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3

    周记2,沉迷

    这一周算是沉迷游戏了,wlk,好友栏也总是一片红

    昨夜,算是今日凌晨吧,做了个很长的梦。去一个岛上玩,似乎是大溪地,一直梦想的地方,但也好像不是,有些冷的样子。岛上酒店里遇见了妖怪和李东东,似乎原本就是约好的。住在酒店顶楼的最角落,窗外就是梦一般美的大海,夕阳时,夜色将要将临,太阳在天际放射着金色的光芒,海面如镜,沉醉了。天马上就黑了,漆黑漆黑像是伏地魔要将临,很害怕。深夜里,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巨大的龙卷风横行回旋,趴在地上,有点害怕,更多是激动。房子倒了,我跑了出来。第二天,有人说岛上另外一处有非常美的沙滩,拿出地图指给我,一个司机说愿意带我去,一公里5毛钱,沙滩对面有个小岛,叫悟空岛。上路了,山路两边是高高的云杉,笼罩在雾中,像是在接近北极,我在担心,雾不散去,沙滩上怎么看到对面的悟空岛?梦醒来时,阳光刺痛双眼,热带风暴过后又是一天接一天的热。

    S同学喜欢吃猪蹄,但不喜欢煲汤,只喜欢弹牙的口感,卤好的猪蹄要放凉了才吃。总是吃卤的也烦,白水加块姜煮熟捞出,放入冰水(凉水加冰块),感觉这样口感更好些吧。蘸料是自己随便调的,盐、糖、鸡精、生抽、蒜蓉、葱花、香菜、麻油、花椒油、辣椒油、老干妈、猪蹄汤。有时候也用剁椒加醋及其他,是酸辣味的。

  • 2010-09-06

    周记1,牛肉面

    继续写周记吧

    回到福州在深夜,一点闷,不怎么热,之后被台风唬了几天,现在非常热,恍惚时似乎还在七月,可暑假已经结束了。在家那几天夜里睡觉已经要盖薄棉被了。前几日下班,台风天灰白色的云遮盖整个城市的上空,田里的甘蔗已有半人多高,短信问候享受京城生活的张猪头,答曰:秋高气爽,一下不知如何继续回复,对远方秋天念之却不可得。

    蝈蝈终是走了,临行前一天通了电话,问要不要去送她,她说:不要啦,烦死那种场面了。我也烦,怎么说丫是奔幸福生活去的,去了搞的跟奔丧似的就不好了。于是我在家开着空调,拼命玩游戏,不想别的。认识六年,“二王”传奇无数,也只有你一起干一些她们那群女人不耻的事,比如骑车去永泰,也曾设想一起开家店,但也只有你跟我说别玩了好好把职称评了。讨厌你,不早点走。

    才回来一个星期就又想吃面了,烧了牛肉面。

    牛排和牛腩加党参、当归、陈皮煲汤,略调味,取出肉与胡萝卜一起红烧,煮好面条浇上牛肉汤,牛肉快、榨菜颗颗、香菜,美的很!

    有时候想开家面馆,红烧牛肉面、臊子面、油泼面、红油凉面、香菇炖鸡面、素绍面,饮料就来我们那里的酸梅汤、醪糟,再来肉夹馍、饼夹菜……

  • 2010-03-06

    20090306

    上周末去了森林公园,远远的看了那片桃林,开的正繁盛。我以为夏天不远了。这几天却又阴沉起来,滴滴答答雨下个不停。

    开学第一周。周一开会,江某人已经很有孕妇的样子了。很多人说我瘦了,大家真客气。

    周二没课,在家窝了一天。

    周三,开学第一次课,有点不适应,四节课下来喉咙有点痛。中午和范范一起吃饭,食堂的味道千秋万代始终如一。

    周四,早晨拉肚子,坐在马桶上,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厉害的一次疼痛。一身冷汗倒在沙发上,太冷,回到床上。迷迷糊糊感觉床在摇,抱了衣服蹲在卫生间门口,看吊灯摇晃,厨房锅铲汤勺碰撞在一起咣啷啷响,这次地震时间不短。

