐船而已,大家同意了。大叔家的小孙女要吃酿皮,司机带我们到一个酿皮摊,我和木木一人一碗,借摊主两个搪瓷碟。景区里就是一条公路沿路看风景,中途也有步行道。回想在山顶凉亭里吃酿皮和大叔家的牛肉,那感觉真不错。

    后来遇见的朋友问我们坎布拉怎么样?我说我们掏了75,看起来感觉还不错,要是出140的门票,就感觉有些不值了。

    李家峡水电站,似乎很早以前就建好了,进入景区前有些废弃的八、九十年代的建筑,司机说那本来是水电站工作和住宅区,由于坎布拉申请了国家公园,都搬迁了。

    空气中似乎是浮沉,视野不好。丹霞山没有宣传图片上的颜色艳丽,司机都知道那些是ps过的。

    其中一处景点,我们吃酿皮的凉亭外的景色。

  • 2010-08-30

    西宁

    一个星期的青海行,在西宁住了几个晚上,对这个城市也不好妄下结论,只能说说自己的感受。

    刚下火车,迎面清凉的风,路人多是长衣,不由开心起来,算是踏上高原了。天也总是微蓝澄澈的,傍晚流云渐渐被霞光染红,戴着白帽子的男人们向清真寺聚去,大多留着胡须,还有些穿着白色长袍,寺门口有人端着大铝盆分发红枣,核桃大小十分饱满的样子,看着都很甜,小娃娃们都抓着一把在手上,当然都是男孩子。

    西宁,有高原城市之风,半座穆斯林之城。

    第一天下午木木还没到,独自去了青海省博物馆,人很少,场馆布展有些陈旧,一个专门展示唐卡的展厅印象深刻,学了不少知识。之后几天去了坎布拉、玉树、茶卡、青海湖,停留在西宁的时间多是傍晚以及清晨。

    这里的小吃挺对我胃口的,早晨来碗羊肉汤,傍晚去吃清真的麻辣烫,酸奶、甜胚都很喜欢别处还真吃不到。早上去汽车站坐车,马步芳公馆那条路上有家早点店的油条很好吃,松脆香软,不是扭在一起炸的,而是分开的两根,第一次看到一喇嘛大叔要了4根油条,小山一样,我俩偷笑。去茶卡那天早上,想着班车下午才能到,一定要吃饱点,两个人要了4根油条,吃了一根半无论如何也撑不进去了。他家的豆腐脑也不错,很嫩滑。

    西宁的手工酸奶随处可见,虽然“青海老酸奶”全国各地都买得到,但在西宁还是要吃小店里装在小白瓷碗里的酸奶。街上几乎随处都有,吃了几家,感觉都好吃,不似新疆及拉萨的酸奶那么酸,一点点甜,更适口。要说更好吃的酸奶,在玉树有一条街口,过了格萨尔王广场桥头朝北走,一些藏族大妈各自面前一溜小塑料桶装满酸奶,一桶30元,也有装在纸杯里的,3元钱一杯,没吃上,卖完了。在玉树住了20多天的格布同学说很好吃。回西宁的车上,玉树与玛多之间的一个小镇子停车休息,又见这样的酸奶,藏族大妈端着大托盘,排列整齐一纸杯一纸杯的酸奶,最后一纸杯是白糖,还是3元钱一杯,酸奶上有黄色奶皮,看着都很好吃,一根一次性木筷插在上面都不会倒,大妈连舀好几勺白糖满满的盖在上面,搅拌在一起,冰凉浓郁的奶香配上白糖的颗粒,太好吃了!至今难忘,后悔没多吃一点。

    甜胚是我和木木都喜欢的,第一次是在莫家街马忠家吃的,他家是个名气大的小吃城,这样的店往往不正宗又贵,味道只能说马马虎虎。但第一口我们就喜欢上了甜胚,甜甜的淡淡的酒味,我说“这不就是麦仁醪糟么?!”,守着那一大盆甜胚的小妹说“这是青稞”,哦,那就是青稞醪糟。用青稞加酒曲发酵而成,我们说像醪糟,南方人说像米酒。但青稞的口感毕竟不同,比麦仁还大的颗粒,咬在嘴里还有些筋道,不似醪糟或米酒里的米毫无口感。后来我和木木在东关回民聚居的街区里发现一条小街,傍晚的街边市场卖各样的水果、大饼、羊肠、熟食、蔬菜……还有推着三轮车卖甜胚的,两元钱很大一份,去吃了好几次。真想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老爸很喜欢吃醪糟。可试了一下,放在杯子里,只过了一夜就有点发酸了。

    青海酿皮和我们陕西凉皮不太一样,口感更筋道,但是有碱的味道,拌的汁水也不一样,加芥末和韭菜碎。莫家街马忠家的酿皮真不好吃,碱味太重。去坎布拉时,在李家峡一家小摊上打包了两碗凉皮,坐在景区的亭子里看着丹霞山吃凉皮,那个凉皮好吃,没那么大碱味,口感也软一些,味道也好。虽是小摊还很干净,老奶奶专门切凉皮,她闺女收钱,还借给我们两个搪瓷盘子。不过还是更喜欢我们家乡的凉皮。

    木木说她有个同学是青海人,说他们有早上起来喝羊汤的习惯。我们住的地方,楼下小街上有家小小的店,店名就三个字“羊肉汤”,里面就两张桌子,坐不下10个人,路过时总有三五个人坐在里面,想着应该不错。一大海碗的羊汤端上来飘着一层蒜苗碎,料很简单,羊肉和粉丝,量很足,配上饼子,汤里加了胡椒吃完热乎乎的,很适合高原的气候。木木不吃羊肉,我一个人吃了3次,两次羊肉汤、一次羊肚汤。很怀念,福州是吃不到的。在茶卡吃到糊羊肉,端上来一看,还是羊肉汤,银耳炖羊肉,加了银耳口感自然很浓滑,但是又不会腻口,奇异的好喝。

    似乎越来越懒的拍照了,这么些好吃的,都没仔细去拍,其实嘛,旅行中无论是风景、美食还是其他的种种,都是属于自己的经历,用心是感受记在心里就好,至于以后要是忘了,那就忘了吧,没有必要记那么多东西,一辈子那么长,记太多东西应该会很累。

    ………………………………………………………………………………………………………………………………

    青海省博物馆,唐卡展

    唐卡根据其使用的材料不同分为:止唐,用画布及染料画成,又根据其底色及使用的染料有黑唐、金唐等之分;国唐,用棉布、丝卷、丝线等制成;软唐,用丝线、珍珠、珊瑚等制成;硬唐,用布、墨、朱砂等制成,类似版刻,也有金属的。

    国唐又根据其技艺不同分为堆秀、贴花等,这个就是贴花国唐,立体生动,颜色艳丽。忘记这个是什么金刚了。

     

     软唐,珍珠串接而成

     

    西宁时一直住在国际村公寓的“理体旅舍”,不是正式的青年旅舍,但条件还不错,在15、16层,视野很好,楼下有个体育场,那几天正好是国际攀岩分站赛,人很多。体育场边上是西宁老城墙,不长的一段夯土墙,最后一个晚上摸黑爬上城墙,穿着拖鞋有些滑。西宁其他的几家青年旅舍也去看过,这个旅游旺季,各家都是满的,大堂里好不热闹,前台工作人员大都挺热情也很了解旅游信息,拼车的留言也很多,相比之下理体就冷清很多了,问前台一些问题,大多得到“您可以去问下旅行社”这样的答复。但论住宿条件还是理体好,房间干净明亮,床也很舒服,人少自然也很安静,住很多外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住了好几个晚上,虽然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总得来说还不错。

    甜胚,青稞醪糟。大口大口喝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