    周五,又是四节课。中午坐在校车倒数第二排,打开车窗,梧桐花开了,吸了吸鼻子寻找花香,阳光让人觉得马上就夏天了。王同学在旁边感叹,这是第一周上课吧?怎么第一周就开始厌烦了。s同学值班不在家,晚上邀几个女人聚在小窝,炒了新鲜的竹笋,春天是个好季节。

    周六,又下雨了,现在还在打雷,今天惊蛰,果然春雷阵阵。

    ……………………………………………………………………………………………………

    s同学整天喊着要搬家,我舍不得可以望着夕阳发呆的大窗台。

  • 2010-01-24

    20100124

    一些仅有的乐趣笼罩在和谐的光芒中,渐渐的麻木了。

    抑郁症,抗抑郁药物作用于大脑神经,并不是说让人脱离抑郁变的快乐起来,而是使神经麻木,对事情漠不关心,无喜无悲。

    《飞跃疯人院》里的主角最后被做了手术,也许就是动了某些神经,原本色彩浓郁的一个人,眼里失去了光芒,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垂着头,不知是死是活。

    每天吃饭睡觉做同样的事,不觉已年华老去,不就是在等死。

    因为bus中可以很方便的插入巴巴变图片,便一直在用,现在图片却全部成了X

    许久未用的Flicker打开,最后几张图片是邦达的云、河流和两个身影

    站在车站煤场里拍下我们的工厂,还是习惯说“我们的工厂”,其实已离我越来越远

    车站所在的地方叫“肖家村”,车站就叫“肖家村火车站”,很小的时候从这里搭火车到咸阳,几乎没有印象。

    记忆中很少看到客车经过。念初中时,教室的窗外不远就是铁路,有火车经过时就会数一节一节的车厢打发时间,似乎都是30节以上的货车,极少的客车也都不超过10节,统统都是古老的绿皮蒸汽机车。现在似乎绝迹了。

    前些年,铁路线改造成电气化复线,来往的货车很频繁。据说这里被规划成陕北煤炭转运中心,原本大片的农田就成了煤场,从西安回来就路过好几个站满输送机,一座座煤山,不停来往的大货车。

    从车站煤场出来,踩在地磅上,心想能不能称量我这几十KG的体重?经过门口的值班房,窗户打开,套着黄色背心的小伙子冲着我问

    你干啥的?

    没干啥呀

    那你拿个相机在那儿乱照啥呢?

    哦,我自己耍呢。我笑了,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以后不要到煤场里头去了。语气缓和了很多。

  • 2010-01-21

    20100121

    回陕西了,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每个人都说时间这么长怎么不坐飞机。对我来说坐火车没有痛苦的记忆,至少从来都是有座位的,车上的时间也是轻松的,一个人的时候遇见合适的人就blabla说个不停,要么就是听别人blabla。要不就倒下睡觉,夜里睡不着就写日记。看风景发呆也很容易,要么就一个一个车厢晃过去再晃回来。有朋友一起坐车的话嘴巴就忙不过来了,边blabla边吃东西,一个人的时候有过坐36个小时只吃一个汉堡加一对辣翅加4个桃子,有人一起的时候却可以吃个不停,这次蝈蝈该是领教了。

    出了西安站,灰蒙蒙的天空,其实看不到天,四周都是灰蒙蒙的,路对面的城墙都是模糊的,心情也一下就被这灰土包围了,说不清的就变沉了。

    前两日,和蝈蝈在灰蒙蒙的西安城里狂走狂吃。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羞呀,胖了。似乎从厦门回来就开始悄悄长肉了,我怎么就不能抗拒下自然规律,一到冬天就开始蓄积脂肪....

    ………………………………………………………………………………………………………………………………

    到处都是灰色的

     

    这里一切都在变,火车不断驶过,加长加高的大货车拖着烟尘呼啸而过,它们都满载着煤

    记忆中有大片的麦田,有风吹过泛起层层波纹的芦苇荡,有可以游泳的鱼塘……

    现在是煤场、灰场、沙场,还有越来越多的厂房

    不说好与错,我只是很怀念,河滩